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rzysztof

期望雨傘運動精神延續長存 , 前東歐鐵幕國家以至台灣的民主化歷程均以數十年計 , 香港也算是剛起步的了 網誌

政經

區議會究竟是一個議會(Council)?抑或只是一個會(Organisation)?

區議會究竟是一個議會(Council)?抑或只是一個會(Organisation)?
廣告

廣告

恕我可能未夠緊貼社區資訊,直至上星期五,我才從報紙(及之後的獨立媒體報道)中知道沙田區議會大會已在上星期四下午兩時半舉行,而議程第一項就是「行政長官普選辦法諮詢文件」,律政司司長還親身出席會議「解說」。會議最後以32比5「大比數通過」支持二零一七年一人一票選特首的臨時動議。

雖然知道一切都是一場戲,雖然知道不可以太認真,但是否就應該輕輕放過這則相關於一個區「議會」的新聞,加上現時不少雨傘青年人正打算參選年底的區議會「以發揮影響力」,我們就不得不細問一些問題。

問一:沙田區議會究竟是(a)沙田區的議會;(b)沙田區居民的議會;(c)沙田區區議員的會?

答一:首先,肯定不是(b)。身為一位居於沙田逾三十年的居民,除了在選舉前收到各候選人的拉票資訊,在街見到當選了的議員掛上的橫額,及偶爾碰上區議員親身在街道出現遞上單張外,我從來未聽到區議員向居民解說區議會會議何時會舉行,會討論什麼,居民對議題有什麼看法?對不起,幾年來真的從未聽說過。

(a)和(c)其實沒有分別,在政府眼中,區議會事務就只有與區議員之間的周旋,更具體一點講,最緊要係「馬住」區議會主席及各工作小組主席,使政府不會在會議上遇到太大阻力。在區議員眼中就更簡單,區議會會議就是區議員要出席的一次會議,留心的是及時準備文件,又或者在會議室外組織居民拉banner示威,在記者面前影張相。

問二:在討論「行政長官普選辦法諮詢文件」這議程時,區議員是代表自己還是選民在表態?在舉手投票?

答二:答案似乎只能有一個,他們只是代表他們自己,自說自話。這屆區議員在競選時,根本未有「一國兩制白皮書」,也未有「人大8.31落閘」,更未爆發雨傘運動,所以不要跟我說,你投票給我就要贊同我的政綱,我就可以跟隨政綱去投票。又一次sorry,你的競選政綱未有就「人大落閘表態」。

在如此重要的議題面前,你們為什麼不召開選區內的居民大會,闡述自己的立場,聆聽居民的意見?區議員在區議會上的發言和表態,不應該是僅僅代表自己吧?

問三:區議員經常舉辦居民活動,或者跟進投訴個案,似乎都是為著居民謀福祉,但請問你們有否為促進居民的政治權利謀福祉?講到底,區議會是不是一個地區層面的政治組織?如果是,為什麼我只是見到區議員的參與,卻看不到居民對地區事務的公共參與?

答三:答案再清楚不過。區議會秘書處是否重視和積極向當區居民發放信息?除了一個區議會網頁、一些告示板和所謂的會見市民計劃(其實很類似讀大學時professor每星期兩小時的office hour),區議會做過些什麼去engage民眾?

剩下的就只有個別區議員的努力,較年青的有個人facebook專頁,放一些照片,多一些溝通,但民眾要求的難道不是多一些的public engagement嗎?

類似的問題可以有很多很多,講到底是我們要問:區議會究竟是一個議會(Council)?抑或只是一個會(Organisation)?它是社區居民的議會?還是當選議員工作的會議?

其實我不是在抹殺很多勤奮的區議員所付出的努力,亦不是否認個別的具體困難,要問這些問題,只求質疑我們自己對這個「政治」組織習以為常的想像。

雨傘運動之後,香港從此不一樣

經常有人說:「雨傘運動之後,香港從此不一樣」。我同意這句說話,但更準確一點說:「雨傘運動之後,希望香港人從此不再跟以往一樣犬儒、苟且,大家都多一分期望,多一分付出」。

看到在社區層面,不少有心人在出力,「美孚家.政」上星期六在區內搞環保活動,「橕傘落區運動」搞社區傾計日,無數的facebook專頁(如「傘落沙田」等等),及其他數之不盡的嘗試。種種努力都是希望雨傘精神能在社區延續,增加公民在各層面的公共和政治參與。

讓我們自發地在社區內高呼:「689下台,我要真普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