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無崖

80後知識份子,深信學科無界限 網誌

政經

「國教為體,歷史為用」——施政報告更新中西史課程的危機

「國教為體,歷史為用」——施政報告更新中西史課程的危機
廣告

廣告

如果大家心中,仍然沉醉於反國教的熱血;仍然迷信文明理性的家長與良知覺醒的學生連成一線,令政府撤回國教是一次「成功」。我想對你們說:醒啦,唔好發夢啦!

國民教育科,將會與中西史合流,成為新的洗腦課程!

1. 延續仇恨,激化偏見——近代史佔50%?

近日,課程發展署放風,初中中中國近代歷史佔整個課程的一半。他們的理由是詳近略遠---因為近代的歷史發展,與現今世代關係最大,所以要了解自身,近勝於遠。

可是,中國近現代的歷史的論述,都是散播著著對外國的偏見(尤其對日本),集中在外國對中國的恃強凌弱。彷彿外國與中國的一切互動,都簡化成為帝國主義的侵略。最明顯是中國近代史中,經常強調外國人向中國開戰的一切理由(包括傳教士被殺、中國燒鴉片等)都是「借口開戰」,真正的目的乃是「在中國巧取豪奪」「經濟侵略」。彷彿近代中外的一切戰爭,都是外國惹是生非,中國是無辜受害的,中國對戰爭發動是無責任或是責任輕微的。

例如鴉片戰爭的發生,某程度是中國在商業政策上,嚴重對外國不平等,令外商在中國遭到不平等對待所致。但不少中史書卻模糊焦點,大書特書鴉片的藥害,刻意誤導讀史者認為英國的責任最大。又例如八國聯軍之役中,明明是中國統治者首肯義和團殘殺外國人的舉動所致,但在描述戰爭時,卻指八國聯軍之役,中國被外國打敗「使民族自信低落」,「使中國文物遭受損失」,「令中國國防洞開」。這些論述中,竟然把加害者描述成受害者。

更甚者為對日本的妖魔化!事實上,中日互動,最早在漢代已有,至唐大盛。日本對正統中華文化的尊重,可說無出其右。甚至清代逼害明代知識份子時,知識份子逃亡的地點,也包括日本(唔明的話,請自己上網search 朱舜水是誰。)但現今中史論述卻粗暴把截取近代中日爭鬥及日本在中國的戰爭罪行,充當中日互動的一切!連康梁被日本收留,孫中山受日本幫助搞革命的基本史實也視而不見,就單純地把日本妖魔化成「亡我之心不死」的侵略者,這種論述,就是把中日仇恨一代傳一代的主因,不知害苦了多少代人!(也許,令人民相信日本是妖魔,才能令人民更依賴共產黨。)

讀這樣的所謂近代中國「歷史」。等於把所有戰爭責任一股腦兒推給外國,把屬於中國的責任一筆勾消。漸漸地,學生會偏激地包容中國所作的一切,認為中國在外交上的野蠻強横,都是之前外國人種下的!無怪乎911恐襲,國人拍手稱慶;反日示威,國人焚燒搶掠,卻敢以愛國自居;法國恐襲,竟也被國人視為活該。

現今梁振英希望增加這些偏狹論述歷史的講授比例,正正企圖以極端民族主義,合理化中國對内對外的野蠻不仁。

2. 認賊作父,數典忘祖

以上所言,僅就近代史而言,若談到現代史,則其洗腦程度更甚!

每談到中國現當代史,則必定討論國共合作,兩次國共合作,一次打軍閥,一次打日本!每每史書都過份美化共產黨的功勞,彷彿抗日戰爭,是國與民功勞參半!但是,熟悉歷史的,也知道抗擊日軍的,絕大多數是國民黨,而共產黨所作的,只是趁國軍兵力對抗日本時,不斷「解放」國民黨的統治地區,共產黨在抗戰中,只不過是趁火打劫的土匪!連毛澤東也親自多謝日本侵略令中國共產黨可取代國民黨!因此,近代史美化中共的論述,只是歪曲史實,加強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又在國共內戰時,大肆批評國民黨貪污成風,而共產黨則體察農民,強化共產黨執法合理性的目的,躍在紙上。

又如當代歷史,先把60至80年代的歷史,以「大躍進」「文革」等事件,總結其如何不堪,然後再輔以改革開放的歷史作對比,突出改革開放至今的好處。其目的只是強化執行改革開放的共產黨的執法合理性,令人不欲追究大躍進的歷史責任!所以不少人冷血地說「中國過去黑暗日子已經過去了,現在中國要進步,要前進,別老是回顧過去。」時,竟有人讚同!

