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政經

我贊成學生多出外交流,但……

我贊成學生多出外交流,但……
廣告

廣告

我贊成學生多出外交流,卻反對只把眼光放在大陸,這根本是把香港的「國際視野」收窄成「國內視野」。梁振英上任後只懂「內交」,這不僅是為表忠誠,也為自己未來仕途舖路。染指內地官場是他的野心,但何苦用香港學生作交易條件?

給錢交流我贊成,但理應一視同仁,讓學校自決前往世界任何地方。甚至可成立基金,讓學校、NGO,及個別人士申請。只要他們交出有質素的計劃書,那管他們想去南極或喜瑪拉雅山,政府也可以出錢資助。待他們回來後作出相應貢獻(如舉辦分享會、把學到的撰文成書、推廣香港旅遊),這才更有效把他們學到的帶回香港,造福別人。

我曾見識過內地交流團,所看的都是安排好的「演出」。的確,別人來到香港學校交流,我們也會挑選比較「見得人」的學生去接待,但最起碼不會為做Show而做Show,如「特設」某課堂讓人參觀,但這在內地卻十分平常。而承辦香港學校到內地交流的公司,他們基本上都會遵照某個package設定活動,內容大同小異。交流時間少,參觀時間多。聽說有關方面規定了接待外賓的膳食,總能讓客人吃好吃飽。某次交流團,師生都覺得餐餐吃剩甚不環保,便要求導遊減少食物份量,不用「回水」,但求不浪費。導遊初感奇怪,後來只無奈表示按規定他們不能減少飯餸。

「交流團」該讓人廣闊視野,學習他人之長以補自己之短。世界這麼大,我們需要翠如BB,更要自己踏上旅途,親身感受澳洲人的友善、法國人的熱情、日本人的秩序……中國很大,但也「只是」一個國家。何況當交流團形式化,只懂向你「一式一樣」地訴說國家的富強,這種交流團又能學到甚麼?

「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