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主黨中委劈砲 炮打司令部

民主黨中委劈砲 炮打司令部
廣告

廣告

民主黨張賢登和徒弟鄺俊宇辭去中委,《經濟日報》報導,張賢登親口向該報證實,二人辭職是不滿主流派把持中委、元老垂簾聽政。評論團認為,民主黨今明兩年選情本巳悲觀,發生此事,有可能發生「崩盤」。

張、鄺劈砲唔撈,其實黨內上周五經巳公布,引起嘩然。惟兩位當事人一直沒親口交代及解釋,報導亦只引述「消息」猜測原因,故此筆者也不便評論。現在兩位當事人終於公開證實不滿元老而辭職,再無懸念了。

《經濟日報》報導,張賢登指出,中委連正、副主席只有30人(主席1人、副主席2人、中委27人),但元老竟派出22人團隊出選,此局面有操縱性,並不健康,因此寧可退選中委,惜黨並無退選機制,結果真的當選,所以只能選後辭職。另一辭職的鄺俊宇表示,當初是「師傅」張賢登帶他進入中委會,因此決定與張共同進退。

首先要為張賢登澄清一點:他並非故意當選後極速辭職「玩嘢」,而是的確想退選。上月曾出席選舉的黨員均知道,在中委答問環節時,張賢登在向其參選團隊成員發問時,便巳經明確道出上述不滿,一方面呼籲黨員不要投票給他,另一方面又呼籲其團隊成員不如退選吧。記憶所及,其團隊成員回答是「他不能這樣做,因為這樣做等於公開黨內分裂。」

作為創黨成員之一,從政近四分一世紀,張賢登當然明白,如此高調辭職及「炮打司今部」是什麼意義,及會對千瘡百孔的民主黨造成什麼影響。張鄺坦言是不滿元老操控領導層而辭職,有幾個層面意思。一、對個人政途而言,堪稱「政治自殺」,尤其是後者。兩人本可選擇低調處理辭職,最後仍然把不滿原因公開,更把炮口直指元老,見報後更是覆水難收。可想而知,現在由元老操控的黨選舉機器,又豈會全力支持他們,代表黨參選區議會、立法會呢?尤其是後者,在明年立會選舉前的關鍵新老交替時期,這政治決定等同提早宣佈棄選,恐怕鄺政途無法再上一層樓。

二、對民主黨內部而言,這衝擊不下於昔日范國威率領少壯派出走。張一直是黨秘書長、「最強支部」新西要員,昔日在多番政治爭議中,也一直為主流派護航發言;鄺也是黨一直培訓的明日之星——最年輕的中委、年僅24歲成為區議員、何俊仁也把他加入上屆立會超區選舉名單內、也列入被視為黨內接班人的「政治領袖」名單。若果張、鄺不是主流派,或是改革派,向元老開炮,基層黨員還可以理解,未至於出現如此大衝擊。但兩人一直是黨的中流抵柱、護航的忠實份子,忽然高調「大義滅親」,結果全黨嘩然。

三、政治公關上,民主黨元老不能否認垂簾聽政了。上月改選後,輿論及網民一致抨擊領導層不肯交棒:主席續由劉慧卿連任、元老所組織的22人名單,有21人當選中委,評論團也多次撰文責難。儘管垂簾聽政事實如此明顯,領導層只要死口不認,還是可以硬著頭皮不面對的。但身為局內人的張、鄺,現在承認垂簾聽政的確存在,更不惜辭職及「政治自殺」來明志,巳經直接駁斥元老「不會競逐中常委,以交棒新生代」的聲明了。

被張、鄺、黨內黨外直指「垂簾聽政」的民主黨元老,該怎樣平息危機?筆者善意地建議,根據黨章,短期內也要召開黨大會補選,不如元老一起辭職,並由經巳表明會辭去立法會議員的何俊仁,帶頭一併辭中委,以示「裸退」,一則可保體面,二則最有效解除問題。

自上月民主黨改選後,評論團一直撰文反覆指出,是次改選錯過扭轉敗局的最後時刻,先是個別黨員退黨、後有中委辭職,基層固然出現前所未有的悲觀情緒,領導層也藥石亂投,急就章宣佈何俊仁辭職補選的飲鴆止渴招數。事情至此,筆者忽然覺得,再分析事件會怎樣打擊勢危的議會選情,都沒意義了。民主黨輸幾成定局,輸得少是輸、輸得多也是輸,實在沒必要窮心思分析輸少輸多。

既然如此,倒不如看遠一點,評論民主黨明年慘敗後該如何重新起步。評論團向新生代呼籲,明年慘敗後,必須擺脫舊思維的枷鎖,勇敢踏出新路向,讓鳳凰可以浴火重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