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馬英九的清廉與頂新的曖昧

馬英九的清廉與頂新的曖昧
廣告

廣告

「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後,馬英九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雖然前年馬英九修改了國民黨黨章,規定總統是當然的國民黨主席,防止其他派系利用選舉結果來逼宮。但是沒有料到這次是慘敗,所以這個防火牆也擋不住辭職的壓力。有報道說馬夫人周美青都逼他辭職,聲稱否則她無法抬頭做人云云。事後總統官邸的侍衛長被解職,傳說就是因為對外洩露這個私房機密。

馬英九是頂新最大門神?

現在,為國民黨保留一席新北市市長的朱立倫唯一出來競逐國民黨主席,然而國民黨不肯修改黨章,因此即使他當選主席,因為不是總統而「非法」。資深媒體人周玉蔻要參選國民黨主席來改造國民黨,但是在黨內地位太低而不給登記;她揚言將要告新任主席非法,她也因為一再質疑馬英九收受非法政治獻金而被開除黨籍。究竟馬英九是否清廉,也就成為近來台灣政壇的熱門話題。

馬英九的清廉問題近期再次爆發有兩個因素,一個是前年十一月在台灣爆發的黑心油事件,有頂新集團(中國鼎鼎大名的「康師傅」方便麵的母公司)的份兒,但是馬英九政府長達一年不作處理。去年十月初再爆頂新把飼料油當作豬油給台灣人吃的事件進一步激怒台灣民眾,說明它完全沒有從前年的事件接受教訓,因此爆發要求賠償與「滅頂」的呼聲,加上頂新向銀行借了不少錢,投資許多行業,怕他們「錢進中國,債留台灣」,因而要求政府扣押他們在台灣的資產。

去年十月中旬,台灣壹週刊更揭露,總統馬英九就是頂新最大門神。因為在二○一三農曆年前兩天,馬總統在府內接見魏家老四魏應行,兩人談的內容就是要統包兩岸農特產品。總統府則聲稱這是壹週刊惡意報道,因為雙方只見了一次面,且沒有請託任何事項。可是壹週刊還爆料,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在該年八月前往台北一○一大樓頂新總部,與魏家商討台灣農產外銷中國相關事宜,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居然也在場。一個政府的部長竟然被財團叫去開會,而且與中國官員開會,成何體統?陳保基承認有這場會晤,但是事先不知道有中國官員在場。

頂新飛機到天津所載何物?

可是就在這關鍵的幾天裡,頂新大董魏應州在十月十五日搭乘私人飛機從松山機場飛到中國,而且飛走兩架,馬政府完全沒有阻止。傳說飛機不是去北京,而是天津。

當時的天津市委書記,是習近平的親信,前福建省委書記孫春蘭,與台商打過不少交道;還有報道頂新的飛機攜帶機密文件交給中國就是交給孫春蘭,其中不但可能有擔心被檢調搜走的罪證,據說還包括馬英九接受頂新而沒有報賬的政治獻金證據。今年年初,北京公佈孫春蘭出任中共統戰部部長,成為主管統戰台灣的直接部門,這些原先的小道消息似乎就更加有根有據了。

去年十二月中旬,曾經是連勝文競選團隊總幹事的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在投票當日就神隱兩個多星期後,出來在臉書寫東西,推卸失敗責任,其中說到頂新曾經要捐款兩千萬元被他們拒絕;也提及競選期間他主張連勝文應響應民眾要求「滅頂」,但是國民黨副秘書長、行管會主委(主管黨產)林德瑞一通電話,讓連勝文縮了回去。輿論要求追究林德瑞背後的長官,但是林說,只是聊聊選情而已。

此時,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爆料說,她自前國安會某高層得知,馬英九曾經在總統選舉期間接受頂新的兩億政治獻金。她相信馬英九的清廉,不會把這個獻金放進個人口袋,而是用在選舉,但是還是應該說清楚。為此總統府一再否認。

