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游麗絲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 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 為人八卦,也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網誌

教育

老師這工作(二)我的驕傲

老師這工作(二)我的驕傲
廣告

廣告

近日公司出了科組招聘廣告,於是各同事猜測到底是增加人手,還是有同事會另謀高就。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知道真相⋯⋯

不知道為什麼就聯起很久以前的一件往事。

出道開始,每年都是合約制的續聘,最長只簽過兩年。當時誤打誤撞去了一間傳統名校工作,第一次當中四的班主任。除了是班主任,同時任教他們的中文科。班上有三十九位同學,排名是三班理科班之中最低的一班。

學期開始的時候,有點不習慣,由男女校轉了去男校,面對男同學的豪邁性格、口不擇言,總會容易影響自己情緒。在我還未知道要怎去做會考班班主任的時候,就傳來班上一位同學W的best friend自殺身亡的消息。當時,我連他們三十九人還分不清的情況下,被通知要多留意某幾位同學。

日子一日一日的過去,和同學間竟然不自覺建立了感情。或者正如他們所言,我的性格太「媽媽」吧,但有時又介乎姐姐與媽媽之間,比較好說話,也明白他們的想法。有時我想,又或者,我在學業上和他們有近似的經歷,就是學業成績不夠理想,所以才特別容易明白他們的感受。

名校生有名校生的壓力和包袱,整個制度根本是以分論人。雖然學校有其他機會如音樂、體育等等讓他們各展所長,但這個世界總是有些人,難以在當中找一個位置。W也許是這群人當中其中一個。

當這一學年快完結的時候,小妹又要擔心「續約?不續約?」的問題,每年一次。也就開始試試寄信到其他學校,之後去了一所女校面試,機會還蠻大的說。後來,收到校長通知可以續約,但又收到女校的電話說想跟我簽約,突然間站在十字路口,向左走?向右走?對選擇困難症的我,一點也不容易。

最後,我用感性做了一個決定,留在原來的學校,陪著他們升中五。我沒有和許多人談過這個決定,反正就決定了,知道的朋友都說我儍,應該為自己前途著想。「感性不能當飯吃」!其實我也知道,即使我留在那所學校一輩子,學生終究還是要畢業的,但那一刻,也許是一份責任,也許就只是一時衝動。我回絕了女校的邀請,改介紹了朋友的朋友去面試。

後來,朋友聽這位朋友說,工作環境不錯,學生也乖,同事好合作云云。朋友總是跟我說:「那時候,你就該自己去。」我卻沒有太大的感覺。

我的中四班升上了中五,我又多接了一班可愛的中四班,兩班小朋友給了我許多美好的回憶。同事說,我那一班,特別sweet,最經典可能是情人節當日,午膳後他們自發買了玫瑰花給任教他們班的女老師,至於為什麼我那支是深紅色而不是粉紅色,卻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學校附近有7-11, 小朋友吃過飯總喜歡去哪裡流連,或是買些飲品。於是乎,那陣子,我的7-11印花換的禮物特多,其中一串成「Alice @ 4c.com」的掛飾,無論我轉去了哪一間學校,這串掛飾總會在我的工作枱上。

但是,人情始終敵不過「人走茶涼」的定律。無論那時候和他們感情多好,年月過去,聯絡漸少,偶然在街上遇見,還會過來叫聲「Miss」和閒聊幾句,已經算不錯。(幸好我們沒有關節痛~)

寫到這裡,似乎還沒有值得「驕傲」的事。

上文提到的W,我第一次跟他正面談朋友自殺的事,已經是許多個月之後了。他也覺得突然,還說:「都隔左好耐啦喎。」其實,並不是我不想談,應該是我不懂該怎麼做吧!(這也可能其中一個後來碩士選讀輔導的原因)

中五畢業之後,W去了其他學校升中六;再一年後,我也因為「沒有funding」而無法續約,我們相繼離開了那間學校,也不是常聯絡。但大時大節,W總會記得Whatsapp我,還是1月1日凌晨12點那種。每一次收到W的訊息,我都很感動,至少,在大時大節,還有人記得我這個獨居長者。928那一夜,他回家途中whatsapp跟我說已經離開金鐘,人安全,叫我不用擔心;一看,眼淚就流下來。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只會向重要的人報平安,而W竟然想到要跟我報平安!

W的大學畢業典禮,特地邀請我出席,但我去到只來得及拍幾張照片。W告訴我,他感謝我當年陪過他去找中六,他說如果不是我不放棄,還身體力行陪他去,或許他就無法堅持下去,更不用說大學畢業了~聽到這句,心裡非常感動,原來我做過那麼一點點小事,卻成了W人生中的一個轉捩點!

W現在正在修讀護理碩士,當護士是他的志願,縱使路是曲折,他仍然辦到了!最近,有報紙報導他們的學系,他把報導whatsapp給我看,我又很感動了!似乎,人生許多重要的時刻,他都會想跟我分享,除了感動,我想不出另一個詞匯。

有些人總認為,老師和學生關係好,是希望學生喜歡自己。但我覺得和學生打好關係,只是單純希望可以陪他們走那相遇的短短一程,或者一年,或者兩年,在這一段路程中,除卻教學科知識,我覺得教「做人」更重要;我總強調「我寧願你有品,緊要過你高分」;他們跌倒時可以扶他一把,或者在旁邊吶喊打氣⋯⋯就是這麼簡單。

出道以來,接觸過的學生多到連自己也數不清。在眾多的學生裡,才只有一個會在1月1日12:00am 傳來新年快樂。人情,是敵不過「人走茶涼」的道理的!

我好多學生都很有成就,但W是我最驕傲的。並非驕傲於他還記得我,我最感驕傲的,是他能在挫折中堅持自己的路向,畢業後,他就會成為他志願中的護士。而我想他目前短短人生中所經歷過的挫敗和克服困難的勇氣,或許比某些成年還要多!而這些經歷,又會轉化為他教導下一輩(W是童軍導師)的重要資産。

疲累的晚上,卻突然心血來潮,很想寫出這一段,也特別思念這個人!想當然我是邊寫邊落淚的,但那是歡欣的眼淚!

I am proud of you, son!

後記之開心share:

昨夜(1月29日凌晨1:00)上載這篇文章,也在網上和W聊了幾句~
今天早上9:00左右,竟然發現這篇文有14個Like,相信是W開心share的結果⋯⋯

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這次希望把開心 share(捐款)給「女工會」:

關於女工會:
女工會財困

中大同學請參考:(小妹中大教育文憑畢業,都算中大畢業生架!)
助女工姐姐渡過難關》岑敖暉

至於何解「慶祝」又關捐款事?請看:
鮮花VS捐款收據

圖片來源:互聯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