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言論自由

被壓迫出的「香港民族」

被壓迫出的「香港民族」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會長黃宇翔

梁振英早前並對學苑的《香港民族論》加以批判,說得《香港民族論》似乎是港大學生憑空創作,乃是無所本的空論。然而,「香港民族」的建構正是梁特首所逼迫出來,漠視香港人民主、自由訴求所壓迫出來的。

若談論中國和香港的分別,便應該套用文化差異和文明差距兩個概念。文化差異指的是兩種文化的背景不同,而產生出看待事物的方法全然不同,而且無關於現代與否,而難以調和,強行調和則頭破血流,例如基督文化和伊斯蘭文化則是一例,兩者對同一事理(聖經、神學觀點)的討論基於文化的差異性,根本無法調和,而且對世俗沒有先進、落後之分,只可以互相尊重而已,而必須作一定的互相隔離,以免二者大打出手。

而文明差距則可以收窄,並且可以調和。文明差距所本的是文明與否,即有先進和落後之分。而文明與否即建基於文化本身是否和現代文明相合,本身的文明能否與現代文明接軌,即「現代化」的過程,而現代文明所本我固然是一個工業生產的模式,而工業化作為基石,而隨著工業化而來的價值,對生活在現代之中的規範和倫理則是所謂的普世價值。

一個國家要在現代,即當下中生存,必須對其生產模式改變而帶來的普世價值加而接受,而不失本身的文化特性。否則,就是,國家現代化了但失去了本身的特點,或是保留了自己特色,卻如同印第安人一樣,不能參與於現代文明之中。

將此放入中國之中,則是錢穆等新亞先賢高舉的「結合傳統與現代,融會中國與西方」,而對於中國而言,亦是無可避免,必須要走的路。

我認為香港和中國的分別也只不過是文明差距,是在現代化的過程中走得較快和較慢的分別,香港可以把普世價值和本身的文化特性並行不悖,中國則不能而已。

而我們必須問的是:「光是文明差距,是不是足以構成一個新的民族,是否一個「香港民族」必須出現的充分條件?」

顯然而見,建構「香港民族」的目的無非也旨在使香港可以現代化,不會倒退,直接而言,就是排除中共因素,不會阻撓香港人捍衛固有價值,並繼續現代化。

而香港為何作如此的想法?簡單來說,作為政府或中央,就是壓迫出「香港民族」的原兇,使香港人看不到有可能捍衛固有的現代的價值,並繼續現代化。
 
只要中共讓香港人可以保有自由、法治之外,可以民主化,中央的擔憂:「擔心香港人選出反中央的特首」顯然是不成立的,那麼香港人的所需得到解決,那麼有何反中央何言?

可惜的是,中共理解普世價值和世界的理解不同,也不認為民主化應該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出現,那麼文明差距便會因時間深化成文化差異,建構「香港民族」就會成為一種必要的嘗試,儘管悲壯,卻是必須的嘗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