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鐵志

台灣評論家、前《號外》雜誌總編輯 網誌

政經

香港民族論

香港民族論
廣告

廣告

在2014年,香港的命運進入重大的轉折點。對於香港與中國關係,對於香港本土意識的未來,也出現許多新的論述與思考。

年初,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刊出封面故事:「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高舉「香港民族」這個旗幟,引起一陣小騷動。暑假他們在原來文章基礎上,邀請港台學者與評論人撰文,出版新書《香港民族論》,不論在小獨立書店或大書店都有不錯的銷售成績。

但上一周,這本學生自己出版的小書洛陽紙貴了,因為特首梁振英在2015施政報告中,公開批評《學苑》的專題和這本《香港民族論》是錯誤的主張。

他們如何定義香港民族?他們在序言說:「新一代認同自己純粹為香港人的比率反覆上升,足證香港民族的想像已悄悄萌芽。香港具有統一的語言、有清楚定義的地理範圍、有共同的經濟生活,加上由拒共思潮衍生之共同心理特徵,客觀條件與主觀想像結合,已足以構成香港民族。」

「香港民族並非以血緣為紐帶,而是以邊界、歷史、文化加上『逃離集權、追求自由』的共同心理界定」。在他們的論述中,他們極力推崇的是「公民民族主義」,而不是「族群民族主義」。他們也說未必要主張港獨,而是認為各種本土立場在中央看來都被說成「港獨」:

本土遭扭曲為港獨

「須知『本土派』,不論是城邦派、自治派、歸英派、港獨派,左翼解殖,各有各爭取民主之手法、希望得出的結果各異,並非每派都主張香港獨立,脫離中國。然而,《文匯》、《大公》等中共喉舌已經迫不及待地斥責所有本土運動皆為『港獨運動』,所有本土意識皆為『分離意識』,所有本土派皆為『港獨份子』,於是守護家園、希望擁有無篩選的真普選遭扭曲為『港獨』。」

另一方面,他們也視「港獨」為一國兩制下真普選運動失敗的另一條出路:「我們這一代人除非放棄香港民主夙願,否則,此時此刻,必須突破港獨禁區,一併主張民主與獨立,吶喊:『香港民主獨立』;這港獨立場已無關民族自決,而是香港民主唯一能殺出的血路。」

這群青年當然不是最早提出港獨主張的人,六十年代先施百貨少東馬文輝建黨爭取獨立,常被視為是港獨之父,七十年代的左翼知識圈也有一些關於香港前途的討論。但不論是從中央談判到回歸前,或是過去幾年的本土意識高漲,港獨或者自決成為一個重要的政治論述,甚至可以說有某程度的禁忌色彩。民主派的主流論述就是爭取一國兩制下的「港人自治、高度自治」,以及真普選。

對梁振英的批評,很多人認為這是反效果,讓《香港民族論》這本小書更紅,但事實上,這是中共一貫策略:消滅於萌芽狀態。更有不少人認為梁振英是要刻意強調本土派與港獨的聯繫,藉此打擊泛民。著名評論人區家麟說,「港獨故事,是說給北京聽的,給13億人民聽的。這是梁振英自救,也是配合內地官媒以國家機器全力「污名化」香港的重要一步。」

香港的青年世代似正在摸索「後民主回歸」時期的新論述,此前學聯曾提自決與自主的主張。因此無論北京與香港的算盤是什麼,越是打壓,只可能帶來激進聲音的更大回音。

原文刊在台灣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