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里玉

如果我是何里玉:http://holiyuk.mysinablog.com/ 網誌

生活

《Boyhood》──時間才是主角

《Boyhood》──時間才是主角
廣告

廣告

經常聽人說要活在當下,但電影結束時男主角Mason的大學女同學提出了到底是seize the moment還是the moment seizes us的問題,這部電影中,時間才是真正的主角。

電影歷時12年,卻濃縮在接近3小時的片長裡,不論小孩還是成人,我們都在他們的臉上看到時光的流逝,一個髮型的改變、一個修長的骨架、一條皺紋,甚至一聲唏噓,都是比文字更有力的證據,去說明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電影沒有所謂的高潮,正如你我的人生一樣,未必有所謂的高潮,但細味了當中的甜酸苦辣,還是撼動人心。

導演Richard Linklater安排兩個小孩在一個單親家庭中成長,弟弟Mason小時內斂,長大卻是一個知性感性的攝影高手;姐姐Samantha小時候是個淘氣鬼,長大卻更少與父母交流;最感概可算是Mason長大後,與父親在live house提到他失戀時,父親安慰他,不了解自己的人,就不用留戀她,失戀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前面有什麼等著你,正如當日Mason的母親,一直希望他能修心養性,成為一個負責任的父親,他辦不到,遊手好閒了大半生,最後在中年時,還是遇上現在年輕的妻子定下來,結婚生子,會把錢包交由妻子保管,會穿著整齊,會花時間在家人身上,最後竟活得像Mason母親當日要求那樣的悶蛋男人,這是足足12年的「時差」。Right time到底是騙人的,結婚也不是愛情的終站,只是對二人一個大磨練,只有遇上right man,互相為對方犧牲,你為我跑快一點,我願意慢下來等你成長,才可修成正果,因為到最後,不論男女,不管身邊有沒有伴,經過大半生的歷練後,都會走到「定下來」這一個心態,沒有多少個,能「年輕」到最後。

而Mason的母親,在經歷三次婚姻失敗後,雖然自強不息,獨力撫養兩名孩子並完成碩士學位,最後更當上受學生歡迎的大學心理學教授,子女亦成材,絕對是現代女性的典範,但這樣的人生,有苦自己知。當Mason收拾一切,準備離家搬到大學宿舍時,母親突然哭起來,說自己窮盡一生作安排,由畢業結婚生子,到工作,又離婚讀書,結婚再離婚,背上一身房債,背上三段失敗婚姻,然後子女都長大,逐一離她而去,她還有什麼好安排?就只剩下自己的葬禮了。歲月就是這樣不饒人,面對逆境,我們只能堅強走下去,盼望明天會更好,但即使沒有更好,回過頭來,滿身傷痕的我們還是熬下來了。很喜歡導演安排Mason的興趣是攝影,因為攝影是凝住時間的一種方式,而電影又把12年的光陰重現我們眼前,兩者均是對抗時間流走的方式,導演真的很硬頸呢!

除了時間之談,片中大量的集體回憶都令人會心微笑,由碌架床、Gameboy、反布殊、Harry Potter、facebook、Lady Gaga等,雖然不是美國小孩,但我們都找到自己的影子。

電影另一令人深刻的部份,是Mason與姐姐、爸爸的父子/女情,在別人眼中,Mason爸爸是個「大細路」,難以負起做爸爸的責任,但他極珍惜每次與子女見面的時間,除了在物質上盡量滿足他們外,他更著緊與子女的溝通,如果媽媽是照顧他們的起居飲食和學業,他就是照顧子女的心靈成長。對於子女最近的興趣,他從不脫節,總是「搭到嗲」,對子女的尖銳問題(「你最近有女朋友嗎」)也不迴避,以最舒服的語氣跟子女做朋友,自然令他們放下戒心打開心窗。最難忘一幕是當爸爸發現Samantha已經交了男友並且要去camping,他毫不忌諱勸女兒不要太早有性行為,甚至在公眾場合理直氣壯地教她避孕的知識,聽得女兒臉都紅起來,但他還是堅持要說,這種開明的態度,是香港父母需要學習的。身邊有著這樣的一個人,能夠陪著自己在最混沌的12年中成長,不論是朋友,是情人也好,都是極難得的事,更何況是自己的父親?電影中的Mason和Samantha,應該慶幸自己有著這樣特別的一個爸爸,一直在生命中扶持自己。

無論我們長大到甚麼年紀,對於時間,對於成長,永遠是一個beginner,就像Mason、Samantha,和他們的爸媽一樣,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我們抓不住時間,因為我們都是被時間選中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