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虐鼠,可以如此理所當然!

廣告
虐鼠,可以如此理所當然!

廣告

保護動物權益運動,其最難最難推行的原因;是我們要在這個「以人為本」的社會裡,挑戰一些很理所當然、牢不可破的觀念 --- 只要是從人類的利益出發,傷害動物是無可避免的,也無傷大雅,連一聲多謝也省下。

為了保障人類這份「傷害動物」的特權,連法例上也封了後門。 169章裡殘酷虐待動物的定義是「令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即是有些情況,動物受苦是必要的也不容挑戰的。

在我們的生活裡,每日都默許了很多虐待動物的行為。我們用的化妝品,洗髮護髮用品,各種的藥物,都是經過形形式式的動物測試而研發成功的。 背後受到傷害的大部份都只不過是老鼠吧。 因為老鼠的身體構造和生理反應和人類相若,被廣泛應用在無數動物實驗來證明產品對人類是否安全。 我們在求學時期又何曾未試過幫老鼠作解剖練習,這些白老鼠,為我們締造了無數的科研成果,可算是人類的大恩人。牠們本來可以是寵物,也是卡通片裡最熱門的角色,是伴著我們成長、和藹可親的歡樂天使,然而一旦涉及到我們自身利益,老鼠依然是不值得同情的。我們也從來未聽過一個科學家向犧牲了的老鼠致謝!

前幾天有一則「娛樂」新聞,藝人徐子珊要拍一場「生劏老鼠」的戲,徐當場爆哭逃離片場,但最後在導演的指導下成功拍完了。

事件最令人心寒之處不是死去了的老鼠,而是背後的「理所當然」。

全場工作人員沒有一個認為「生劏老鼠」有何不妥,因為拍戲而殘害動物固然司空見慣,更何況犧牲的只是一隻老鼠。而聽徐子珊事後憶述,她「受驚」是因為自己一向很怕老鼠,而導演吳嘉麗更說得眉飛色舞,認為自己成功為演員衝破了一個死穴,既興奮又驕傲。

而更可怕是,這宗「集體虐畜事件」被看待成為娛樂圈的花絮,被放在幾份大報的娛樂版,描述輕鬆,「有人涉嫌虐殺老鼠」這個想法根本從來未出現過任何人的腦海。

時代是進步的,我們的確也進步過。 小時候,爸媽用黑色的「捕鼠膠」設陷阱捕老鼠,捉到了的老鼠被人用各種手段消滅 -- 包括淋滾水、火燒、浸死等。今時今日這些野蠻行為都已經不是「理所當然」了。 但我們的文明要再進一步的話,就要犧牲自己的一些利益、方便, 逐步逐步拆毀自己既有的一些「理所當然」,去讓動物免受傷害,而這些傷害,其實都沒有一樣是「必要」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