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回到人性的起點 : 信任

廣告
回到人性的起點 : 信任

廣告

圖:攝於九月的珠峰大本營,西藏。藏孩和背後的地球最高點,代表了最自然和簡單的一切。

一路上,我是經常亂去陌生人的家作客寄宿,經常亂上陌生人的順風車到處跑的旅人。典型香港人一定會庸人自擾地把「陌生人」三個字放大,然後還要不識趣地加一句 : 「一個女仔,很危險啊!」

長時間在大城市生活的人,爾虞我詐,互相計算,早已忘記了甚麼是信任。真正的信任,是很單純的,那就是 : 我從來沒有懷疑你。

旅途上,我接觸的每位「陌生人」都不是你們口中的「陌生人」,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那種好,超乎你們的想像,所有關係都是建基於最基本的人性,這是香港早已失去的純真。

關於煩惱,男人不時也會提到金錢和女人。那麼,關於信任,我就說金錢和男人吧。

先說金錢

滿街的店舖,開着大門,卻經常沒有店主招呼你,即使你已選購好貨品要付錢,還是沒有人,直至你跑出店外大叫一次又一次 : 「老闆你在哪?」,似乎店主們都沒有盜竊的概念,因為信任。

有一次,我揹着差不多15kg給藏孩的衣物趕西藏的火車,跌跌撞撞跑了接近半小時,跑到火車站前二百米已經完全沒有氣力,跌跪在地上,當時距離取票登車,衝上遙遠車廂的時間只剩下三分鐘,而且換票處排了最少十五人,心裏已完全絕望。

就在那時,一位在火車站內站崗的士兵哥哥看到我,跑來問我是否趕火車,要趕哪班火車,便二話不說揹起我的背包,拿着我手上放了所有證件的銀包,和放有電子車票的手機,秒速跑去換票處替我換火車票,邊跑邊叫我趕緊到車廂等他。

當我回氣後跑到車廂時,原來他替我截停了火車,放好了行李,然後把銀包,回鄉證,手機和火車票放到我手上。我們都分別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我還未趕得及道謝,他已立即離開車廂,在窗外跟我揮手道別。至今已經三個月,我仍清楚記得那十五分鐘的一切。那種最真最善的感覺,我忘不了。

當我把半年以來所有身家財產都交給士兵哥哥,然後目送他秒速跑走的一刻,問心,我完全沒有懷疑他,可能在這半年內,旅行教曉我信任。也許,換作是長期在城市生活的你,是否很擔心秒速跑走的士兵哥哥,是否你同時也會秒速胡思亂想?

再說男人

這半年以來,可能是一個女生,揹着大背包,走在茫茫公路上的畫面有點奇異,不時有人主動邀請我坐順風車,開車的人都肯定是男司機,很多時候,尤其是西藏,四至六個男人開車同行入藏,當中只有我一個是女生,但我未曾擔心。後來,這半年,我任何順風車都坐過,包括很多香港無法看到的交通工具,包括你想像不到會給我停下來的車。

可能你會說 : 「主動邀請,還要走長途,這樣你也上車?」,但結果因為順風車半年的經歷,我認識一個國家更深入,從社會最上層到最下層的故事都在我生命中。一路上,他們都待我如親妹,甚至女兒。當然,可能是我幸運,但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何以一定要往壞方向思考,難道不可以放下心理包袱嗎?

可能是個性和路線的影響,路上確是男生朋友比女生朋友多,很多時候,尤其是在雲南西藏尼泊爾的小鎮,沒有床位青旅,我和結伴的朋友便會住在旅館的雙人房,節省旅費,這對我而言已不只是一兩次。難道你這麼富貴,一個人住一個房間嗎?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肯定又會胡思亂想,的確,即使路上,也有人以怪異目光審視我們,但我可以告訴你,從我親眼目睹,路上這種情況多的是,無論發生在我身上或其他人身上。事實上,我們這種女生,長期自己去旅行,確實訓練有素,很懂得看人,好人壞人,聊五分鐘,相處一會,已知人品。

路上其中一位男生曾經打趣地問我 : 「你不怕我晚上爬去你身上嗎?」我答 : 「你會的話,已不會問我這個問題吧?」這是一種信任,這句答案的背後,其實是 :「我相信你。」

況且,能夠這樣結伴走一段路,都是能夠成為好朋友的人吧。

看到這裏,你可能心裏正在想 :「你,會不會太天真簡單?」我只能答你一句 :「你,浪費了數分鐘看這一千字,因為你完全看不懂。」

城市人,你早已忘記人性的起點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