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假如虎媽的女兒沒考上哈佛耶魯

假如虎媽的女兒沒考上哈佛耶魯
廣告

廣告

昨天在《華爾街日報》的網頁見到一篇「虎媽」Amy Chua 的文章,題為 “A Week in the Life of the ‘Tiger Mom’ Amy Chua",篇幅很短的,好奇之下便看了。讀罷,心裏禁不住爆出一句:「這女人真令人吃不消!」(其實我在心裏說的是粵語:「呢個女人好難頂!」)

Amy Chua 在這篇文章要表現的正是她的虎媽本色。她的兩位女兒在學期休假期間回到家裏,明天便要重返校園,卻睡至日上三竿;虎媽提醒女兒們盡快執拾所需的東西,並且要自己洗衣服,因為「到了今時今日,如果一位像我這樣事業成功的女人仍要負責所有家務,那就太荒謬了」。

虎媽接著提到她如何教訓小女兒 Lulu 不應花3.49美元那麼多錢買一杯咖啡,因為在家裏弄咖啡便宜多了,還問女兒知不知道3.49美元在她自己兒時已足夠全家人一個月的食用。(她不會不知道現在的3.49美元跟她兒時的3.49美元並不等值吧?還有,Amy Chua 生於60年代,她兒時的3.49美元約等於現在的25美元而已,怎會夠全家人一個月的食用?)

另一件事是虎媽發現大女兒 Sophia 紋了身,雖然遮遮掩掩,還是逃不過她的法眼。虎媽說自己沒有因此大發雷霆,而且反應十分「合理」,就是由她付費替女兒去除紋身(注意:Sophia 已二十二歲)。她還不忘補充一句,說這件事必定要隱瞞她的父母,不讓他們知道外孫女的劣行。

文章還提及她這一周生活的其他一些細節,全都可以顯示她如何忙碌和重要。我起初還有點以為這是自嘲的幽默小品(上述關於3.49美元那一節實在太誇張了),但通篇的語氣又不似是不認真的。

Amy Chua 曾經形容她那本 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 (中譯《虎媽的戰歌》)是自嘲式的回憶錄,我沒看過這書,但阿樂看了,說完全不覺得 Amy Chua 在自嘲,甚至覺得她不時流露出沾沾自喜之態。阿樂很不喜歡這本書,認為它大大強化了美國人對亞裔學生和父母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 亞裔學生特別勤力讀書,只注重學業,父母都千方百計要令子女出人頭地,因此管教十分嚴厲。

看完這篇「難頂」的文章,我有兩個相關的問題:(1) 假如 Amy Chua 的女兒沒考上頂尖名校(Sophia 入了哈佛,Lulu 入了耶魯),她是不是依然會那樣樂此不疲地講述她那「中國式」的管教方法?(2) 假如虎媽的女兒沒考上頂尖名校,是不是仍然會有那麼多人對她的管教方法有興趣?對於這兩個問題,我的答案都是「不是」。如果我答對了,這反映了一個可悲的事實:很多人(當然包括虎媽)以子女考上名校作為管教成功的指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