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社運

你可以取笑遊行冇用,但係……

你可以取笑遊行冇用,但係……
廣告

廣告

民陣在2月1日舉行的「唔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選」遊行,是雨傘運動後的第一場大型群眾動員,大會稱遊行人數有1萬3千人,即意味著不少雨傘運動的參與者也沒有參加這次遊行。因此,公民社會必須要認真思考一個問題:往後的抗爭運動應該怎樣走下去?

遊行人數下跌,最大的原因是部分群眾認為:「連長達近80日的佔領行動都冇用,遊行又有咩用呢?」但究竟甚麼是「冇用」和「有用」呢?每個社會行動都有其短期和長遠目標,遊行除了是向政府施壓爭取真普選之外,還發揮著公眾教育的功能。在如今的政治局勢之下,如果你真心相信單憑一次行動就可以成功爭取到民主政制這一套的話,大概就只有搞武裝革命才能夠做到吧?但香港人有條件,抑或是準備好用武力打贏中共嗎?

面對著連英美都不怕的中共,不論用甚麼方法,要在短期內爭取到真普選,幾乎是無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們只能夠長期增加中共的管治成本。相比起高成本的佔領行動抑或其他違法手段,參與門檻低的遊行最大的意義在於保持政改議題在社會上的熱度,提醒善忘或氣餒的香港人毋忘初衷,繼續向政府和立法會施壓,要求否決爛政改方案。

在互聯網上,有愈來愈多取笑遊行「冇用」的留言,這個現象本來不值一提,但重點在於這現象不是某些人的個人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如果公民社會,特別是那些取笑遊行「冇用」的人士和團體,不能夠在短期內提出更「有用」的政治論述和組織更「有用」的行動的話,這種心態便會好像雪球一樣不斷滾大,將會把香港社會推向犬儒。

如果你不認同「和理非」的行動或公民抗命,想要採取更激烈的抗爭行動的話,例如暴動或武裝革命,筆者沒有權阻止你,但你必須要說服公眾為何你的路線能夠為香港帶來民主,自己承擔其後果,亦不能夠強迫其他人跟從你的路線。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就是雙重標準、對人不對事和唯我獨尊的心態。這種思想從網絡上漸漸蔓延至現實世界,一些自稱「本土派」的人士,經常恥笑遊行集會「散水」、「階段性勝利」,抑或是反對泛民的民主論述,但同時絕不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任何自我批判,快要淪為「宗教」,排他性極強,只有自己才是宇宙唯一的民主派,其他人通通也是「港豬」?

例如,多個以「本土派」自居的團體,經常到各個港鐵站示威「驅逐」水貨客,難道他們每次行動都不會「散水」嗎?他們單憑一次的行動,就能夠成功解決水貨客問題嗎?民間團體籌款就被批評為騙徒,但自己「課金」就沒有問題?對各區著火焚燒的垃圾筒和「香港建國」塗鴉感到格外興奮,不就是他們口中經常批評的「階段性勝利」嗎?花精力每星期追擊李偲嫣,就可以爭取到他們主張的「香港建國」嗎?算不算是「階段性勝利」呢?他們與他們口中經常批評的「左膠」,其實又有何分別?

面對著中共的赤化大計,香港人感到焦慮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絕不能夠被一時間的情緒迷惑。未來的民主路應該怎樣走,是對香港人來說一個重大的考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