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台獨港獨的前世今生

台獨港獨的前世今生
廣告

廣告

香港民族論、華夏城邦自治、獨立建國、歸英聯邦,後特區時代的香港政治前途已成 2015 年各家各戶必須正面探討的嚴肅議題,而不再是以往不屑一顧、笑話空談的假議題。

港獨曾經不是議題,十年前任何人嘗試探討港獨是否可行,不論民主派或親中陣營,必馬上反問以水源糧食軍力之現實,不消一分鐘就結束討論,再追問就被標籤為冥頑不靈的儍子。「不可能」,就像一千年前提出地球是圓的、人類可以飛上天空一樣,答案總是簡單而決絕的「不可能」。但不難想像,在不遠的未來,五歲小孩都會認識何謂港獨,而他們將會證明誰才是思想幼稚。

所有史書都是這樣寫,1945 年日本投降,台灣人高興地迎接國軍光復;然而經歷過皇民化教育的人民發現來台的都是疲兵敗將、紀律鬆散,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貪污專權、壟斷專賣,恃著戰勝者的姿態不恥台灣人只識日語、不懂華語的背景,動輒冠以奴民、甚或漢奸以為拑制,政治社會經濟每況愈下,最終爆發 1947 年的二二八事件。但注意,台獨在 1940 年代可謂仍未出現,及後發生中壢事件、中美斷交、美麗島事件、解除黨報禁,直至 1990 年代的千島湖事件及飛彈危機才成為台獨消長的分水嶺。

民進黨在南部縣市地方長期執政,形成台獨的歷史背景其實已非常清楚,香港是否正在踏上同樣的路?我們試歸納分析。

憲政啟蒙,政權毀約

推翻滿清封建的中華民國開宗明義要建立民主憲政,民主思想也植根於學校的三民主義課程,社會輿論以「自由中國」自許以別於紅色共產中國。1947 年及 1948 年確曾分別進行國民代表及立法委員直選,此後台灣各級政府及議會也有多次選舉;但因二二八事件而頒布的台灣省戒嚴令持續 38 年,國共內戰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凌駕憲法大部份條文 43 年,白色恐怖時代實行黨禁報禁,國民黨用防犯匪諜之名監控思想言論,但民主自由的口號始終禁不住相應而生的青年思潮,自相矛盾的政治、壓抑的氣氛引發 1977 年中壢事件及 1979 年的美麗島事件及其後的軍法大審,使黨外運動在 1970、1980 年代有了土壤,康寧祥、黃信介、雷震、張俊宏、許信良、呂秀蓮、施明德、林濁水、蘇貞昌、謝長廷、陳菊、陳水扁、游錫堃、朱高正,數之不盡的新血義士接力投入運動,直至 1987 年高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成立,蔣經國才在 1988 年解除戒嚴令,正式開放黨禁報禁。

民主自由思想一旦賦予人民,就有其獨立的生命力,威權政府需要用極大力量才能維持管控社會;不少過渡期前的港人均屬中共亂政下的經濟難民,可謂未受民主憲政啟蒙、只受港英經濟圈養,但代議政制既已在 1980 年代引入,基本法既然承諾民主普選,沒有移民、未能移民、回流留港的人就不再以殖民地時代的「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土地」心態視之,終於認定以香港為根為家;香港曾在 1995 年全面直選立法局,同年成為 WTO 創始會員國(中國在 2002 年才加入),北京人大卻以「未準備好」或「國家安全」之名一再拖延、管控並倒退普選空間;政權毀約與國民黨的萬年國代同出一轍:政治壓抑越大,反抗就越大。

大中華民族論述失效

國民黨念茲在茲反攻大陸毋忘在莒,但軍事及國際形勢一再否定可能,戰後在台灣成長的一代已割斷大陸連繫,錦繡山河已是空中樓閣,以本土為關注實是自然而合理的結論,原住民、荷西及日治歷史讓人們察覺到與中國大陸的不一樣,國際法觀點的台灣地位未定論更增強了本土論述的重量,加上 1971 年退出聯合國及 1978 年底中美斷交等一系列外交挫折,迫使人們反思中國之意義及台灣的定位,中華民國被形容為失去故土的流亡政權、與荷西日本一樣是台灣的外來政權,台灣這個無名份的國家卻已在 2008 年完成二次政黨輪替;按國際政治學,民主機制已可在此地穩定長存,換言之台灣已最少立國 19 年。

八九民運和 1993 年華東水災展現香港人的中國情意,換來的卻是六四屠城、貪污極權和經濟暴發,斬釘截鐵地宣示中國民主運動如同反攻大陸是癡人說夢。台灣人看到的是文革滅絕中華文化的荒謬,港人更是看到劉曉波被判顛覆政權、趙連海被判尋釁滋事、李旺陽被自殺、四川地震捐款被挪用,假大空的中共抗拒普世價值、荒誕奇異的邏輯經常偷換概念,男盜女娼地獄鬼國的森林法則滅絕中華文化的禮義廉恥,自我被害妄想的同時用暴發的嘴臉殖民西藏及東土耳其斯坦、四出鄰國海外生事。當中共壟斷中國的想像,港人繼續燃點大中華維園燭光不止毫不實際兼且愚昧(膠);尤其是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之說,可謂港版的地位未定論。

