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默泉

香港寫作人,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總監。博客:silent-spring.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香港製造的「天然藍」

香港製造的「天然藍」
廣告

廣告

藍天. 藍染

和釀酒一樣,天然藍染是一門歷史悠久的手藝。

藍染植物所染出來的「藍」,相信你一定覺得很熟悉,因為那就是牛仔褲的顏色。只不過,今天商店裡販賣的藍色牛仔衫牛仔褲,都是用人工合成的染料製作而成的。事實上,自從1870年德國化學家阿道夫 · 馮 · 拜爾(Adolf von Baeyer)成功用化學方法生產靛藍(indigo blue),人類便不斷人工地、化學地,去複製遠古祖先用天然植物所獲取的「藍」。

中國和台灣都有悠久的天然藍染傳統,香港則沒有。不過,最近卻有一位香港人被天然藍深深迷倒,一心一意在大嶼山開創天然藍染品牌「片藍造」。

我敢打賭,只要你和Max見過一次面,將來就算不認得他的樣子,也一定記得他一雙手。

這是一雙很藍的手。因為每天和深邃湛藍的大染缸打交道,將棉布或麻布放入染缸裡反複搓揉、扭乾和晾曬,所以Max的手被染藍了。他亦懶得去洗淨,反正這滿手的藍,就是他自豪的印記。

Max示範藍染步驟。布最初呈綠色,氧化後才轉藍色。

由大嶼山石壁水塘大壩後一個巴士站下車,左轉入迂迴的落斜車路,約五分鐘車程便來到「片藍造」所在地:大浪灣村。這條極為隱蔽的村落,是幾十年前政府興建石壁水塘時,將原本住在水塘底位置的村民安置過來而形成的。Max的外公是當年遷進來的村民之一,「片藍造」用作工作室的小屋和染布空間,正是Max祖輩以前的糧倉和豬欄。

未在大嶼山搞「片藍造」染布工房之前,Max是自由業商業攝影燈光師。記得第一次跟他碰面,問他為何興起念頭開設全港首間天然藍染作坊時,他答得乾脆直接:「因為悶,因為藍染好玩!」Max和藍染的緣份,始於2013年到台灣旅行。他偶然從茶葉店店員口中得知新北市三峽區(清朝時期台灣的染布業中心)有藍染workshop,便好奇去玩玩。沒想到一玩鍾情,後再在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學藝兩個月。「回港後,想試吓在香港染有無分別,便開了個染缸繼續玩。」沒想到慢慢凝聚了一班愛染人士,剛好Max在大浪灣村又有地方,這個藍染作坊便慢慢壯大起來,現時團隊有十一人。

據Max介紹,全球各地大約有七種可用於製作藍染的植物(見Box),而他們採用的是木藍(學名Indigofera tinctoria,俗稱true indigo)。木藍是印度傳統藍染最常使用的植物,不過「片藍造」選用木藍,也費了一番波折,「最初我們試過種山藍,但發現它需要生長在溪邊,泥土又要有較多金屬成份,並不合適,後來才改種木藍。」

是的,你沒有聽錯,他們的確打算連植物也「不假外求」,想在附近半個籃球場大的果園種植木藍,不過因太忙,種植大計暫時仍未實行。現時他們主要使用印度購入的木藍粉和台灣的木藍泥開染液。

「開染液」這工序是製作天然藍染最講究的一步。染液狀態是否適合染布,要靠染者鑑貌別色,「當染液處於平衡狀態,會呈啡綠色,稱為『靛白』,這個狀態才適合染布。當染液變成藍色沉澱,便代表染液不活躍。」Max一邊示範染布,一邊教記者看顏色的變化,「染了色的布最初會變成綠色,慢慢才氧化成藍色。」微妙的轉變,必須靜下心來才看得見。

染液的成份除了木藍粉,還有米酒、糖、梘水和石灰粉。「片藍造」盡量以最天然的方法染布,所以仍沿用最原始方法製作梘水(將燒完的木柴灰燼兌水)。除物料天然,工房亦跟隨四季變化來運作,「冬季天氣冷,染液裡的酵素不活躍,無法染布。因此12月至4月會暫停染布活動。」

