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的所有普選都是假普選!

香港的所有普選都是假普選!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在出席經民聯座談會後,解釋,過半數提委會支持的「出閘」門檻是合理的。這是廢話,因為,它是8.31的人大決定,毋須香港的政務司司長認為是否合理。

譚志源認為,過半數的規定在將來也很難修改。這也是廢話,因為,希臘極左派可以上台;趙紫陽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他可以下台。沒有人能預知共產黨將來的事。
梁家傑認為政府的所有承諾都是「口講口賠」。可以說,這是永恆真理,因為共產黨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可以人間蒸發。

李卓人問,是否袋一世?可以這樣回答。在中國目前的格局下,在它的容許裡,香港的任何選舉模式,都是假普選。

共產黨看到香港的2003年7月1日50萬人上街後,對治港方針有重大的改動。它在2005年更換特首;在2007年加入五步曲和「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2007年的人大決定表明,它的極限是由它揀出2至3名候選人,再讓香港人從中選擇。這局面在今天已清楚不過,無論半數也好,四成也好,不會改變假普選的局面。所以,門檻之爭已沒有什麼意義。

現在的實質爭論是,泛民擔心,在3個揀1個之下,未來特首得到百萬港人的委任统治,立法會更加難予制衡。因此,一個合理的說法會認為,原地踏步所帶來的管治危機可以給反對派更大抗爭空間。但這考慮與“我要真普選”並無關係,因為,任何“我要”的必然邏輯是“如何達致”。“只要堅持,就能達致”只是一個必要條件,不是允份條件,好比 “我努力,必成功”。

中國的民主

中國的民主發展基本上有兩條主線,其一是政協,其二是村選舉。政協代表黨外力量,但這點沒有任何鬆動。在第二點上,中共從最低點─農村,作民主試點,注定失敗。因為,農村涉及各種利益,不是民主的專長。香港的各級選舉中,村代表選舉出的問題最多,這可以說明問題。共產黨發覺自己笨了,它在未來一段時間,不會在國內的選舉民主上作新的努力。

從希臘叫停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衝擊中國的資本輸出事件看來,中共的關注重點還是經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