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紀伊半島 歷史交織之道

紀伊半島 歷史交織之道
廣告

廣告

去年深秋,適逢日圓匯價開始大跌,便來了一趟簡短但非常充實的紀伊半島之旅。紀伊半島,介乎大阪與名古屋之間,涵蓋和歌山縣、奈良縣及三重縣的南部。

紀伊半島可能是一個甚為陌生的名字,其實和歌山、白濱、奈良,和伊勢這些不少香港人會去的旅遊熱點,都在紀伊半島之內;但較流行的旅程多是從京都、大阪或者名古屋,再加其中一兩個紀伊半島的地方作side trip。

紀伊半島,一個未算十分流行的地域,卻充滿這麼多聞名於世的景點,這都算是一個甚奇異的現象,所以我們便決定在這裏走一個小圈。

熊野古道——古今參拜之路

在紀伊半島走一個圈子,是特別有意思,因為會發現大部分你所走過的景點,都是有關連的,串連着各個景點的,為熊野古道。熊野古道是自古以來,無論皇室貴族以 至平民百姓都會來朝拜的參拜路。熊野古道幅員極廣,主要可分為紀伊路、小邊路、中邊路、大邊路、伊勢路五個路段,以熊野本宮為中心點,伊勢神宮、高野山、 吉野山這些神山聖域,那智瀑布、十津川、湯之峰溫泉等河川奇觀,白濱、串本、勝浦等日本首屈一指的海岸,通通都是熊野古道的一部分,熊野古道可謂集日本信 仰習俗、歷史文化和自然奇境的結晶。

當然,隨着歲月的洗禮,不少熊野古道路段早已被都市化,但重視歷史的日本人依然會在行人路或 者高速公路的路邊,盡力刻劃着熊野古道的標記,不讓瀝青和鐵路狠狠地埋沒前人的足印。而在山野部分的熊野古道更是非常之完整,出發前在互聯網上輕易找到約 數十條不同長短、不同難度的熊野古道行山路線,有些路線如「大雲取越」、「潮見峠」、「馬越峠」等單是名字已教人想像該處風景的美麗。

九十九王子神社

當日我們走了其中一段最流行的熊野古道路線,位於中邊路「滝尻王子」到「近露王子」的一 段,全程走了約七小時。熊野古道上有所謂「九十九王子」,其實是前人在古道上參拜時在不同地段所設立的神社,「滝尻王子」和「近露王子」是其中兩個,它們 中間還有幾個王子迹,走在山路上,時代雖變但依然有走在古人步伐上的感覺。當中經過多個地方有着很有趣的傳說故事,如某個山頂曾有看到三個月亮的傳說;某塊巨石名為「乳岩」,其形成的小洞又救了還在襁褓中戰亂失散了的小王子。

古道旅籠的韻味

路上還會經過一些專為長 途登山客服務的「旅籠」,有點像武俠小說中的客棧,比較有名的還有長野縣木曾川的妻籠和馬籠,但熊野古道的旅籠明顯更有古道韻味,也非常廣泛的散佈在古道 上不同路段,方便不同旅客籌劃路線。我們可惜沒有機會在旅籠投宿,但在旅籠區中到過一民家自設的咖啡館,那裏有一個非常開揚但沒有俗套觀光味的觀景台,離 開時還跟我們親切揮手,確是很窩心的旅遊回憶。

工藝演化之道——傳說中的菊一文字

離開和歌山縣後,便到了三重縣的伊勢。我們一步出火車站,便遇上了極度熱心的遊客中心小姐,她們說大部分遊客只到了伊勢神宮便離去,很是可惜,因為這裏還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我們托 詞還在找旅館,婉拒了她們熱心的免費導賞邀請,不過我們確是在伊勢留了三天,也到過不少規模不大,但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首先在到 伊勢神宮前,路過「菊一文字」的本店。「菊一文字」最早源出為傳奇日本武士刀工匠,有數百年的歷史。新選組中劍術第一高手沖田總司(即大島渚電影《御法 度》武田真治的角色),在小說中也經常被浪漫化,如關公手持青龍偃月刀,沖田總司隨身的則是「菊一文字則宗」。而當今在京都和伊勢,各有後人自稱是菊一文字本店,有着不同的商標。

由武士刀到家居刀具 靈氣依然

這樣歷史悠久的老店子,通常予人有種拒人於千里外之感, 但這間「菊一文字」本店是沒有這份沉重感覺的,最少我在那店內比在Dolce & Gabbana來得舒服得多,更可以在店內隨便拍照。事實上,今天伊勢菊一文字不再生產武士刀,自明治時代廢除武士階級,伊勢菊一已轉型為生產實用家居功 能的刀具。但在本店內展示的切肉刀、切魚刀、鋸木刀,依然散發出叫人不敢直視的光芒,每把刀也像有種靈氣般。櫥窗內的小刀具,可能因為小,反而讓人覺得更 親近。那些小刀具單看外表不容易知其功能,幸有熱心店員相助,她也很樂意為我們講解和示範不同刀具,開信刀、刨鉛筆刀、指甲鉗等等都美得如一件藝術品, 「菊一文字」將昔日鍛冶兵器的技術進化為今日生活的藝術。

