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教育

校園意識形態管控加劇:陸港同步行動

校園意識形態管控加劇:陸港同步行動
廣告

廣告

文:卿子衿

「高校宣傳思想工作意見」出臺,各大媒體聯手轉載,看起來「高度重視」。高校網絡管理被作為其中一項重點,強調要「加強校園網絡安全管理,加強高校校園網站聯盟建設,加強高校網絡信息管理系統建設」。同時,香港雨傘革命被大陸官媒指其源為「教育不力所致」,「秋後算賬」之際疑似大波洗腦猛獸正在來襲。

大陸:高校意識形態管控加劇

官媒新華網1月19號報道,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最日印發了一份《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意見》,該消息當晚就上了央視《新聞聯播》,同時有大量陸媒轉載,被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報道指,該《意見》分七個部分:一、加強和改進高校宣傳思想工作是一項重大而緊迫的戰略任務;二、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主要任務;三、切實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四、大力提高高校教師隊伍思想政治素質;五、不斷壯大高校主流思想輿論;六、著力加強高校宣傳思想陣地管理;七、切實加強黨對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領導。

《意見》強調,高校是意識形態工作的「前沿陣地」。中國當局多年來一直嚴格把握大陸高校意識形態管控,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鬥曾說過:「中國的大學嚴格意義上來說都是黨校」,正如該《意見》中顯示的:「高校宣傳思想戰線始終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和輿論導向」、「高校思想理論建設取得新進展,宣傳思想陣地管理不斷加強,黨委統一領導、黨政工團齊抓共管的體制機制逐步完善」、「廣大師生對黨的領導衷心擁護,對以習近平同誌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充分信賴,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充滿信心」……近年來,對知識分子和高校師生意識形態的控制更強了。

加強高校網絡的管理,是此次高校意識形態工作的重點。《意見》中指出:

要創新網絡思想政治教育,開展高校校園網絡文化建設專項試點工作,大力推進校報校刊數字化建設,探索建立優秀網絡文章在科研成果統計、職務職稱評聘方面的 認定機制,著力培育一批導向正確、影響力廣的網絡名師,立足校園網站建設開辦一批貼近師生學習生活的網絡名站名欄,建設一支由學生和青年教師骨幹組成的網 絡宣傳員隊伍,打造示範性思想理論教育資源網站、學生主題教育網站和網絡互動社區,推進輔導員博客、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博客、校務微博、校園微信公眾賬號 等網絡新媒體建設。

本網曾報道,中國高校已部署網絡監控系統。其中由北京網康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ICG上網管理系統,已在河南大學、東華大學、北理工大學實施,將ICG設備旁路部署在學校核心交換機上,對所有用戶的互聯網行為和外發內容進行審計。

該《意見》指出了五點「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主要任務」:

1、是加強灌輸,強調不止要「理論正確、政治正確」,還得「情感正確」,比如「愛黨愛國」——「堅定理想信念,深入開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夢宣傳教育,加強高校思想理論建設,加強具有中國特色、時代特征的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學術理論體系和學術話語體系建設,進一步增強理論認同、政治認同、情感認同……」。
2、是強調「鞏固和凝聚」,也就是講意識形態核心、排斥異議,同時以宣揚「傳統文化美德”帶動愛國主義——「大力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把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凝魂聚氣、強基固本的基礎工程,弘揚中國精神,弘揚中華傳統美德,加強道德教育和實踐,提升師生思想道德素質……」。
3、是暗示「警惕普世價值觀影響」,強調官方意識形態要「掌握語話權」——「壯大主流思想輿論,切實加強高校意識形態引導管理,做大做強正面宣傳,加強國家安全教育,加強國家觀和民族團結教育,堅決抵禦敵對勢力滲透,牢牢掌握高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話語權,不斷鞏固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
4和5則是強調「高校意識形態嚴管的目標和意義」——「推動文化傳承創新,建設具有中國特色、體現時代要求的大學文化,培育和弘揚大學精神,把高校建設成為精神文明建設示範區和輻射源,繼承和發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促進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建設,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

該「意見」並沒有更新鮮的內容,總體體現的就是強調對意識形態管控的深入和加劇,也同時顯示出官方對校方自我管制的肯定和「尚不滿意」。去年八月底,中國三所知名高校,北大、復旦和中山大學在中共黨刊《求是》雜誌上表態,誓言加強對學生的意識形態控制。北大在官網上公開招聘網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人員,呼籲師生「要對挑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言論進行堅決的鬥爭」。

24小時輿情報送

中共北大黨委的文章寫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網絡上推波助瀾,最終把矛頭指向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對網絡輿論和社會思想共識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北大的文章透露,近年來,北京大學建立了24小時輿情報送值班制度,設立專門隊伍,使學校能在第一時間掌握輿情動態,第一時間研究對策,確保有效控制和減少負面言論可能帶來的不良影響。

