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社運

陶傑的左膠

陶傑的左膠
廣告

廣告

陶傑很喜歡寫左膠,頻密程度大概和基督徒講魔鬼差不多,在他筆下,香港有甚麼問題,幾乎都是左膠的錯,正如基督徒犯了罪就說那是魔鬼引誘一樣。我一直懷疑,陶傑的左膠只有他的「天眼」才見得到,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在現實世界從沒碰到這種奇異之極的左膠。陶傑應該多謝這些奇異的左膠,因為他們是他的運財小鬼 --- 要不是有這些左膠可罵,他早就江郎才盡,哪能寫出這麼多垃圾文章來賺稿費呢?

陶傑最近的一篇〈左膠即內奸〉,證明了我的懷疑,就是他批判的左膠只有他才見得到。陶傑的左膠說:『對付伊斯蘭國,要以「愛與和平」,只有「愛與和平」,才可以戰勝仇恨。』現實世界裏一些被稱爲「左膠」的人,也許會提醒我們不要過份簡化伊斯蘭國恐怖活動的問題,應該了解問題的本源,尋求根治的辦法;否則,即使暫時能以暴易暴,也不會真正解決到問題。這個提醒很有道理,而有識見作出這提醒的人,當然不會天真幼稚到認為對付伊斯蘭國的恐怖活動,用的應該是「愛與和平」。

其實,所謂用「愛與和平」對來付伊斯蘭國,究竟是甚麼意思,根本就不清楚。跟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講耶穌、企圖藉此改變他們的世界觀?向他們提供金錢和物資以表示「愛」,從而感化他們?親身走到這些恐怖分子活躍的地區,以身犯險,為的是感化這些殘暴之徒?以上全都是愚不可及的做法,我想不到任何我認識的「左膠」會支持。

當然,我認識的「左膠」和陶傑的左膠是兩回事 --- 他的左膠是特別的蠢,特別的可笑。我認識的「左膠」都不蠢,大多聰明過陶傑;至少他們不會說出「只有復仇可以化解仇恨」這樣的蠢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