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香港人不要再盲等摩西出現

廣告
香港人不要再盲等摩西出現

廣告

經過兩個多月史無前例的佔領行動,首輪雨傘運動蹣跚的走到尾聲。不論你有多樂觀,不能否認的是,運動的初衷丁點也未曾實現。在運動的首周過後,人潮開始緩緩減少,若非政府或警方不斷挑釁,多次刺激群眾,運動的熱潮定必減退得比現在更快。9月28日警方肆意使用摧淚彈,確實曾激發起香港人內心深處的憤怒和對香港的熱情。但是,當雙學在11月尾呼籲群眾將佔領行動升級,一同圍堵政總時,當天響應呼籲站出來的,只有寥寥數千人。這不禁令人懷疑,究竟香港人是否真心渴求民主?又究竟有多渴求民主呢?

力有不逮的泛民在多屆地方選區議席的成績讓人相信,大部份的香港人真的把民主視為核心價值。多年以來,香港人一直渴望見到一個如昂山素姬般的領袖把我們帶到樂土。上一代,我們曾經有李柱銘、陳方安生、司徒華等為我們帶來稍縱即逝的希望。這一代,無數人期待學生領袖周永康、岑敖暉和黄之鋒等成為引領我們走出紅海的摩西。

中共政府對港持續的干預使前景日漸暗淡, 令很多香港人因此面臨絕望,並把僅餘的希望放在對一眾學生領袖的禱告,祈求他們能為自己帶來凱旋佳音。這種習得無助感正正是暴政暴君的武器,用以擊倒人們斷續的堅持和脆弱的意志。這從中國和北韓的例子可見一斑。

我們要時刻緊記,民主和自由是不會從天而降的!歷史告訴我們,民主自由從來得來不易。如果這區區兩個月的和平佔領運動能為香港帶來民主自由,那歷史上一段段艱辛的民主之戰又該佔哪一席位呢?你會問,為了爭取民主,我們必要流血收場,命喪家園嗎? 1989年在東歐爆發的那一場推翻共產政權的革命,足以證明這不並是必然的結果。然而,東歐當時的成功並不是因為前蘇聯政府皇恩浩盪,而是因為種種內部原因和經濟衰敗的原故。在此之前的數十年,東歐人民走過了漫長的爭取自由之路, 卻一直不屈不撓,團結一致,終在1989年等到時機來臨,攜手推翻了共產政權。團結一致,堅守信念,保留實力,勇往向前, 必能在時機成熟時抱緊我們嚮往的自由。

香港人絕對不能絕望,更不能把希望放在那個不知何時會出現的摩西身上!不要低估群眾的力量,但群眾必先相信自己的力量。我們有什麼力量?我們有選票, 去踢走元秋tree gun之流;我們有僅餘的言論自由,向身邊的人宣揚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和決心; 我們都是charlie, 都是學苑,我和我的伙伴用我們的力量和筆桿捍衞我城的自由和文化; 當每人都是自己的摩西, 帶領自己走向樂土,面前的一片赤海自會裂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