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Sandra

台灣人,外文系大四學生,現在在香港交換生活。 處於一種快要結束學生身分的尷尬年紀,還在努力生活 還在思考人生是不是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屬於只要存夠錢就會到處去闖蕩的獨立衝動派。 網誌

國際

拉麵店老闆看台灣

拉麵店老闆看台灣
廣告

廣告

那天晚餐和local朋友去吃了一間港式口味的拉麵店,我們以普通話聊天,我翻了一些手機的照片與她分享我的旅程,老闆娘站在旁邊很好奇,就問我照片中的景色在哪裡,我說這是暑假去首爾旅行的照片,我們就稍稍聊起彼此在首爾旅行的情況。

我非常喜歡跟香港人聊天,看他們眼中的香港與外界是什麼樣子,還有獨特的語調,尤其比起台灣,香港人很常旅遊,到過很多地方,我可以從他們的口中,去想像更多外界的樣子。

而每次跟香港人的話題中總會出現的問句,要認識一個人,首先認識他來自哪裡。「你是哪邊來的啊?」老闆娘問我。「我是從台灣來的。」「我跟你說台灣人意見不合很容易跟別人吵架,是會動手打起來的,你們是福建人嘛!我們香港人很守法治,是不會這樣的!」老闆娘的口中有著香港人一貫的自豪---法治精神。

對於她直截了當的批評,其實我當下感到些微不舒服,好像台灣人很容易與人打架。不同於台灣人說話的委婉與間接,香港人講話快狠準,你可以快速接收到對方話中的涵義,說話方式比起來,你可以說文化不同各有利弊。我笑著反駁,「我們台灣人並不是全部都福建人。」畢竟台灣的人口組成也算多元,雖不及香港這樣一個小地方要聚集那麼多外來族群,但是在1949年國民黨軍隊來到台灣之後,有許多外省人(很多不同省份)、本省人、原住民、客家人,再加上近年來東南亞外籍移民者,到現在越來越多元的族群,我也搞不清真正的比例了,而我們不斷從本省外省的融合,到現在更多的外籍新娘或勞工來到台灣,串聯起社會上不同的故事。

老闆還是很堅持台灣人很容易意見不合跟別人打架,並且說她自己在台北親眼見過。我想我無法一時半刻改變她的想法,或說我沒有立場試圖改變,搭地鐵的路上,默默地去思考她這樣的思維是哪裡來的。想想我們的選舉文化,一到大選就激情的吵得不可開交、我們的電視新聞幾乎沒有國際新聞,報的是街坊小事,一個話題可以延伸到無限擴大,包含九把刀出軌、太陽花女神的謾罵可以無邊無際到令人髮指的地步,沒有邏輯和理性。台灣人太熱血,只要一報導哪個山區學童沒錢唸書就會有滿溢的捐款,愛心太氾濫,跨年演唱會各個縣市都舉行,我們可以high 5個小時以上,Mister Donuts和Zara當初在台北開張時就看到大排長龍的隊伍排了2個小時,還有黃色小鴨與周邊商品大家爭相拍照與購買,最經典的是八點檔台語連續劇,其實許多經典橋段就是結合時事罵來罵去。

時事裡沒有理性和邏輯的溝通,新聞沒有帶領我們,或者曾有領導性新聞,但關注者太少,社會議題和政治一樣,我們還太依賴他人,不夠獨立,像被閹割的局勢。相比香港人的冷靜,想起上次在自由野戶外音樂節的時候,台上的B-Box表演者很厲害,也很賣力演出,畢竟在台灣是很少有他這種特色的表演者,但是香港人就是「靜靜的」在台下看得他表演,頂多「給一些些歡呼和掌聲」,我們幾位台灣朋友在討論,「只要放五個台灣人在這裡就會high起來」,和台上的表演者互動,這是看表演最開心的事。你可以說「香港人冷靜,或冷漠;說台灣人熱血,或太吵」,在這樣的冷靜的氛圍裡,帶領香港在思考上保有更獨立的思維,不隨他人左右,那也是我從佔中事件體會到香港的樣子。

反正這就是不同的特質和民情。我可以說這種一頭熱,栽進去某一個現象就是台灣現在的樣子,連我都不明所以。熱血的打卡拍照上傳、很友善的在臉書「看過按讚」,另一個香港朋友說「台灣人愛裝熟,講話好像老朋友一樣」,我的大陸室友說「台灣感覺就是一個特別純樸的地方」……台灣台灣,我都不曉得,台灣人口中喊的「鬼島台灣」原來有這麼多面向,好的與不好的。我們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檢視我們這個群體?也許在政治上、話題上還有太多不健康的現象,還有不被外界包容的樣子,但我想這就是我們自己的路,靠著一代一代努力下去,哪裡來的、怎麼來的,就要怎麼去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