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回應嶺大退聯的爭論和指控

回應嶺大退聯的爭論和指控
廣告

廣告

日前,發現有嶺大學生成立退聯關注組,表示希望啟動退聯公投,以下是關注組希望嶺大學生會退聯的原因,我認為當中許多出自誤解及是失實的:

//本土意識抬頭,但學聯仲係「建設民主中國」。姑勿論你是否本土派,但本土派與大中華派明顯存在極大分岐,每間院校嘅學生會都有唔同取態,點解要迫一班根本意見大相逕庭的人組成學聯?結果就變成為團結而團結。既然理念上並不合,倒不如瀟灑地講句:「同志們,我們在此分手。」然後退出學聯獨立且有彈性地決策。//

首先,學聯採用共識制,由始至終並無常委表示共識制的執行出現嚴重問題。「迫一班根本意見大相逕庭的人組成學聯」是失實的指控,因為基於共識制,執行的決策是出自各成員院校常委的共識,因此各院校的學生會取態並非「大相逕庭」,反而是有著相同的路向。

嶺大學生會,在過去亦支持著學聯的決策。

//學聯第二個問題係高層多由「老鬼」出任,因為學聯嘅秘書長同副秘書長主要係由上屆常委,秘書長等人選出嚟。結果新仔被「老鬼」同化,令學聯嘅理念變左傳家寶玉,一代傳一代,一成不變。在學聯嘅制度下,根本係冇改革嘅可能性。呢種投票方式同學聯所反對嘅「小圈子選舉」有咩分別?正所謂「其身不正,何以正人」?//

上屆代表團並非老鬼,而是多數在學的學生。「在學聯嘅制度下,根本係冇改革嘅可能性」麻煩論證,學聯每年都會檢視綱領和未來路向。

「呢種投票方式同學聯所反對嘅「小圈子選舉」有咩分別?」同是間選,但分別在於學生有直接授權予選舉秘書處職員的常委(常委多是由普選選出),因此秘書處職員亦有著正當授權。

//第三個問題就係學聯嘅透明度,學聯既然代表住八大,但係學聯嘅會議記錄竟然唔公開。每個院校係學聯嘅表態、邊個投贊成邊個投反對等等作為八大學生嘅我地全然不知。如果係咁,如果我地嘅學生會係學聯作出學生唔可以接受嘅投票,我地都冇機會對學生會問責。咁樣同特區政府黑箱作業有咩分別?//

基於學聯採用共識制,學生會代表對每個決策都有決定權,因此學生可以向學生會問責,而我們亦希望學生能夠首先向學生會問責,而非動輒提出退聯動議。

學聯一直都是一個平台,讓院校們交流意見,共同成長。面對著過去一個大型的群眾運動,我當然明白許多學生對學聯的決策有著不同意見,但是否需要去到公投學生會退聯一步呢?我認為並不需要。

要問責,可以率先向學生會職員問責,再檢視學聯會章的問題,在體制內解決問題。希望各位同學,未來面對著此類議題,能夠先理解學解架構和現存問責和改革的方式,再來思考是否真的要將糾紛提升至退聯的層面。

假若關注組的朋友應允,未來亦可舉辦退聯論壇,共商議事,解決現時的紛爭。

本晚,有人在嶺大校園大量貼上此張傳單,內容如圖示,以下是我的回應:

1. 甚麼是抹殺「本土意識」?學聯採用共識制,只要校內「本土意識」夠強,能夠組成一支內閣並成功獲得同學信任、授權,當選嶺大學生會幹事會,便可將其聲音引入學聯,不存在「抹殺」任何聲音。事實上,是屆幹事會缺庄,正正印證著有著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士都可參與選舉,並藉此改變學聯。

2. 學聯沒有代表性?非也,學聯負責決策的常委會由各院校學生會副會長/會長擔任,有著同學的授權。秘書處職員也是由常委們以及院校代表的選出,有著正當的授權。

3. 「關系密切」=「政黨喉舌」?這個是極為嚴重和不實的指控。運動中,學聯有著獨立的決策機制,我參與其中,這是否指控我因為某些利益,受政黨收編?這絕對是無中生有的指責,我亦斬釘截鐵地說,我沒有政黨背景,我是透過普選產生、經由學生授權,每個決定也是考慮著香港的政治前途而定,絕非因為任何個人利益。這種指控不但失實、更是強烈的人身攻擊,詆毀學聯一眾常委、包括本人的人格。

4. 假如退聯,我們將如何處理學生會的外務?退聯所拋下給未來學生會幹事的難題是,如何以嶺南大學學生會的身份介入社會議題。過往四年,嶺大學生會幹事會缺了兩次庄,熱心介入時政的人,在嶺南本已不多,如若失去學聯平台,學生會的外務部份該如何發聲?我希望提倡、支持退聯的朋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並提出答案,因為你提倡學生會脫離某個平台,便應論證脫離後如何令學生會的發展更好。

啟動公投,本應是嚴肅和莊重的決定,亦希望啟動任何公投的人能夠以理服人,非以這種攻擊羸得虛假的掌聲。期望未來會與關注組的同學有直接的交流,可以坦抒己見,並藉著交流明辯真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