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費高決戰白禮達!是選戰抑或是一場騷?

廣告
費高決戰白禮達!是選戰抑或是一場騷?

廣告

費高宣佈參選國際足協主席,跟白禮達鬥過。

國際足協主席的大選將會在今年5月29日舉行,各個主要候選人已經入閘,開展這一場為期4個月的選戰。不過,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因為勝負早已在選舉前決定,這只是一場騷。現任主席白禮達出爾反爾,收回不再尋求連任的承諾,宣佈參選。儘管白禮達的行徑令人不齒,但也不能否認,當白禮達宣佈參選的一刻,他已經當選了。

白禮達由1998年起擔任國際足協主席,至今17年,已經當了4屆主席。4年前,他向歐洲足協等反對派承諾,將於今年任期屆滿後退下來,以換取歐洲足協的支持,所以他上屆在沒有對手之下當選。一覺醒來,4年過去,歐洲足協卻發現受騙了。78歲的白禮達決定參選,尋求第5度成為國際足協主席。

歐洲足協主席柏天尼十分憤怒,批評白禮達出爾反爾,但令外界意外的是,柏天尼早早就決定不參加今屆的大選,因為他很清楚,他是必敗無疑,那又何必成為白禮達身旁的跳樑小丑。儘管國際足協受卡塔爾世界盃的賄選醜聞影響,但投票的不是普羅大眾,也不是球迷。國際足協有209個會員,每個會員都手握同等的一票,而歐洲就只有54票,單憑歐洲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白禮達。

在白禮達宣佈競逐連任後,他的第一位對手出現,那人不是歐洲人,而是來自亞洲,是約旦王子阿里。如果說白禮達暮氣沉沉,39歲的阿里就是朝氣勃勃,是一位改革派人物。他是約旦足總主席,並創立了西亞足協,自己擔任主席,同時他是代表亞洲的國際足協副主席,加上王族背景,牌面絕不弱於白禮達。他成功爭取,國際足協取消禁止女足球員戴頭巾的規例,讓更多伊斯蘭女性接觸足球;在卡塔爾世界盃賄選醜聞上,他力主徹查事件。

約旦王子阿里是今屆候選人之一。

阿里說:「我不斷聽到的意見是,國際足協是時候改革,讓大眾的焦點由行政上的醜聞轉回體育競技之上。世界級的比賽,要由世界級的機構去營運,國際足協要在道德、透明度及內部管治都是達世界級。」阿里的參選還得到柏天尼的撐腰,柏天尼表示:「我十分了解阿里,他可以勝任這個位置,我們現在就靜候他發展足球未來的計劃吧。」當阿里王子參選時,外界對扳倒白禮達的行動有一點信心,因為阿里的背景,他不但可以爭取到一班反白禮達的歐洲選委,還可以動搖白禮達在亞洲的票倉。

由於國際足協會員國有209個,所以要當選的話,至少要105張過半的選票。當白禮達表示參選時,手上就已經有七十多張鐵票,可說是真真正正的贏在起跑線。首先,加納足總主席、非洲足協執委尼恩德基表示,整個非洲都支持白禮達,「非洲全力支持白禮達,整個洲都團結一致,他在這裡非常受歡迎。白禮達是推行資助計劃的人,他大大促進了非洲足球發展。那些歐洲國家不明白這一點。」

白禮達深明獲得歐洲國家的鼎力支持難,但獲得第三世界國家的支持就易得多,只要給些甜頭,選票就手到拿來。在白禮達的經營之下,非洲已經成為他的票倉,基本上盡攬53票。得非洲,已得一半的天下。大洋洲的各個足總亦已經發表聯名信,宣佈他們11票都會投給白禮達,另外他亦穩袋來自南美洲的10票。白禮達的師父、前國際足協主席夏維蘭治正是巴西人。

阿里王子是西亞足協主席,有力取得西亞12張選票,並爭取亞洲鄰國的支持,如果再加上歐洲的54票,他的基本盤都有66票,有能力跟白禮達周旋,去競爭中北美洲及其餘亞洲會員的支持。不過,阿里王子的選情急轉直下,因為有更多路線相近的對手出來參選,分薄了反白禮達派的票源。荷蘭足總主席雲柏基及葡萄牙名宿費高先後宣佈參選。據報,雲柏基得到荷蘭、蘇格蘭、比利時、瑞典、羅馬尼亞及法羅群島的提名。

雲柏基67歲,擔任過阿積士主席13年,由2008年起擔任荷蘭足總主席,並出任了歐洲足協執委有6年,行政管理經驗非常豐富。雲柏基表示,對國際足協的現狀感到憂慮,「這是重要的時間,要把這個機構帶回正常的道路,重新專注在足球之上。國際足協近年的形象插水,不管從任何角度,白禮達都是責無旁貸的。我希望有位認真嚴肅的候選人站出來,挑戰他,最後我承擔起這個任務。」蘇格蘭回應提名雲柏基時,表達對白禮達的不滿,「在2011年,我們支持白禮達的,前提那是他的最後一屆任期。」

這是雲柏基的履歷。

42歲的費高相信不用多介紹,他是一代葡萄牙名將,贏過世界足球先生,聲望十分高。退役後,曾於歐洲足協內任職,並積極參與足球推廣及慈善活動,而他亦已經取得5張提名票,可以入閘選主席,相信他的提名票都是來自歐洲的會員國。費高說:「我十分關心足球,但現時以至前幾年國際足協的形象,我不太喜歡。如果你上網打國際足協,你很容易會搜尋到醜聞,一個不太正面的字。我們一定要去改變,足球值得擁有更好的名聲。這一刻,我們要由領導、管治、透明度去改革,團結起來。」

費高在星期三宣佈參選。

反白禮達派本來就是少數派,陷於劣勢,如今還要有3名候選人,票源亦會一開三,結果會怎樣?沒有人能夠威脅到白禮達。甚至有人會用陰謀論去懷疑,都不知雲柏基及費高是否白禮達的無間道,出來分薄阿里王子的票源。當雲柏基及費高出選後,這次選戰再沒有懸念,白禮達必勝。

可能有人問,全世界都知國際足協混亂又封閉,為何主政十多年的白禮達仍然深得支持?因為他的選民正喜歡這樣。他的選民是各地足總,本住有錢齊齊袋的原則,只要白禮達給予到他們資源,有奶便是娘,當然繼續支持。國際足協這個機構控制住以十億美元計的資源,但沒有監管機構,就算小至一國足總,該國的政府都無權干預,在無王管之下,權力當然使人腐化。

國際足協腐敗不是因為白禮達一兩個人的問題,而是這個機構實在太有錢,而且權力實在太大,大到遊戲規則是他們訂,執行及監管的都是自己人,超然任何政權之外。在沒有第三方監管之下,無論誰當上國際足協的主席,誰都可能走上白禮達的舊路。不過,當見到白達禮拖住垂老的身軀站到台前,就知道國際足協改革之日遙遙無期。

參考文章:
The candidates challenging Sepp Blatter for the FIFA presidency
Sepp Blatter faces Figo, five others in FIFA election: What you need to know
Luis Figo to challenge Sepp Blatter in FIFA presidency race as Portugal legend vows to clean up governing body's image
Luis Figo to challenge Sepp Blatter for FIFA presidency
Africa 'solidly behind Blatter' in Fifa race
Why Van Praag has little hope of ousting Blatter as FIFA president
Michel Platini Backs Prince Ali’s Candidature To Dethrone FIFA President Sepp Blatter

原文刊在此
足球群英傳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