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強權下,凋殘的澳門言論空間

廣告
強權下,凋殘的澳門言論空間

廣告

一個地方的言論空間有多大,是與政治權利的自由度多少成正比,澳門今天的言論空間之狹小,實在不足為外人道,作為人類生存的基本尊嚴,澳門人連對生活上不滿的情緒也不能直接宣洩,實在可悲!

傳媒生態的逆向進化

1985年筆者曾投身澳門日報當記者,當年發生了市政廰清潔工人集體罷工事件,事緣晚間作業時清潔工人得罪了黑幫,有工人被打傷而且還被威嚇以後「見一鑊打一鑊」,筆者採訪完工人記招會後寫好的新聞稿,卻被總編抽起,他說此事已有人擺平,不用報導。年多前,澳門中心旺區有名女子從某大廈高處堕樓身亡,陳屍街上,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死者是澳門西醫陳滿之妻,而陳滿是澳門下屆特首熱門人選梁維特外公,此事雖然有記者採訪,但翌日澳門各大小報章均隻字不提,而數日後巧合地看見一則陳滿妻子病逝的訃聞,雖然無法證實兩者是否相關,但肯定一件事是澳門所有傳媒已被一隻無形的手操控,三十年前踐踏新聞自由只是個別的報館所為,如今澳門傳媒生態已退化至變成集體行為,齊齊禁聲。

良心記者備受打壓

除了報章,澳門的電子傳媒也好不到那裏,前澳廣視新聞總監羅崇雯曾以匿名信向三名澳廣視記者作「温馨提示」,叫他們不要參與「雷丸」行動以揭露澳廣視新聞自我審查的惡劣行為,信中雖驗出她的右手大拇指指紋,但澳門檢察院以信件內容的「温馨提示」,不涉及威脅侵犯生命的理由而將案件歸檔不作處理,更諷刺的是羅氏不單沒有因此而停職,反而被行政長官崔世安委任為澳廣視董事局成員和澳門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除了羅崇雯事件之外,澳廣視最近又發生另一件打壓新聞從業員的事,去年澳門發生萬人上街抗議特首擬用「離補法案」來自免刑責之事件後,有新聞主播曾以一身黑衣著報導新聞,事件讓高層十分震怒,自始下令所有新聞部員工以後一律不准穿深色衣服上班,違者嚴處。新聞工作者連衣著的顏色都受規管,可見澳廣視新聞自由的尺度還可寛鬆到那裏!

政府帶頭干預採訪自由

香港壹傳媒某期週刊披露前澳門特首何厚鏵十年貪污瀆職之事,結果全澳門報攤都被人沒收起所有該期週刊,澳門人想買來看都沒有機會。去年八月三十一日澳門第四屆特首選舉大會,澳門新聞局以未有收到有關採訪申請資料為由,拒絕香港蘋果日報記者進入採訪,此事明顯是針對該報章的言論立場而起,大會場地何其多,難道連一兩個記者都容不下,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澳門政府不能容忍像蘋果日報那種影響維穏的傳媒進入大會採訪,恐防滋生事端。澳門新聞局荒謬之事層出不窮,去年澳門回歸十五周年,由於香港雨傘運動引發的社會迴響,雖然習近平到訪當日澳門剛下著雨,但澳門新聞局不准傳媒攜帶雨傘進入停機坪範圍,改向傳媒派發透明雨衣擋雨。根據《有線電視新聞》引述,澳門當局解釋,停機坪一向禁止攜傘,以免影響航班升降。

白色恐怖衝擊獨立媒體

除了主流媒體受盡操控之外,澳門政府對於那些獨立的網絡媒體也橫加打壓,《愛瞞日報》和《論盡媒體》是澳門一些敢於批判時弊的網絡媒體,但兩份媒體的負責人都不約而同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論盡媒體》首任社長陳麗靜曾代表澳門傳媒工作者,往香港參加兩次傳媒遊行,回澳後她說遇到一些麻煩,可惜她沒有公開說明是什麽麻煩。去年《愛瞞日報》社長周庭希和另一名記者被澳門司警拘捕,以「濫用名稱、標誌或制服罪」罪名,要求他們返署協助調查。這次司警拘捕兩名記者,顯示政府借用這種高調的拘捕行動,旨在製造白色恐怖,令不受駕馭的非主流媒體能早日收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