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

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
廣告

廣告

這夜,未睡得著,聽了一個罵我的節目,讀過好些批評自己的篇章。被藍絲攻擊還好,最難受的大概是來於自己陣營的人。我常常勉勵自己,要承受得起所有批評,即使是誤解,是死貓,也要吞下去,無須跟人家糾纏細節,總而言之聽了就思考,有則改之,無則嘉勉;也要竭力與自己意見不合的人磨合,要同心合意做好一件事情。當心裡不高興時,總是常常提醒自己,為甚麼我們要求官員不要黑面面對批評,自己卻又不能忍受人家的批評呢?雖然,我聽過的節目上綱上線,邏輯跳躍,亦不乎事實,但聽了以後總是不高興,總是想要跟那些說話的人對質,總是想清楚說出自己的想法。

被指從不站在前線,要求上前,但上前線後卻又遭前線指要搏鏡頭,當晚我跟前線的人一同被警察衝擊過三次的事情就不了了之,禁不住氣說自己也有前線經驗更被批評是「哂命」;一篇鼓勵別人繼續抗爭,不要放棄的文章被詮釋為小看那些會因為白色恐怖感到恐懼的人;說我抗爭是要光環(正如建制派多年來罵長毛要「搏出位」一樣);說我總是要跟著誰,靠癡搏鏡頭。總而言之,所有都是誅心說,要將我打造成一個只為選票為名氣搏出位的人。有時候,總是刻意不想說出想法,不作任何反駁,想對所有有理或無理,善意或惡意的批評一笑置之。可是,似乎我只是個很平凡很平凡的人,那種說不出來的「冤」教人睡也睡不著。

如果正如你所說,當有人挑戰我上前線的時候,我應該拒絕並趁機離開現場,不用被捕,更不用被告;若真如你所說,抗爭為選舉為光環,我就應該只在清場前夕被捕或完全不出現,而不是九‧二六闖入公民廣場、旺角禁制令再被捕,到後來又再準備返金鐘抗命,連計六‧一三案及七‧一案,我實在有機會被判超過三個月監禁,選也沒得選了(相信不少人會高興的)。光環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多次被捕、多次上庭呆坐,虛耗光陰,以及打擾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如果光環是這麼好,為何你不比我更勇武爭取一個更大的光環呢?

四年前當我做社區工作落區派月餅時,曾有朋友嘲諷我像個民建聯。那時候當然不高興,因為我認為要建立關係,就先要從直接簡單的關心方法開始(以為真的有月餅就有票嗎?太小看街坊了。)。但後來堅持下去,做的工作愈來愈多,認識和服務的長者愈來愈多後,反而有人捐錢,鼓勵我買東西一年一度去逗老人家開心。不論是做議會工作、地區工作、或者在前線抗爭,我自問都有努力付出。我相信,堅持是會有雪亮的人看到的。記起中學時,有老師問我:「你以為全世界都會喜歡你嗎?」自此,我明白了世上總有些人不信任自己,總有些人跟自己性格不合,我無須介懷別人的攻擊,要得到所有人歡心;相反,世上總有些人會相信自己,總有些人會跟自己夾。

「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堅持自己的理念,聆聽一切批評,反思自己的不足,努力不斷改進,與跟自己想法相近的人同行。至於其他誤解自己的,我吐了烏氣了,不解釋這麼多了,明就明,不明的話,就讓他們去說吧,時間會為我辯護,歷史會為我平反。晚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