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票箱民主與社運代理人

廣告
票箱民主與社運代理人

廣告

社會運動,從來沒有勝負可言。雞蛋掉向高牆,民眾永遠都是弱勢的一方。

在雨傘運動的鎂光燈以外,這個社會依然存在許多殘酷的現實:官商鄉勾結強搶農民心血,用不擇手段強收農田、市建局濫用重建之名,消滅舊區起天價豪宅;繁華背後,長者拾荒生活,公權力咄咄逼人;沒有租金管制,業主無上限地推高租金;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只顧利潤最大化;標準工時實施無期,男士侍產假被功能組別護航而只得三天。還有更多,只是我們看不見。

票箱民主,固然是改善民生的第一步。但若果有一天,我們擁有了真正公平的提名權和投票權,選票上又能否反映我們真正的聲音?公義、平權、財富再分配,這些願景,到底又能否通過選票實現?

常言道,只有堅持才會見到希望,但到底我們在希望甚麼?到底,我們正在爭取的,是一種怎麼樣的民主?

回到校園,看到同學的營營役役,對GPA的追求和執著,對社會上不公義事情的冷寞與無知,那種無力感真的很大。

當然,同學沒有錯,人總會為自己打算。

一直以來,我們希望利用自身的力量,嘗試改變這些現狀。抗爭是長遠的,就如南非黑人民權運動也經過幾十年的爭取、幾百條年輕的生命,種族平等才算得到實現。

的確,我們一直努力,希望樹仁的社運行動不輸給別人、寶馬山的聲音不會被消滅在學界之中。可能會有些同學認為,樹仁行動是同學的「社運代理人」,或者有了一支「社運莊」的學生會,世界就會變得很美好。

抗爭不是一朝一夕,議題與目標亦不只一個。無論我們是不是生於亂世,政權有否使用催淚彈,不公義的事情每日都在發生。票箱民主,不一定能反映我們對公義的渴求;一個心存正義的人,絕不容許公權力與特權階級打壓弱勢的聲音。

身為大學生,身為(課本上的)知識份子,只有與弱者同行,才能真正的睜開眼。我們需要認真傾聽被打壓的人心底裡的話,需要明白公權力是怎樣的一回事,需要想像真正公義的社會到底是怎樣。

人總會為自己打算,民主,講求的就正正是集體意志的彰顯和實踐。人本來就是互相依存,由人組成的社會,正正是一個大型的命運共同體。社會就是我們,我們就是社會。

共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