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族論不可怕,禁止思想才可怕

民族論不可怕,禁止思想才可怕
廣告

廣告

梁振英狠批《學苑》,如臨大敵,彷彿一場分裂國家運動準備就緒。但清醒的讀者都知,香港暫沒有民族自決運動,有的頂多是本原來就反響不大的《香港民族論》,但全靠梁振英之煞有介事,如今一紙風行。

梁振英怎會不知道,自決或港獨運動暫沒有多大市場。這般轉移視線,不過是為了炮製國家安全的偽議題。也就是,通過故意的誇張,將雨傘運動中,原本具備充分正當的民主訴求,改頭換面成爭議主張。

本來,按照言論自由原則,港獨或自決都是可以辯論的。但當下建制派要挑動國安神經,所以言談之間總是散佈一種國族分裂的恐懼情緒。因而,他們的說話方式,很多時並非透過理性和論證,而是含含糊糊地放大恐懼,扮演思想警察,重申這不是學術自由,什麼要勸阻和警惕云云。

舉例,學苑曾有文章討論建軍,有人就此大呼小叫,說「好危險」。但究其實,1980年代討論一國兩制之際,鄧小平不是說過台灣可以保有自己的軍隊麼?可見擁有軍隊不一定是洪水猛獸,甚至不違反兩制,為什麼不可以討論?按照勇於運用理性的啟蒙原則,所謂民族主義、自決或獨立的一切利害好壞,都該從論證得出,而非訴諸威嚇和非理性。

說到底,真正的危機並不是梁振英那捕風捉影的指控,而是有人企圖設立無形的言論禁區。自決或港獨思想其實並不可怕,禁止思考才可怕。

看着上綱上線的政客嘴臉,叫我想起一個瘋狂哨兵的故事。話說某地方宵禁,規定凌晨零時後若行人仍在街上,格殺勿論。深夜11時半,一男子於街上路過,突然一位哨兵拔槍將他擊斃,另一位震驚地問:「為什麽,還未夠鐘?」他回說:「他是我鄰居,我知從這兒回家不止半小時!」

瘋狂哨兵心裏有數的半小時,反映的只是他的跳躍狂想,正如梁振英那言之鑿鑿的「不能不警惕」。

圖:surfchen
文章刊於今日明報觀點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