大師成長之道——小津的青春足迹

某一晚,我們特意循 旅遊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了一段長路,到了船江公園,一個在Google地圖內連名字也沒有但面積不算小的公園。在日本很容易找到觀光圖,遊客中心、旅遊 點、餐廳、車站也會找到不同版本的旅遊圖、散步圖、古蹟圖,但只有在我們酒店的那份旅遊圖,標記了「船江公園」,這個附近完住沒有任何旅遊設施,連商店也 找不到的地方。

船江公園——小津中學原址

吸引我們於晚上來這個「船江公園」,因為地圖標示那裏有一個小津安二郎 誕生百周年的紀念碑。我們勉強都算是小津的小小影迷,知道有這樣的一個碑就自然吸引我們要去。公園在沒有光污染的住宅區之中,很快找到那塊碑,但碑上的文 字可是要出動電筒才在晚間讀得到。那裏並不是無厘頭的就豎立一個小津紀念碑,原來小津當年就讀過的三重縣立第四中學,原址今天就是船江公園。小津就讀過的 中學,拆卸後成為了一個公園,我覺得很有意思,有着小津電影中可愛的人文情懷,也教我想起黑澤明經典作《流芳頌》。《流芳頌》中一個公務員得知患絕症後, 希望在人生盡頭做一點有小小意義的事,最後竭力將某段坑渠改建成一個公園。

雖然小津電影中較少夜景,但這晚上的船江公園我覺得是 跟小津很相配的,晚上無人使用的滑梯,猶如小津電影中的空鏡,沒有情節卻載有道不盡的故事。在伊勢附近以松阪牛聞名的松阪,小津安二郎在那裏住了約十年, 該市也建了「小津安二郎青春館」來紀念這位一代導演。這個館面積不大,跟電影有關的展品也不多,但卻真的有很多小津安二郎的成長紀錄,如學生時代的繪畫、 書法、習作簿,在學校時拍攝的團體照,還有小津年少時收集的歌舞伎宣傳品等等,簡單地呈現了小津成長時期的生活面貌。

回顧佛教弘揚之道——藥師寺、唐招提寺

離開伊勢後便到了奈良。我第二次到奈良,今次去一些之前未到過的寺廟和景點,但在奈良住了兩晚後發現還有不少精彩地方,唯有留待下次重臨。到了藥師寺和唐招 提寺,來這兩個寺已能簡括感受到歷史上兩段最偉大佛法宣揚之旅。藥師寺有玄奘三藏院,就是供奉取西經的唐三藏。最幸運的是,我們趕及了年度中最後一天《大唐西域壁畫》的開放日。《大唐西域壁畫》,由畫家平山郁夫所畫,平山郁夫重新到過當年唐三藏取西經路線某些地方,包括長安大雁塔、嘉裕關、高昌古城、神話 中的須彌山、阿富汗的巴米揚大佛,還有古印度佛教最高學府那爛陀寺。於天花平山郁夫畫上了夜間的星晨,也沿着取西經的順序路線,在不同景色呈現日出至黃昏 的時間,在這壁畫殿猶如置身佛教世界的宇宙。平山郁夫恍如紀實照片式的畫法,以今貌呈現古時行旅的韻味,而已炸毁了的巴米揚大佛遺蹟,則提示我們人世間鬥爭的罪孽和殘酷。

趙紫陽種下的瓊花

唐招提寺跟藥師寺毗鄰,也是有關一個宣揚佛法的傳奇故事,就是中國唐朝時的鑒 真和尚東渡,鑒真為了到日本宣揚佛法,幾經災難六度東渡方能抵日,抵日時他已是風燭之年兼雙目失明,並創建了唐招提寺,寺內收藏鑒真入滅前的膜影漆像和鑒 真墓;另一殿堂畫家東山魁夷的遊記《通往唐招提寺之路》,是理解這段故事和欣賞唐招提寺一帶美學的最佳輔助讀本。今天,在鑒真和尚墓前種了一棵他故鄉揚州 的瓊花(琼花),植花的是時任中國總理的趙紫陽。據說當年胡錦濤拜訪唐招提寺時,他的保鑣特意用布蓋上趙紫陽的紀念碑,真的不知這傳聞孰真孰假,不過這棵 象徵中日交好的瓊花,看來離收成正果還有一段非常長的時間。

(經修訂後刊於明報,2015年 1月1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