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生活

死亡遊戲 – 第三條跑道與深圳機場的空中衝突

死亡遊戲 – 第三條跑道與深圳機場的空中衝突
廣告

廣告

香港機場管理局大力鼓吹興建第三條跑道(下稱「三跑」),但是由始至終向香港公眾甚至政府高層隱瞞了一件關鍵事實:三跑使用的北飛航道會把飛機送去與進出深圳機場的飛機碰撞的危險位置。

機管局醞釀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製造一場死亡遊戲,讓我把事實展現在大家眼前。

鳴謝: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上圖藍色線是進出深圳機場的航道,黃色線是專家顧問規劃從赤鱲角機場向西起飛的飛機北轉進入內地的航道,兩條線在淇澳島上空重疊(圖中的圓圈A),在這個位置兩條航道的飛機高度剛好都是4,900英呎左右(1,500米),可以算碰個正着,當然我們可以祈禱飛機不同時間飛過而避過撞機慘劇,但是這個死亡遊戲我們願意玩嗎?又或者我們可以強迫深圳機場一起玩嗎?

藍色的深圳機場航道早已存在,按國際航空慣例,航道、航線等先到先得,香港沒有特權要求人家讓路,為了航空安全,後果是三跑道系統這條北飛航道不能實現,即是說,三跑沒有向西起飛的功能。

再看兩條紅色虛線,圖中標記為「緊急復飛 1」和「緊急復飛 2」,前者是從東面來的飛機在三跑下降出現問題時緊急加油重新起飛所用的路線,在圓圈A與深圳航道重疊,後者是從西面下降碰到同樣情況時所用的路線,在圓圈B與深圳航道重疊。

在兩個重疊處雙方飛機的高度差距不足1,000英呎(300米),也是一場死亡遊戲,根據航空安全要求是不容許發生的,即是說,飛機不能在第三條跑道下降,不論來自東面或西西。

如果我們不玩死亡遊戲(相信大家沒有異議),第三條跑道只剩下向東起飛的功能,於是花一千多億港元興建的三跑最多只有完整跑道功能的四分之一。我們講「最多」四分之一,是因為飛機向東起飛的話,三跑不能獨立運作,而必須看另外兩條跑道有否飛機起飛,因為畢竟民航機安全第一,不可以像戰鬥機進行花式表演般三架一齊起飛,以免發生危險。說到這裏,大概大家明白為甚麼三跑連四分之一條跑道也不如。

全港市民要問自己:可以笨到容許機管局花香港人以千億計的金錢去建四分一條跑道?

機管局有責任立即向香港全體市民和政府講清楚:它是否在為香港人製造死亡遊戲?它知道有圓圈A和B的撞機死亡陷阱嗎?

機管局必須把問題公開解釋,不要硬是叫我們相信三跑建好後,問題會自我消失!

鄭重鳴謝:前民航署署長林光宇先生首先揭示這個關鍵問題,見2014年11月19日信報文章《香港機場的「第三條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