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假如我老婆反疫苗

假如我老婆反疫苗
廣告

廣告

讀了湯禎兆在《文匯報》的專欄文章〈醫學上的夫妻不和?〉,我禁不住想像,假如當年阿樂出世後,老婆反對給他注射任何疫苗,我會怎麼辦?

事實上,這相當難想像,因為當年還未有反疫苗運動,而且互聯網只是剛開始流行,網上的資料和訊息遠不及現在的多,很難找到「證據」支持「疫苗有害無益」之說,也不會那麼容易聚合其他反疫苗人士以形成氣候。因此,我倒不如想像孩子現在出世,老婆成為反疫苗的中堅分子,那我該怎麼辦?

我會這樣想:老婆分明也是知識分子,卻「反疫苗」上腦,肯定是因為把太多歪理都塞進腦去,而以為自己才是「理性冷靜」的「智者」。其實,就算她不接受的是演化論或全球氣候暖化之說,甚至是不接受人類登陸月球這一事實,她都可以在網上找到無數的「證據」支持她的看法。看來,向她提供正確的資訊,以證明疫苗有效而不是「毒針」,大概不會改變到她的看法,最多只會令她相信雙方都可以找到如山高的資料來辯駁。(假如提供正確的資訊便足以改變歪理入腦之人的看法,便不會有那麼多人反對演化論和全球氣候暖化之說了!)

還有,她肯定聽過不少疫苗後遺症故事,而故事最能打動人心,留下深刻印象,影響判斷;相較之下,注射了疫苗而甚麼事也沒發生的,卻不成其為故事。因此,用故事來抵消故事的影響,是行不通的辦法。

幸而反疫苗人士的出發點是關心自己的孩子,著眼的是風險,那我就用比較風險這個方法吧!就算 MMR 疫苗有可能引致自閉症,那風險是非常低的,而即使疫苗防禦相應疾病的效用不很高,也不是全無效用;然而,有些疫苗能防禦的疾病是十分危險的,隨時會致命。因此,我會說服老婆,兩相權衡,還是注射疫苗划算些。

她可能會認為孩子感染那些疾病的機會很低,但誰知道呢,還是以防萬一的好。尤其是我們愛到處旅行的,就更加要防範了;美國最近發生的麻疹爆發事件,就是由迪士尼樂園開始的,已有八十多人感染了,不要說不可怕啊!

老婆也許仍然會擔心疫苗「太毒」,對孩子身體始終有害。那麼,我會提出以下建議:讓孩子接受疫苗注射,但每一針打畢,便立刻去看中醫替他「解毒」。如此這般,假如我老婆反疫苗,我也可以在知情及多方面對照的不同角度下達成兩人彼此的共識;孩子固然要多受些苦,但這總算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當然,我會叮囑老婆也將這個辦法傳揚開去,她的反疫苗同志是否採用,是他們自己的決定,但我們至少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注射了疫苗,卻叫其他人不要讓孩子注射;否則,如果那些孩子因為沒有注射疫苗而染病甚至死亡,豈不是我們害的?於心何忍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