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紹瓊

中文大學教育碩士、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中學通識教師、新世代媽媽,深信教育能夠改變個人命運!改變社會命運!文化研究、通識、教育、兒童成長、生活點滴、更多... 鍾紹瓊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鍾紹瓊-Chung-Siu-King/820710584641842?ref=hl 網誌

保育

商業利益主宰我們的歷史 在推土機下消失的文化

商業利益主宰我們的歷史 在推土機下消失的文化
廣告

廣告

政府經常把文物招標,為何商業利益主宰我們的歷史?保存一個地方文化價值的過程,期間須引入民眾的決策,特別是與當地有著密切關係的人士。政府給予我們多少空間體驗舊時光?

誰人決定保留與否?

誰人決定保留建築,人們的投入度?古物諮詢委員會的委員是如何被挑選評審出來,是憑文化界有認受性?還是順應立場?為何這些決定使建築界、文化界人士很錯愕,如破壞了一部分或已翻新,委員便認為可以拆,不值得保留?

文化空間——中區警署的去留

1995年9月8日,政府根據《古物及古蹟條例》,將合共27幢建築物及圍牆的「中區警署建築群」列入為法定古蹟,確認其保存價值。2004年6月,古物諮詢委員會決定只有17幢作為保存 , 當中域多利監獄F倉可以拆除,事件引起大眾嘩然,人們奇怪為何不保留18座建築物,社會團體紛紛組織關注小組,何東等五大家族願意集資五億,成立基金,向政府提出以非牟利形式發展,但政府否決其方案。2005年1月及2006年3月間,政府分別對中區警署、前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進行開放日,作最後瞻仰。中區警署的去留引起文化與經濟如何取捨的一連串問題。

同一個問題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

文化其實可以創造經濟效益,一個具文化味道的保留,有助於推動一些旅遊發展,更甚的是,若能把古蹟越全面、越深層次的保留,是可吸引高檔次的旅遊消費。曾經令英國人困擾的是,倫敦區內絕大部分建築都具多年歷史,但經濟發展,用地大增亦是事實,如何處理,關鍵在於拆與不拆,而政府決定保留,再看看香港,面對中區警署建築群,政府顯然,讓古蹟任發展商魚肉。

再看倫敦,他們如何處理古蹟,政府讓人們居住古蹟,讓他們親切感受,但不准改動古蹟,而面對電線鋪設又成新疑問,要改動古蹟?結果是加高地板,電線全鋪在下,英國竭力保留遺產。而香港對古蹟有兩種處理方式,第一是讓古蹟生草,封閉整個建築物,生人物近,鐵欄深鎖便是保護古蹟,與棄置沒有分別 ; 第二方式是商業招標,以最大利潤為原則改建,以旅遊發展作包裝。多少古蹟成了犧牲品?如美利樓?成高級餐廳,普羅市民沒錢不能入。赤柱警署?成了超市,特色不復見,氣氛更不用說。值得擔心的是,太早以商業招標發展古蹟群,政府未有清晰保育政策及保育計劃,會破壞中區警署原有的莊嚴氣氛。毫無疑問,越改建一個古蹟,越需要一個高質素的處理。

政府宣佈那些保留,那些可以拆,例如域多利監獄F倉,早年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定F倉的歷史價值較低,可以拆。事實上,每個時期都有它的重要性,否則我們將有一段時期是歷史空白。不同時代都有其經典、代表性,我們不能說它不太舊,或諸多理由便將經典拆掉,歷史不可缺頁,因下一代無法重建古蹟,我們亦無權抺去這些歷史。最後,域多利監獄F倉在市民及團體反對下予以保留。

文物標準較重建築價值

遺憾的是,香港政府的保育程序與國際間大相徑庭,港府的文物標準較重建築價值,而忽略古蹟在社會方面的價值。《Burra憲章》及《尼斯憲章》對保護文物的定義並認為,不單是為了保存一件藝術的實物,也是為了彰顯人類文明發展的證據。香港政府在評定古蹟的價值時,看到它的外表價值及地價。事件像戲劇一樣重演,政府繼而對中環街市虎視眈眈。中環街市的「巴浩斯」建築在全東亞只約有十多個,香港就只餘下兩個,還有灣仔街市。為何政府視文物無睹?

外國對文化保育的觀點是有分別的。如大英帝國博物館,它是一個古蹟,他們會義無反顧作出投資,不會看古蹟的短期利益,反而會擔心收費太貴、太商業化的話,會推廣不到較高層次的文化。看看澳門,它的古舊建築很多,保留完整,政府大力支持,古蹟內不可建摩天大樓,它被譽為保留古蹟不為餘力的城市。[1]保留古蹟視乎有否心機,看看中區警署,人們覺得可惜,家具和設施都沒有了,甚至丟掉了,走進中區警署,感覺不同了。

為何商業利益主宰我們的歷史?

我們要反思,政府經常把文物招標,為何商業利益主宰我們的歷史?保存一個地方文化價值的過程,期間須引入人們的決策,特別是與當地有著密切關係的人士。政府給予人們多少空間體驗舊時光?

文化界也反對政府的「文化項目」

政府常以文化保育為口號,把古物改為文化旅遊設施,但值得深思的,若然是真正的保育,為何連文化界也反對政府的「文化項目」?

誰人決定保留與否?

誰人決定保留建築,人們的投入度有多少?古物諮詢委員會的委員是如何被挑選評審出來,是憑文化界有認受性?還是順應政府立場?很多時他們的決定常使建築界、文化界人士很錯愕,如破壞了一部分或已翻新,委員便認為可以拆,不值得保留,如是這樣的話,六百年來多次被破壞而復修的故宮、長城都可以拆掉?

文化其實像教育般,要知道教育每年要投入大量資金,我們不能看它的即時利益。文化乃教育,是求長遠回報。

鍾紹瓊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鍾紹瓊-Chung-Siu-King/820710584641842?ref=h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