有關馬英九接受政治獻金但是沒有報賬的傳聞有許多,人們也深信不疑。因為這是台灣的選舉文化。那些財團對藍綠都有「投資」,過去有說法是對藍綠的獻金比例是十比一。有金主獻金後,見了馬英九面問起,馬英九都迴避不談,擺出一副不沾鍋的清廉樣子,讓捐錢的人十分生氣。實際上這些現金捐款,有許多可能沒有入賬,流向非常可疑。

頂新是馬吳後援會副總會長

其實最早提出馬英九接受頂新捐款,是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十月十五日在該報著文提出的。而在十月十三日,馬英九迫於輿論壓力,要求民眾抵制頂新。因而有陰謀論說,是頂新提供的資訊,要挾馬英九。果然,馬英九只是要民眾「抵制」,政府卻沒有拿出實際措施來反制頂新,頂新雖然年尾有還債六十五億元的壓力,卻照樣可以從銀行提出三十億元現款,還把一○一大樓的股權遠高於市價賣給馬來西亞的華人財團,惹上中資疑雲。然而所有行動,政府都說不知道,甚至還為這項交易護航。
  
而在頂新的聯貸到期後,身為公股銀行老闆的政府部門,卻在裝傻,幾乎默許頂新展延,在輿論壓力下,才被迫要頂新還款。頂新卻拒絕從中國調回資金還債。

但是,這些質疑要拿出證據十分困難,尤其在國民黨還在執政,馬英九仍然手握權力的時候,搞不好會被報復,甚至滅口。因此在周玉蔻向檢調提供相關人的名單後,她所謂的「前國安會高層」隨即出來說自己只是聽說頂新的價碼最多是二億,並沒有肯定頂新有捐出。周玉蔻則是拿出當時的實際說法。不管怎樣,後來馬英九總統告了周玉蔻,後果如何,得看檢調的調查了。

由於檢察總長是馬英九任命的,領導它的法務部長羅瑩雪也是馬英九任命的,還是當年馬英九在紐約大學的學妹、保釣的戰友,因此能否展現司法獨立,大家都在觀察。

僅僅從邏輯上看,連勝文選台北市長,頂新就要捐出兩千萬,那麼馬英九、吳敦義選正副總統,掌握全國權力,頂新有沒有政治獻金?而頂新的魏家老三魏應充擔任馬吳全國工商團體後援會副總會長,如果沒有捐款,能夠出任這樣一個職務嗎?因此頂新黑心油事件發生一年多,檢調沒有出手調查,這與「榮譽職務」有沒有曖昧關係?

馬英九與中國扮演什麼角色?

在柯文哲出任台北市長後,人們預期馬英九、郝龍斌擔任市長十六年而長期被掩蓋的弊案,例如富邦銀行併購台北銀行案、美河案、雙子星案等將因為文件被解密而曝光。但是柯文哲表示,至今仍然不知道文件藏在哪裡。人們很擔心文件可能被銷毀。

更加發人深省的是,近年來頂新所謂的「鮭魚返鄉」(台商在中國賺錢後回來台灣投資),在台灣如入無人之境,拿下許多需要政府特許的行業。

例如,頂新發行TDR,在台灣吸金一百七十一億,又匯出五十六億到中國;以百分之十九點五一股權卻可以出任一○一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經營台灣地標,架空佔百分之四十四官股派去的董事長宋文琪;頂新的三重新燕廠土地從工業用地迅速變更成住商混合用地,利益暴增四百億元。頂新更是迅速進入電訊業的「台灣之星」,並企圖併購掌握有線電視上架權力的中嘉,這兩者是中國最感興趣,可以影響台灣輿論乃至資訊安全的行業。因此人們質疑中國與馬英九政府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尤其頂新案爆發後,在中國的「康師傅」居然完全不受影響,中國政府也沒有去檢查它的食品安全問題。這是馬英九清廉問題之外又一重要觀察點。

原文刊在《動向》雜誌 2015年1~2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