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毛派「崛起」的只是話語泡沫

毛派「崛起」的只是話語泡沫
廣告

廣告

原圖:紐約時報

文:何青

對於中國的輿論研究,紐約時報給予了連續而充分的關註,給出了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現象總結。在最近的一篇報道中,紐時以《中國毛派再崛起,充當正統思想衛士》為題,概括了當下中國正在扭曲變異的話語現象,受到默許和鼓勵的毛派話語重新回到大眾視野

紐約時報通過梳理毛派話語在近期近年大事件中的流變,還原出它與習近平倡導的意識形態安全之間的互動關聯,進而得出新的威權與舊的毛派話語之間表裏合一的默契狀況。

「這一態勢受到了習近平主席的傳統傾向的提振,並因一系列的黨內命令而得到了強化」。

眼下時期,左派思維似乎高喊著勝利,從一個陣地占領另一個輿論陣地,高歌猛進似乎無人能擋。自由派早已認清了這個暫時的形勢,對於這一天的到來,沒人抱以太多的沮喪。政治思想的高低潮本是正常現象,尤其在中國這個帶有濃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國家

無論左中右,其實在紐約時報報道挑明這個問題之前,都已經在不止一次在自問:毛派或者說極左真的贏定了嗎?紐約時報或許為這個問題的解答蒙上一層悲觀的色彩,但整體上看,毛派的「崛起」只是限定在畸形輿論場合下的「話語泡沫」,但毛派很樂意給人贏定的觀感。

包括毛派自身也在揣測上意,時不時擇定風向,做出婉轉的姿態改變。事實上,在過去一年,那些極端崇拜毛的極左人士也受到壓制。毛派可以自認為這是新威權對他們的「測試」,但這些舉動表明,當政者對毛派的缺陷是清楚的,他們希望毛派甘願做聽話的工具

之所以這樣講,原因有幾個。一是毛派的崛起與否只限定在意識形態領域,是在文宣系統所管控的範圍內取得了強權扶植下的上風,而在經濟領域、在社會領域,毛派依舊無法展現實質的影響力。而我們知道,意識形態話語具有強烈的易變屬性,所以特別脆弱。

過去一年,意識形態的輿論陣地戰似乎連連告捷,但自由派的聲音只是被壓制,並未消失。將社交領域或黨媒上的輿論表現等同於人心歸屬的表現,是沒有邏輯的講法。通過自由主義及普世價值長達十多年的熏陶影響,它們已經過了要靠比拼“肌肉”來展現存在的階段。

其次,毛派在有意的扶植下跑到公共場合刷存在感,它得到的是鄙視與唾棄,而不是服從與尊重。毛派話語是強權按需部署的話語沖鋒隊,它越是得強權重視,越容易被恥笑譏諷,越發沒有力量,它也絕對不是輿論的主流——除非把輿論視作意識形態獨自表演的舞臺,否則無法得出毛派已經席卷整個輿論的結論。

再次,在經濟下行的時期,往往是意識形態高漲的時期。經濟走向越來越對權貴不利,經濟向好不只是民眾的願望,也是當權者回避失敗的方法之一——這就決定了對毛派的縱容將在經濟恢復的動機上達到限度,不可能無限期地利用毛派,畢竟話語泡沫不能當成實體經濟。

從整體上看,大陸的普世價值或者說正常的人權訴求,盡管在去年一年被逐入地下,但它們因為代表著人心向背,因此即使在地下狀態,自由派話語仍舊占據廣泛的認同。新文革的一個後果,就是強權所扶植的勢力會反噬它自身,毛派思想即是這種雙刃劍之一,就連鼓吹它的人也知道這個不是秘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