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長者學生

長者學生
廣告

廣告

昨天是這學期「形上學」的第一堂,甫入課室,我便特別留意到坐在最前一排正中間的一個學生。通常選這個座位的學生都是最留心上課、最勤力,不過,我留意這個學生,不是因為他坐在那個位置,而是因為他是一位長者,看來已六十開外;他戴著眼鏡,衣著整潔,樣子斯文,在一眾不修邊幅的學生中間,便更加顯眼。

下課後這位長者學生走過來跟我說話,原來他本來只是好奇來聽聽第一課,但聽我講解課程內容後,非常有興趣知多一點,便決定正式修讀;他不是大學的學生,會透過校外進修的課程修讀,問我是否可以。我說當然可以,不只因為多一個學生是小事,還因為我相信他會是一位好學生。

我這不是隨便說的,這些年來我教過好幾位長者學生,他們都是我最好的學生。長者學生未必是理解力最強的,功課也未必做得最好,可是,他們大多十分用心,而且虛心受教,發表意見時往往言之有物;年長的不會恃老賣老,反而是一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年青哲學系學生會一臉高傲,不時胡亂發表「高見」。這位年長學生一開始便顯出虛心求教的態度,問了上述問題後,立刻補充說希望自己能跟得上,因為課程內容聽來好像很深奧的;說時態度誠懇,絕非虛應說話。

這令我不期然想起另一位長者學生,是我印象特別深刻的。記得我第一次負責教一個大學課程,是仍在研究院時。那時已差不多寫好博士論文,柏克萊哲學系容許接近完成博士學位的研究生獨力教授暑期課程,那次我教的也是「形上學」。由於是第一次,除了太緊張,也沒經驗,實在教得不好。然而,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卻是好事:學生中有一位長者,年紀很大,滿臉皺紋,頭髮稀疏,至少已有七十歲;他很留心上課,但甚少發言,其他學生舉手發問時,他看來會特別留神,也很專心聽我回答學生的問題。到了課程最後一堂,他在下課後走過來多謝我,還說特別欣賞我回答學生問題時反應之快速和論點之清晰。其實那時我正感氣餒,覺得自己教得相當差,對不起那班學生;這位長者的說話帶著鼓勵語氣,我相信他的目的正是要鼓勵我 — 也許是從我的表情看出我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吧!想起他當年的鼓勵,我仍然心存感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