因了解而分開

前述兩點均屬政治上層建築的問題,一般平民百姓若非政治狂熱其實大可小理,但中共及中國對台灣及香港人民生命財產構成直接威脅,才是獨立意識能否確立的關鍵。一個政府之所以被賦予公權力以治理社會,最基本的原因無非就是為了保障人民性命財產安全。

1987 年蔣經國解嚴之後,隨即開放台灣人民赴大陸探親,以慰兩岸隔斷數十年之痛,至 1994 年千島湖事件卻成為統獨轉捩點。千島湖是因建築新安江水壩而形成的人工湖,對隔絕兩岸交往數十年的台灣人而言,已被百尺水淹的淳安縣是家鄉祖根之所在。24 名台灣尋根觀光客卻在船上被離奇搶劫燒死,事後中共政府封鎖新聞隱瞞消息,又惡劣對待前來辦理身後事的家屬,宣布破案但仍疑點重重,讓人們看到這個所謂同祖同宗的中國大陸是如何的不可理喻而且危險,殺人越貨在官方角度那麼的不當一回事,中華民國政府並中止兩岸旅遊交流。翌年李登輝訪問美國康乃爾大學母校並公開演講,換來中共動用文宣猛烈抨擊;1996 年首次直選總統前夕,共軍接連以試射飛彈為名封鎖台海,多次進行軍事演習以為武力恐嚇,台灣人一方面恐懼這個不放棄核武攻台的共軍來犯、枕戈待旦,另一方面用選票表達反共抗共的立場,而至 2000 年終於完成首次政黨輪替,讓高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上台執政。

紙醉金迷的香港人在 1997 年迎接解放軍入城,其後十年,港人對中共政府的民調評分均高於特區政府,即使 1998 年金融風暴及 2003 年從廣州傳來 SARS,中共送來的「支持」及「大禮」仍然得到普遍港人的歡迎和憧憬,尤其是開放自由行帶來的零售經濟及中資來港 IPO 上市的金融亢奮;但至 2008 年一系列轟動中國的事扭轉了香港與中國的關係。

2008 年港人仍以支持及高興的心情觀看北京奧運;但北京奧運結束後隨即揭發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轟動中國,暴露表面繁華背後中國食品安全及官僚隱瞞作風的問題;「結石寶寶之家」的趙連海以受害者家屬身份集體訴訟賠償,最後卻被判以「尋釁滋事罪」入獄,港人看在眼裏以為事不關己;其後大批中國自由行來港「遊客」竟然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掃清入口奶粉,貨源一度短缺,危及本港嬰兒生命;同時在繁忙交通要道出現的旅行喼改變了港人的正常生活,東鐵沿線及上水站出現的水貨客滋擾民生。大批「遊客」購買的不是本土特產或香港紀念品,卻是金飾、化妝品和奶粉,老舖小店被金舖藥房和化妝品店蠶食,「遊客」妄顧公德的小農行為擾亂公共秩序,使港人得在自家門前每日每夜面對文化衝擊,殘體字、普通話的入侵已不待言,中國人搶高樓價、雙非來港產子,更是改變香港社會面目,干擾港人正常生活,破壞經濟基礎,害怕中港融合長遠會把小悅悅撞車致死事件搬到香港上演。

台灣與香港形勢比較

香港本土運動以囍帖街、天星皇后、反高鐵為第一輪先聲;2012 年,D&G 事件拉起了另一輪運動,政商權貴大厥其詞妄顧民意,中國教授孔慶東辱罵港人是狗、港人反蝗蟲廣告展開了一輪拉扯,港府高官並未紓解人民心結之餘出言勸導「包容」,其何不食肉糜之離地妄言如同國民黨堅持反攻大陸保密防諜一樣滑稽。今天中共治下之中國已非詩書傳統溫文爾雅的華夏想像,真普選是不可能,特區政府已是傀儡,後特區時代港人如何自處?是否還有魄力寄望中國民主化?即使中共倒台,如今的民智是足以支撐民主還是導向民粹?自由和法治又是否觸手可及?若變態中華民族主義如脫韁野馬,未來香港城邦還能否維持?本土/自治/城邦/獨立/歸英?

歷史雖然正在重複,但香港的前途問題卻難以借鏡台灣,台灣黨外運動可把民主訴求、台獨本土合流論述,使民進黨至今仍擔當綠營政壇大佬,且有二次執政的希望;香港聲稱是亞洲國際都會,卻仍在如何民主化的路上掙扎,究竟誰是先進現代,一目了然。但即使台灣已是東亞先進國家,在野民進黨仍未能緊握社會變化,從保育樂生、大埔拆遷、反核運動、廢死爭議、反媒體壟斷、野草苺運動、洪仲丘白衫軍運動、反服貿太陽花學運、割蘭尾罷免藍委計劃、柯文哲以超越藍綠號召競選,一系列社會運動顯示網路時代的民意多變而快速,政黨缺席或只能跟隨,舊有一套的政黨操作已不合時宜。而未來前路如何,就端看新一代的選擇

延伸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