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公民黨余德寶:對抗蛇齋餅糭外,還有法團......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公民黨余德寶:對抗蛇齋餅糭外,還有法團......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區議會選舉在今年年底舉行,各政黨均已蠢蠢欲動,為選舉舖路。其中對泛民及有志從事地區工作的人工來說,如何對抗蛇齋餅糭成為了一個重要課題。然而在對抗蛇齋餅糭之外,還要面對法團的問題;富柏區便是典型的例子。

余德寶現時是公民黨的地區發展主任,他表示之所以參與地區工作是因為社會形勢近年變得太快:「一來現任成日失蹤啦,二來是眼見建制派得勢和獨大,騎劫了議會,所以希望做番啲野。」余德寶住在海富苑,正考慮參選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他「感到」現時該區區議員很懶,街坊常常找不到他。

batch_IMG_0402
圖:報稱獨立的陳偉強獲海富苑法團「優待」,開設辦事處

富柏現任區議員為陳偉強,為香港專上學院講師。去屆在沒有其他參選人的情況下自動當選。而明報早前曾報導,經民聯多名區議員均沒有申報為該黨黨員,陳偉強在區議會網站中填寫的政治聯繫為獨立,但有街坊發現他派發的年曆上印有西九新動力的「牌頭」。

地區工作有大量民生問題需要處理,而且形形色色,余笑言居民連申請特區護照也找他。不過,地區工作同樣非常現實,有著數便是娘。如何對抗蛇齋餅糭?余德寶認為,勤力落區非常重要:「而且要有恆心,我自己一週四日,日日落街就一定有人識!」當蛇齋餅糭是常識吧的同時,余指陳偉強更曾經派電器予居民,如電飯煲等,更會送上門。而他只能派單張,將工作報告及地區資訊予街坊知道。「都無辦法咖,唯有勤力啲見多啲街坊啦。」余德寶笑言,密密落區令隸屬富榮選區的民建聯區議員鍾港武也隨之勤力起來,每當余擺街站時,這位油尖旺區議會主席也至少「插支旗」在只是一街之隔的富榮花園。

111

在野始終是在野,當中要面對的難題可說是「一籮籮」,最簡單的莫過於接收資訊的問題。余德寶認為,區議員接受到的資訊一般比地區發展主任多,有關當局在諮詢時亦會先諮詢對方。「在野」的地區工作者只能從區議會網站接收資訊:「如巴士路線重組等,明明是自己先提出,但就俾對方搶閘,我就成了執二攤,變了共同成功爭取。」

現時富柏區的劃界中有海富苑及柏景灣,海富苑更是整個油尖旺區中唯一個公屋屋苑。余坦言私人物業的住較冷淡,公屋住戶相對較熱情。而去年在屋苑最為爭議的就是領匯強行收回海富街市一事,余德寶認為陳偉強在海富街市事件中有出賣居民之嫌。海富街市在最後被領匯收回,當時有商戶曾花錢裝修,但卻在發出收回通告後才獲悉。陳偉強當時更曾表示:「唔俾係領匯屈我咖?!」

batch_IMG_0416

海富苑的一國兩制

地區工作之難難於上青天,最簡單的如租用辦事處。「對方資源豐厚,最簡單就是對方有辦事處。」泛民不論在動員及資源上都有所不及,即使是現任區議員也要和其他黨內人士共用辦事處。辦事處可以和街坊作直接溝通和跟進個案,是處理地區工作的重要的一環。余德寶表示,曾考慮租用富榮花園的店舖作辦事處,但租金高達四萬元。「前海富街市用戶都想租番嚟開檔,要賣幾多斤菜才賺到四萬蚊?」

那為何捨近取遠?何不在海富苑開設辦事處?原來是受到法團的限制,海富苑的法團規定,區議員必須是獨立名義才可租用辦事處。有政黨背景的人士一概連橫額也不可以掛,民主黨的黎自立在2004-2007年為富栢區議員,他同樣未能租用屋苑的議員辦事處,當時只和涂謹申在富榮租用辦事處。

法團獨大和海富苑的背景有點特殊有很大關係,海富苑目前有六棟樓宇,當中的海寧閣為居屋,其他為則公屋。法團負責管理六棟中樓宇中的四棟,只有海欣閣及海泰閣由房署管理,遂形成了海富苑內獨特的一國兩制。

海富苑最初計劃規劃為居屋,但因為當時公屋供應不足,做就了海富苑現時特有的「混合房屋」。其中在2005年時,海富苑的業主立法團便曾多次拒絕承建商進入屋苑進行維修工程,房署當時更要入稟高院,高院更發出禁制令才能平息風波。目前只有海寧閣的居民才可參選法團,其他居民則只可以參加租客協會。余德寶認為,法團權力過大衍生不少問題:「房署會淆法團底,形成了少數人代表了多數人。」

batch_IMG_0400
圖:海富民主牆

不過更光怪陸離的事情是「海富民主牆」,號稱獨立的陳偉強得到海富苑法團的「允許」,在海富苑近帝峰皇殿的方向掛滿橫額。而自從余德寶在區內擺街站及掛橫額後,陳偉強的回應是掛出多達五幅橫額作宣傳。這幅海富民主牆掛出的橫額中的資訊大都是陳個人「成功爭取」的報告。余德寶表示非常無奈及費解,因為他曾用其他組織的名義在屋苑內擺街站和派傳單都被保安趕走。「我個啲街站真係街站嚟,因為真係只可以係街(公眾地方)度擺。」

公民黨在過去一年每三個月便有一次黨內審查,地區發展主任需要達到一定目標才可以考慮參選。目前油尖旺區議會是建制派天下,泛民僅得奧運的民主黨涂謹申及京士柏的民協林健文,連最低否權都沒有。但余德寶已表明,進入議會是要令居民不再被代表,而一旦今次落敗,下一屆也會再度考慮參選:「其實區區都難打,但我住呢一區就更加要為呢個區做番啲事。」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另看:
【地區政治的困難01】邊個想一世做社區主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