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民主黨劉俊業:邊個想一世做社區主任?

【地區政治系列】民主黨劉俊業:邊個想一世做社區主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舉其實無可避免要考慮勝算,希望可以多給機會自己一次。」說的是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劉俊業在2011年在旺角東選區中得880票,以230票不敵西九新動力的黃建新。2009年加入民主黨的劉俊業表示,中學時的志願是立法會議員,他坦言當初從政原因希望能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在大學畢業後,便先後成為鄭家富及涂謹申的議員助理。經過五年的社區主任的「生活」,劉俊業坦言:「邊個想一世做社區主任?」

屢敗屢戰和屢戰屢敗只是一綫之差,劉認為選舉就是不穩定,社區主任的「生活」令很多有意從政的人卻步。「每週都落區開街站,了解街坊的需要,某程度上就是天天在爬山,但四年後先知去唔去到山峰。」這也是地區政治的困難,他認為旺角東是個相對有人情味的地區。

社區主任的高山低谷

早前有報導指很多泛民年輕的「社區主任」輸了後,並沒有繼續從事地區工作,令泛民的地區工作常常要「重新嚟過」。被問到今屆一旦再次倒灶,會否繼續參選,劉俊業只表示自己有力一戰,往後何去何從要到年底才去想。「大學畢業至今,我所有的青春都放了在這裡。」四年又四年,人生有幾多個四年?民主黨上屆派出六人出戰油尖旺區議會選舉,當中只有涂謹申成功當選。劉俊業表明,之所以繼續服務此區是因為放棄不了街坊:「我走了,民主黨還有誰在油尖旺?」

batch_ji

民主黨在2010年被指「密室談判」,令該黨至今一直備受壓力,在去屆區議會更遭到人民力量的狙擊。劉認為,民主黨在立法會選舉難免會有包袱,但區議會則是街坊票,當年政改的決定對區議會的影響是相對較細。

然而,建制派對手卻彷彿坐擁無限金錢。劉俊業表示,對手經常都「一車車」洗㓗精及家居用品等派給居民,泛民主派根本「無得鬥」。但他認為雖然蛇齋餅糭一定不及對方,唯有用親和力去打動居民。「我係呢區量血壓量了五年。」然而,除了建制派的蛇齋餅糭攻勢強勁外,旺角東這一區沒有大型屋苑,各大廈及居民的分佈都較散。這對建制及泛民來說都是難題,法團成了和居民溝通的最重要渠道。「如果法團和你熟,就不讓對方入,和對方熟就不讓你入,所以大家其實是旗鼓相當。」

談到本區的民生問題,劉認為幾年前的花園街大火更見當局的官僚主義嚴重,在大火前已多次要求食環署要改善排檔的安全問題:「當局唔到死人都唔做野。」其次是花墟的商戶和居民間的矛盾,該區的商販每逢幾個月就會到旺角警署投訴當局及食環署的不公平檢控。被問到商戶無票,會否偏坦了居民。劉俊業認為要平衡雙方的利益有一定難度,但居民始終是「夜晚瞓係度」。從事地區工作無可避免要直接和街坊溝通和交流,在早前雨傘運動期間,很多街坊都對他投訴佔領影響了日常生活。劉更透露,有街坊逢星期三開街站都罵他一次,足足鬧了他兩個月。

batch_IMG_0431

重奪區議會 由組織做起

旺角東現時人口約有15400人,當中登記選民只有5700人。而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中,三成人口超過六十歲,屬於較多長者居住的區份,而單人住戶更佔總家庭住戶中的1500多戶。劉俊業認為要直接接觸到屬於這區的街坊有點難度:「因為最大問題是夾雜了其他區的人。旺角在愈夜的時候就就愈多。而我們資源有限,有時候的宣傳都未必傳到街坊的手上。」

現任區議員黃建新曾引起不少爭議,其中在2012年時曾向區議會提出要求清理該區「執紙皮」情況,遭網民批評冷血及漠視民生。此外,黃在區議會網站中未有填寫所寫政治聯繫,不過他是旺角區居民協會副主席及油尖旺社團聯會副主席。旺角區居民協會是九龍社團聯會屬下組織,現時有三千多名「會員」。

劉俊業強調必須師夷長技以制夷,既然建制派依賴組織去動員,泛民都必須需要從組織做起。劉之所以有這個想法,全因為去屆的投票日時對手的強勁動員:「上屆佢地車咗一車人去投票,淨係呢一區就有過百個助選員,每個街口都是他們的人。」劉俊業遂成立了太子居民協會,現時有400多名會員。「沒辦法,Battle 時始終要靠組織。」現時油尖旺區議會共有20個議席,當中17個為直選議席,3個為委任議席。民建聯及西九新動力分別佔八席,為油尖旺最大「勢力」。被問到在一片紅的議會中可做些甚麼?劉不諱言即使當選,做到的都有限:「但我希望能夠先搶灘,慢慢打番九龍西番嚟。」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另看:
一位離開地區工作的年青人:訪問鄭司律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