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李克強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無功而回

李克強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無功而回
廣告

廣告

正值全球貨幣戰爭威脅之際,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李克強參加《世界經濟論壇》是一件觸目的事。但中國官方傳媒對此低調報導。只有《人民日報》在其第三版刊登其發言稿,說明,「中國總理未能送給世界經濟論壇『信心和樂觀』。」

世界再次站在十字路口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5年1月24日第3版)的上題文章指出:「達沃斯就是一場盛大的雞尾酒派對……

達沃斯會議桌旁的許多人都是世界級富豪。為了讓1700架私人飛機停留,瑞士軍方被迫開放一個軍事基地,這是歷史上第一次。

摩根大通負責人丹尼爾說,“你去達沃斯不是要達成某項協定,而是去打造關係。”」

文章繼而指出,「但很顯然,各國央行之間在很大程度上顯然缺乏協調。

與此同時,地緣政治風險如今重新成為影響全球命運的中心議題。這點在世界經濟論壇日前發佈的《2015年度全球風險報告》中已有印證。」

貧富差距到底有多大?

《 人民日報 》( 2015年1月23日17 版)的上題文章指出,「南非的基尼係數約為0.6;拉美地區約大於0.5;美國約為0.47;歐洲在0.3—0.4之間;日本、韓國約為0.26;在亞洲地區,馬來西亞、菲律賓、中國的基尼係數較高,在0.5左右。堅尼係數越大代表收入分配越不平均。」

文章指出,「機會和過程的不公平所造成的收入差距,人們普遍難以接受。如階層固化、流動性不夠,獲取社會資源的機會不平等,個人努力創富成功的機會也就不均等。比如說富二代、窮二代,這加劇了收入差距的擴大趨勢,社會財富的分享更加的不公平。」

但中國在處理其大量國際收支盈餘的方法,不是改善其貧富差距,而是資金流出。

資金流出

去年,跨境資本流動從上半年每季度平均淨流入389億美元轉為三季度淨流出90億美元;去年11月和12月,北上的「滬股通」資金呈現淨流入,兩個月合計為114億美元,南下的「港股通」資金淨流出15億美元,北上和南下之間軋差以後「滬港通」項下淨流入內地股市的資金為98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表示:「98億美元佔同期整體跨境資金流動的比重有限,與同期各種合法管道流入股市的資金相比,占比也是較低的。所以,雖然北上的資金比較多,發揮了一定作用,但目前為止規模較小,處於起步階段。」

由此可見,滬港通無法幫助中國的資金流出。

500億元人民幣的合格境外投資者配額

李克強給瑞士的大禮是,給予瑞士500億元人民幣的合格境外投資者配額,希望瑞方為中資銀行在瑞開設分行提供便利。相比之下,中國證監會批覆的「滬港通」,其計劃總額度為5500億元人民幣,500億只是其十分之一。

中國如何走下去

《環球時報》在2015-01-22的社評,「 達沃斯、 世界那副慫樣更需打氣」表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有過嚴重通貨膨脹和嚴重通縮,大量國企曾虧損得一塌糊塗,國企裁員曾讓人對社會穩定捏一把汗。還有過很嚇人的銀行呆壞賬,讓企業動不得身的三角債務,雙軌制頂峰時帶來的問題更是讓人一籌莫展。」

社評認為:「如果有人對今天中國的宏觀經濟形勢悲觀甚至慌張,最大的原因恐怕是他們太不瞭解中國這些年是如何走過來的。」若從這點看來,李克強在瑞士所發表的陳腔濫調,似乎無法令世界了解中國如何走下去。

李克強講話

李克強在1月21日,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2015年年會上的特別致辭題為:「維護和平穩定、推動結構改革、增強發展新動能」。

其講話的中心點為:

推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以解決管制束縛;
擴大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供給;
政府項目吸引社會資金和外資參與;
給企業尤其是服務型企業減稅降費;
以准入前國民待遇有序擴大金融、教育、文化、醫療、養老等服務業對外開放;
中國高鐵、核電、航空、電信等優勢行業“走出去”。

結語

李克強在瑞士說,「要國際社會攜起手來」;但中國央行在1月16日已宣佈今年首個定向「放水」措施:增加500億元人民幣再貸款額度,以支持金融機構繼續擴大“三農”和小微企業信貸投放,引導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李克強要解決中國的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問題。對面著各國各自跳船之際,李克強的瑞士之旅,大概只是與其他世界級富豪,參加了一次盛大的雞尾酒派對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