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從上水縱火案看青少年犯罪的啟示

從上水縱火案看青少年犯罪的啟示
廣告

廣告

一單上水疑是縱火案,據講到現在已經有三名不到二十一歲的青年涉案,而各人都因應案情的嚴重性,被環押到懲教機構,而他們所扣押的地方,正正是小弟退休前的一個機構,壁屋懲教所(PUCI),這個機構是所有青少年罪犯必到之處。而二十一歲以上被判到勞教中心之前,也會被扣押在這裡,如果大家沒有忘記的話,一位出名的明星也曾扣押於此處。今天不是談這個機構,只是作一些簡介。

從七十年代到退休,曾經工作的的青少年犯人的機構,包括有勞教中心(前稱之為勞役中心),青少年戒毒所到退休前一年更在上述之機構工作,看到青少年罪犯從七十年代走到今天的一些變化。第一次接觸青少年罪犯的時候,是1979年在勞役中心,一些現時在社團中被稱的大佬輩,都是曾經受訓。到第二個工作地點,是青少年戒毒中心,這些青少年人因為吸了毒,在社會上也見不到有什麼的大佬輩,而會在監獄內稱皇稱帝。

到了退休之前,所接觸到的是較為先進的一班,這些青少年罪犯很多都是較有學識,因此,很多較先進的課程和訓練也出現於這個機構。每年更有一些『更生狀元』的出現。而因為在前線工作,所以,也有機會和這些新一代的青少年接觸,但也看不出有什麼的改變。

從七十年代走到現在,這些青少年罪犯,也離不開幾個特性,第一就是缺乏家庭的溫暖和照顧,第二,對『大佬』的崇拜,第三,要在同儕中突出自己,第四,大多數都是在學業上成績不到位(大陸語),最後就是希望向權力挑戰。因此,看管這些青少年,是要有一套較為有技巧的方式來處理。

記得在七十年代,這些青少年是體力驚人,就是以上的幾個特點,他們較現在的勇武,在加上部份更曾習武,所以,較為捱得住武力,經常在獄中打鬥。因為管理方式的不同,在勞教中心發生打鬥的情況就較少,而當年的勞教中心學童,也較為反叛,在中心內犯錯的也比較多。因此,當年是用極之嚴厲的方式來訓練,對於一些較弱的會受不了,也造成一些逃走的個案。

相信,很多人都會留意到,現在用刀用武器的傷人事件較少,大家在網絡上看到的打鬥事件都是一些聲大動作少的打鬥,相信也是因為現在的社團風氣有關,用不著這麼大的武力去對抗。因此,在佔領期間,所接觸到的青少年,就是一些沒有習武和面對過武力的青年人,所以,928那天,我也看到很多青年男女在哭,因為他們心理上是支持不住。而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那個年頭的青少年,隨時給他一把西瓜刀或者牛肉刀,他就會把人斬到血流成河。

再談到這些涉嫌縱火的青少年,他們真的沒有想過後果的嚴重,因為縱火罪和其他的嚴重罪行包括強姦,謀殺,誤殺等所得到的判罰最高都是終身監禁。而相信他們不是當年的勇武青少年那種膽量,只是可能崇拜『大佬』,這些大佬可能沒有直接指示他們這樣做,但他們可能希望在同儕中表現自己真的勇武。更希望得到社會的注意。

我不敢說他們是受到『大佬』的吩咐去放火,但是,這樣可能他們認為這樣才『型』和『激』。相信,作為他們的『偶像』,應該提醒他們的嚴重後果,不應對他們的所作所為認同,更加在網上鼓勵和稱讚。這樣的話,不難受到社會人士的指責。萬一有人在店內暈倒,更被火燒死,那就真的一生人。像我之前遇上一個在監獄過了四十年光景的更生人士,入獄時是二十歲的小伙子,出來的時候,已經是茶餐廳的待應阿叔,沒有了他們最光輝的日子。

最後,我想提到的是,不知道他們針對的是水貨客還是做水貨生意的人,若果是水貨客,這個動作不會嚇怕水貨客,因為不在上水買,可以到粉嶺,大埔或者是屯門和元朗等地,而最近大陸官方媒體更指示大陸人到荃灣等地購物。再提到做水貨生意的,更加不會有什麼的效果,因為這些人都不止一間水貨公司,而你燒了他的貨,他有可能買了保險,也影響不到。但若果搞出人命,後果就不得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