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輸入社工專才溝淡的——叫自信

廣告
輸入社工專才溝淡的——叫自信

廣告

施政報告後,在我身邊的社工們不段在討論輸入社工專才的事上,從他們的討論,感受到大家也很恐懼事情的發生,我們用「溝淡」去表現去香港人身份,加劇社工之間競爭的情況。討論也更實際地說出,我們實實在在地害怕被奪去工作等我們「僅有」的身份,地位及收入。在討論中,更有一些朋友搬出從內地來者大多持有「政治任務」等論述。

誠實地,我也害怕,也擔心著惡性的競爭。擔心我手上僅餘的東西被奪去。

這天的晚上參加了一個分享會,再次聆聽到社福界內部的議論。更深地經歷到,感受到,看見到的,是恐慌及不安,而且以往存在業界,存在香港人心內的那股自信,那些包容,好像也不再看見。

也許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發生在自己的行業上,總會有著與平時不同的反應。然而我會希望大家再去追問,再去思考,我們將被溝淡的是什麼?若果連我們也築起了不包容的圍牆,建立敵視外來者的態度,未來香港會否更加封閉,我們更加被孤立。恐懼既然讓我們懷疑,惱恨,猜忌,排斥,這些又是否仇恨的根源呢?而仇恨,又是誰最想看到呢?這又是誰人最想發生的劇本?

天真的我在想,若果最終真的是會發生輸入內地社工的事情,我們該如何面對?我們應該杯葛,應該完全不接觸,還是應該有其他的態度,一些因我們信念我們社工身分應有的態度,影響從來不是單向的,我們可以選擇接收,但我們也有權可以選擇輸出,我們可以運用我們的主體性去分析?假使他們真的來到香港,我們不是更可通過接觸去影響他們嗎?

民主是普世的價值,自由,平等,公義,是我們社工一直相信,一直堅持,一直運用的一套信念價值,社會工作者一直在做,一直在建立這樣的社會。對於這些信念,這些使我們自信的理念,我們又有多少的信任呢?從我們的討論,又是否反映著我們的缺乏呢?

或許有些人真的想「溝淡」我們,但我們社工從來也不是只會接受的一群,我們社工不是「認命」的一群,我們一直相信改變,再而改變他人!如果明天事情必須發生,到底是世界末日?還是一個機會呢?如果他們是想「溝淡」,我們又可以如何「變濃」他們呢?

又既然當權者把這樣的劇本給了我們社工,我們又是否甘心依他們的意思去做呢?還是應該反其道而行,例如「熱烈歡迎他們來港接受民主式的社會工作及生活實踐」,讓我們相信的一套影響他們,讓他們了解除中國媒體外的另一套思考,讓更多的他們知道,香港人為什麼要進行「雨傘運動」等等!劇本若然訂了,作為這個社會專業的社工們,到底要甘於一種既定的演出方式,還是可以更靈活地把我們在社會上的「角色」演活,演活那些社工們的「主體性」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