增加教授歪曲了近現代史,鞏固中共的執政地位,這才是梁振英的目的!

3. 笑甚麼,古代史!你也是在洗腦!

別以為餘下50%中國古代史會令我們下一代有喘息的空間。中國古史偏狹論述,其實不下於以上的現代史!

最基本的是那追求天下一統的大一統史觀。我們讀中史時,全以統一王朝劃分,中史書總會對統一大加歌頌,認為統一是「人民共同意願」,更把「分久必合」的論述,視作科學事實。是故任何能促進「統一」的,都是好事,要讚揚;反之,凡阻礙統一者,都應被譴責!因此,古代秦始皇廢六國文字、度量衡,明顯是一種文化侵略;殘殺南方百粵,實行軍事移民,絕對是武裝殖民行為。但因為能符合「大一統」的論述,結果兩項政策的評價竟是「有利大一統帝國形成」及「壯大中華民族內涵」。漢武帝傾天下之力攻殺外族,令國家財政疲憊,卻被稱為「漢武盛世」。

讀這樣的歷史,會危險地把「統一」視作最高理想,最終目的。為求統一,付上一切代價包括人權,生命也在所不惜!難怪內地憤青,對著台胞,竟也連連叫喊「武力攻台」;面對思想上不與中國內地「統一」的香港,動輒說要「斷水斷電」!為了統一,為了繁榮,連六四開槍殘殺自家百姓,居然有人認同是「權宜之計」!

把統一的價值,置於人道,普世價值之上。這種古史,只會令香港學生盲目地支持中共政府以「統一」旗幟所作的各種惡行!

除了大一統史觀外,漢族獨大的思維,亦滲透在中國古史中!中國一直對其他民族,有極深的歧視,稱之為「蠻族」,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是揚漢族貶蠻族。例如晉朝期間,大量胡人內遷,發展至後來胡人攻打晉朝的一段歷史,史稱為「五胡亂華」,把「華」「胡」截然對立,「華」的亂,都是因為「五胡」的錯。惟漢族自三國時期不斷以胡人為兵,卻不斷殘酷對待邊境的胡人,動輒重税有之,殘殺有之。這些史實,卻又被古史忽視了。甚至清代康雍乾三帝,漢學根基比不少漢族為高,卻也因為「滿族」的身份,而彷彿加上原罪!

讀這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史觀。最危險是會完全無視中國多種族國家的特點,所有政策,一概以漢族為尊,排斥及無視其他民族的聲音。這種種族歧視色彩濃厚的中國古史。梁振英希望加強重組,相信只會培養一班惟漢族是尊,毫不包容異族的種族主義者。

4. 當西史也是國教時

梁振英希望重組中史及世史科,雖然沒有提出具體內容,但其實「中西史重組」的概念,已是充滿偏見的論述。若果曾修讀高級補充程度世史科,會記得世史課程是包括中國近現代史的,無分中西!梁振英說「整合中西史科」時,已無意間透露了其「中」「西」對立的二元觀念!以中西對立思維「整合」出來的所謂歷史科,能否使人通達歷史,值得懷疑。

另外,基於中國史對外國的排拒,敵視態度,整合中外歷史課程後,討論香港史時(其實有沒有香港史也成問題……),能否保證在敘述香港殖民地歷史時,可公平地討論英國殖民地政府在政制,民生的貢獻?抑或只是一味貶斥殖民政府,斥之為千古罪人,然後借以讚揚「回歸」後的中國香港?相信明白梁振英為人的,已能說出答案!

5. 總結:沒有正確的歷史論述,不能談歷史教育!

以上所舉,可知無論中外古,近,現代史也好,也很易按統治者的要求,隨意增删歪曲以作洗腦之用,而本人也因學力所限,難一一指出,謹希望各位歷史教育工作者能本著良心,防止散播仇恨偏見的歷史,進入學生的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