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凱瑩

網站實習記者 網誌

政經

是難民,不是敵人:錦上路奪命火災揭難民非人生活

是難民,不是敵人:錦上路奪命火災揭難民非人生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星期三(1月28日)元朗錦上路一間鐵皮屋發生奪命火災,一名南亞裔男子死亡。男死者的名字叫Sivarajah,是斯里蘭卡難民,等待港人身份已經超過5年。他住在鐵皮屋中一間小房,鐵皮屋由地主建造,環境之惡劣難以想像。他曾經投訴單位的供電問題,但一直不獲理會,最終釀成悲劇——房間電線短路引起火災,Sivarajah葬身火海。

大部分在本港的難民均向國際社會服務社(ISS)領取租金津貼和食物援助,所需資金由社會福利署資助。根據ISS網頁資料,難民每5至10日會獲分派肉類和麵包等;難民居住的地方,亦由ISS負責繳交租金,ISS會因應居所訂定津貼金額,可是難民獲得的津貼一般都不會多於1,500元,很多難民包括Sivarajah因而只能住在環境惡劣的貧民窟。

Sivarajah居住的的鐵皮屋位於村口,一間屋被分成三間房。環顧他的房間,早已燒成一片灰燼,只見燒焦的床架和半個雪櫃。一個只能容下一張床和一個小雪櫃的房間,每月租金卻要1,500元,房東甚至偶爾收取電費和水費等附加費,連難民僅餘的零錢都搾走了。

batch_16408954392_bfa98349ae_k
燒焦的床架和半個雪櫃

batch_16383895676_f187f556d4_k
這是難民一個月要付的費用,包括了電費和水費等

住在貧民窟一樓的Riaz HussAir指,他的床鋪從垃圾堆拾來,也沒有多餘錢購買日常用品。當問及他的日常生活,他指著床邊殘舊的收音機,垂頭說:「就聽聽歌,到外面走走。嗯,就是四處走走,不會坐巴士,因為我沒錢。」記者還未反應過來,他反問:「是不是很悶啊?」

「香港竟使我們身處險境」

元朗另一邊的貧民窟住著3個難民,包括Ahmed Fiaz。記者一進入他的房間,Ahmed Fiaz便大叫:「小心點!」,因為房間所有電掣和電線都銅線外露,危險四伏。他認為ISS根本置難民的生命於不理,收取政府撥款,卻把他們困在貧民窟。眼前的房間不但衛生惡劣,廁所甚至會突然出現老鼠,他們更曾經與蛇共浴,實在難以置信。Ahmed Fiaz感慨萬分:「為了安全,我來到香港,但香港竟進一步把我們推向險境。」

batch_16223963237_af06e7068a_k
Ahmed Fiaz房中的電掣

batch_16222232318_9e0eac9eac_k
住在Sivarajah樓上的Nur Aini訴說,自從今次有人被燒死後,房東便要求她把二樓的木門換掉,不能拒絕,否則房東會換鎖,使他們有家歸不得。

貧民窟不是住宅用地

關注難民團體Vision First的創始人和執行董事Cosmo Beatson指出,現時他已發現69個貧民窟,幾乎全部都不是住人的。翻查土地註冊署資料,這些地方都是豬欄、農地和雞場,絕非住宅用地。

batch_16222239948_92482309d5_k
Vision First創始人和執行董事Cosmo Beatson

IMG_5164
貧民窟所在土地是豬欄、雞場(圖片由Cosmo Beatson提供)

Cosmo強調,貧民窟安全問題固然重要,但問題根本,在於「這些地方並非人住的地方」,人住的地方不會突然出現老鼠和蛇。然而,為甚麼難民不搬離貧民窟呢?難民每月只獲發1,500元津貼,活於一個市區劏房月租2,000元起跳的世代,因證件問題不能工作的難民,根本與許多香港人一樣無法負擔天價租金,更遑論離開貧民窟。

batch_15787394874_f5877c15d7_k
會出現老鼠和蛇的廁所,廁所旁邊的便是廚房

文明香港 請尊重人權

Cosmo續指,香港是個文明的城市,每個人都應該受尊重,有自己的尊嚴。「很多難民都願意付出勞力,不論建造業,抑或清潔工,只要能靠自己換取安全居所,他們絕不介意。」難民也應有靠自己的機會,從而得到合理的居住環境。

他又指因人命傷亡,大眾才留意到「難民」兩個字。他懇請大眾持續關注這個議題,別讓悲劇重演。

難民Arif希望借傳媒力量,讓香港市民睜開眼,「請看看我們的生活,我們不是敵人,我們只希望安全地生活。」

batch_16408108731_7ac9591b4d_k
難民Arif

攝影:Manson Wo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