紐約時報援引一位剛從北大畢業的學生的話說,輿情報送制度由學工部之下的青年研究中心負責。北大官網刊登的一個招聘啟事表明,這個中心正在招聘可協助進行「網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人員。啟事要求申請者必須是黨員。同時,在課堂上宣講憲政而被北大解聘的前教授夏業良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表示,北大有一些學生被發展成線民,向領導匯報老師或者學生的可疑言行。他說,「所謂學生信息員是指他們的職責就是報告老師和同學之中有反黨反社會等思想政治上有問題的言論,他們就要匯報。社會公眾誤以為北大的學生都是通過考試選拔出來的狀元,其實不是,現在學生構成比較復雜。」

上述《意見》中也有提出緊抓對高校教師的意識形態管制工作:強調「要著力加強教師思想政治工作,堅持不懈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教師頭腦,實行學術安全培訓制度,重視在優秀青年教師中發展黨員」。也就是說,教師與學生要接受同樣的洗腦,不從者將遭受相應處罰。自「七不講」被公開後,大陸已有數名高校教師因在課堂傳授普世價值觀而被解職,甚至治罪,如前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前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則被以「煽動分裂」等多項罪名起訴,官方提供的相關「證據」中就包含了他「涉嫌煽動暴力」的講課視頻。

被指為「愚民教育」的中國意識形態控制一直是「從娃娃抓起」的,小學教材就開始黨化思想滲透,中學進入系統灌輸,大學則完全到達頂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中共應屆領導人的講話,都是大學所有專業學生的必修課,據悉其課時量和學分占大學生總課時量和學分的10%。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網民數量激增,民眾接受普世價值觀的機會越來越多,洗腦「戰場」的重點又增加了網絡這一項,不論是刪帖封號、封鎖屏蔽,還是大舉發動五毛水軍「占領」輿論平臺,目的都是一致的——通過遏制言論和信息以控制思想。

香港:「反國教」短暫起效,未能「治本」

據香港傳媒本月17日的報道,香港特首梁振英以榮譽贊助人身份支持成立「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其妻子唐青儀擔任青少年軍總司令,並於18日假座解放軍駐港昂船州軍營正式舉行成立典禮。其他榮譽贊助人包括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擔任總會首席榮譽會長,妻子趙洪娉則擔任榮譽顧問。

此舉被泛民立法議員陳家洛指為「國民教育的借屍還魂」。陳家洛表示:根據青少年軍的組織架構可以斷定,梁振英無法在學校推行國民教育,故以另一種方法借屍還魂,滲入青年人階層,招攬青少年加入,「梁振英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用盡方法盡快染紅下一代的腦袋,進行洗腦工程」。陳家洛在接受蘋果日報的采訪中表示:整件事非常危險,他提醒家長及青少年在有選擇的情況下,應拒絕參與這類有明顯政治目的活動,否則泥足深陷,「一旦加入之後就要跟住叫口號,跟住他們的路線同綱領,一步一步侵蝕下一代的批判思維」。

香港852郵報在相關報道中表示,由被欽點為「總司令」的梁振英太太梁唐青儀帶領一眾臨時拉伕的青少年軍,向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解放軍駐港部隊總司令員譚本宏宣誓報效祖國。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次日在電臺節目上坦言:該香港青少年軍的籌組過程事前未有更多咨詢教育界,教育界及公眾至今仍對其知之甚少,對方須盡快讓大家了解其活動細節。

梁振英曾在2012年試圖在香港推廣「德育與國民教育課」,計劃在中小學列為必俢科,據稱目的是「加深學生認同祖國及對國民身份的自豪感」。因為教育內容「愛黨多於愛國」,被港人質疑為政治洗腦,遭到強烈反對。當年9月,12萬港人遊行集會「反國民教育」,此後梁振英被迫取消三年試行的死線。

當時國民教育家長關註組召集人陳惜姿稱:國民教育科已經擱置,但在學生的書包裏面,他們的教材已經出現國民教育的內容。比如小學五年級的課程,其中一頁提及所謂「中國建國」,簡化為抗日勝利後,毛澤東建立新中國,到改革開放,但反右、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就一字不提。「既然你要拿驕傲的事情來說,你是不是都可以提一提發生過什麽事情,比如大饑荒、文革,這些真的實實在在生靈塗炭的事情」。另,關註組擔憂的是,如果學生為求考試得分,照背老師所教的答案,就會教出不誠實的學生。

如今可見,當年的「反國民教育」抗爭只是短期起效,並沒能根除政府對港民進行大陸式洗腦的意識,趁占中抗爭運動暫歇、「秋後算賬」正行之時,一波大舉洗腦計劃已開始醞釀和進行中。大陸官媒《環球時報》在去年底就直言:「占中以青年人為主力,因此社會必須正視教育下一代,否則香港將來可能出現極端分子甚至死士」。「青少年軍」之後還將有什麽,實難想象,但足夠肯定,香港教育或將迅速被「大陸化」。

近年來,有大陸民眾提出「教育自救」方案,認為必須行動起來,以使自己或自己的子女從教育災難中被解救。「公立學校和依附於體制的各種教育通過日復一日的反教育會使得民眾失去感知力、想象力、創造力、同情心、正義感、是非之心、惻隱之心、羞恥之心……它最終造成的結果是:將人變成非人的存在,將孩子變成類人孩」。但「自救」計劃又能實現幾成?尚無法估測。對香港來說,則是抗爭路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