布的藍色深淺,靠放進染缸的次數來調較,每染一回,顏色便深一些。「越濃的染液越容易管理,因為較穩定。像我們這樣製作極淺藍布的工房,外國並不多見。」一塊藍布,原來蘊藏大智慧。

天然藍染,比人工合成的藍染來得環保,譬如染液較易分解,但Max坦言,環保並不是他們最重視的面向,反而是想藉染布工房,向年輕人示範一種可能性。「譬如半年前,香港是沒有藍染這種職業的,但現在有。來工房上班,令這條村變得有生氣,我們是在推動創造某些東西。」他笑言,「本來是十一個人的工作假期,現在要變成很多人的工作假期!我們以達到這個目的為大前題。」

是的,世上本無路這回事,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片藍造」開業只半年,已在香港和外地打出名堂。除了藍染工作坊大受傳媒熱捧,他們亦剛在「無印良品」尖沙咀店舉辦了「天然藍染」展覽。早陣子,Max還帶了整個團隊到台灣參加國際染織論壇,後又獲邀參加「台灣簡單生活節」。雖然暫時工房的收入都用於添置設備,未有太多利潤可言,但Max很享受用一雙手幹活的日子,並堅持不假手於機器,因為「機器無心,人有心。人手做的工藝是有暖意的。」

Max和同伴致力開拓更多可能性,也確實做到成績。不過論投放得最多心力的,肯定是「片藍造」自家藍染產品。你完全想像不到這是可能的:除了布(棉及麻)並非在本地生產,由開染料到染布,由設計、測試到製作,產品的所有製作工序,全都在香港進行。半年時間裡,他們先後推出了圓月型藍染小掛包、Tote Bag、畫家帽、裇衫、裙子等。Max尤其對自家設計的藍染裇衫感到滿意。「一個品牌一定要有件裇衫。我們的原則是香港製造,所以找了本地的車衫姨姨負責車縫工序。」為求品質,他們特別選用台灣棉布,價錢比大陸布貴兩至三倍。「我們的藍染裇衫賣600至800元,扣除物料和設計成本,只賺三至三成半。」。

要由零開始,打造「香港製造」全天然藍染品牌,難度分肯定是10分,但Max覺得最難的其實是改變人心。「我好辛苦咁造件產品出嚟,人們會說很貴;但台灣的產品貴我們一倍,他們卻說很便宜。我唔明白!可能我們要先去台灣,發展成一個brand,再回香港吧?」Max無奈的說。

的確,我們崇尚台灣人擁有追尋理想的空間,每每專程飛去台灣拜訪心儀的cafe和小店,掏腰包時心甘情願;但當同樣的事物出現在香港,願意支持的人卻不多。其實香港無論租金、人工和物價都遠高於台灣,有人願意在香港追尋理想,不是更值得大家支持嗎?

藍染工序:
1 用木藍粉或木藍泥,加米酒、糖、梘水和石灰粉開出染液
2 棉布或麻布要經100度沸騰的梳打水煮過,去除漿質和油脂
3 將布放進染液裡搓揉,直至染液完全沁透,然後扭乾、曬晾。此時布的顏色會由綠變成藍 4 重複第3步多次,直至達到合適的藍色

BOX
藍出於綠:常用藍染植物
植物一般是綠色的,因含有葉綠素,藍染植物的外觀也是綠色的,但將其葉切碎加石灰浸泡水中,會變成藍色,因葉中的靛苷(indican)會氧化成靛藍(indigo)。中國古代染布匠已懂得在染缸加入酒糟(含有多種酵素),使不溶於水的靛藍,還原成可溶於水的無色鹽物質,染在布上後,經氧化過程便會變回藍色。

全球常見的天然藍染材料約分七種,包括馬藍、木藍、菘藍、蓼藍等。馬藍原產於印度北方阿薩姆地區,在中國則分布於亞熱帶的華南地區。馬藍或菘藍的根,正是我們熟知的中藥板藍根。

木藍是豆科植物,耐旱耐濕,極易繁殖,分布於熱帶及亞熱帶地區。昔日的印度便以生產木藍靛染料聞名於世,故又稱為「印度藍」。木藍被公認為是所有藍染植物中藍色素含量最多、品質最佳之染料植物。

原文網上連結:
綠田園季刊《稻草人》73期,第7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