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雞蛋蒸肉餅:音樂同社會一定有關係!

雞蛋蒸肉餅:音樂同社會一定有關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雞蛋蒸肉餅」(GDJYB)是由4位年輕女生組成的獨立樂隊,她們演奏的音樂類型不是單純民謠或搖滾,而是比較新鮮、節奏多變的數字民謠(math folk)。

樂隊主音Soft可算是樂隊的靈魂,曲詞都是她包辦;Soni是捧著一頭金髮的憂鬱結他少女,成員們說她說話經常「搭錯線」;Heihei樣子有點像盧巧音,是第二位結他手,正職為廣告設計;低音結他手YY是全職鋼琴老師。她們都是下班後就到位於牛頭角工業大廈的band房練習。

「成立雞蛋蒸肉餅,係因為做音樂係我哋遠大嘅興趣,而math folk又係我地未玩過嘅。其實我哋四個都各有自己嘅band。我(Soft)以前會喺網絡發佈歌曲,YY有兩隊,Heihei同Soni都有一隊。 」至於名字的由來,「我哋將兩樣唔關事嘅野,放埋一齊,雞蛋同肉餅真係兩樣好唔關事嘅食物,就好似我哋將民謠同數字搖滾放響齊。」

「聽眾多數都係以外國為主,可能佢哋唔多介意接受新事物。而且math folk啱外國人口味多啲。」主音Soft補充。

音樂與社會一定有關係
  
去年9月下旬,一群音樂人為了雨傘運動,合作完成《撐起雨傘》一曲,鼓勵和記載這場有血有淚的社會運動。雞蛋蒸肉餅亦參與其中:「點解我哋會參加,其實最初係因為有公司知道我哋關心呢場運動,問我哋想唔想合唱。作為識音樂嘅人,嗰陣冇野可以做到,只可以唱歌去支持。」

音樂與社會的關係其實很密切,現今卻只能容下商業和娛樂。雞蛋蒸肉餅有另外的想法:「 原則上音樂同社會係冇關係,但歷年來,社會議題就與生活有關係。而如果音樂係生活嘅一部分,咁就一定會有關係!有好多人話『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但歸根究底都係關乎生活事,而音樂又能反映社會,所以音樂同社會一定有關係。」

Soft提到:「Folk music ,即係民謠,就好似古時嘅詩詞歌,係要對社會有所記載,向當權者表達不滿,將所思所想放喺創作上。」《Double No No》一曲反映雙非問題,雞蛋蒸肉餅喜歡用港式英文作歌詞及歌名,「Double」是指雙,而「No」是指非,再一「No」是指「堅拒」。MV中不乏遊行示威和警民衝突,他們正想反映香港的狀況。

Soft表示:「對於樂迷,希望歌曲會有啟發,但唔會強迫佢地有咩方向嘅思考。歌曲純粹係比我哋抒發感受。如果聽眾有所inspire ,都好!雙向性嘅互動係當然最好。」早前她們獲一名來自巴西的音樂人留言鼓勵,Soft表示十分高興,因為該名音樂人聽完他們的音樂有所啟發,Soft對於自己的作品能與遠方的朋友作交流,甚感榮幸。

歌曲圍繞生活

一隊創作樂隊一方面要兼顧排練,更要發掘更多創作靈感。雞蛋蒸肉餅大部分歌曲的旋律和歌詞都由Soft創作,chord底便是由結他手Soni彈奏。Soft表示:「我哋冇話分一定要作啲咩題材,我哋既歌曲多數圍繞生活,政治都係生活。我哋嘅歌可能會關於朋友,甚至可能等陣夾下夾下就會作咗首以法國恐怖襲擊為題材既歌曲。」

說到創作成本,雞蛋蒸肉餅四成員都各有正職,而出碟做歌的成本,均是一起凑錢。「做歌同出碟都係大家夾錢。如果單靠做音樂去earn living一定唔得架啦。我哋可能返下工啊,做下freelance,教下學生呀去賺做音樂嘅成本。」

主流音樂:冇個性嘅嘢好快消失

近年較多人開始留意獨立樂隊,「其實Supper Moment真係帶動咗好多人留意indie界,佢地都算喺indie中嘅pop。」近年,香港主流音樂的聽眾都開始流失,「香港主流音樂流失咗好多聽眾,佢哋宜家都走去聽K-pop、台灣pop等,係多咗人留意indie band,但都仲未話係好多。網絡媒體發達咗,執好咗嘅歌好易就發佈出去。」對於主流音樂,Soni批評:「冇個性嘅嘢,好快會消失。宜家唱片公司都轉咗少少包裝手法,會包裝一個叫創作歌手、創作樂隊。一旦簽咗你,我就幫你包裝。好多時候,唱片公司都係換湯不換藥,好快支持唔到。」

這數年,香港的音樂平台看似愈來愈多,但Soni卻言:「冇錯,多咗好多音樂節,好文藝嘅野,文青多咗,但多數去影相。好似早兩個月嘅草民音樂節,台下聽歌嘅人其實好少,多數去感受氛圍,影下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