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淺談近日香港

淺談近日香港
廣告

廣告

2014年所埋下的種子現正慢慢萌芽,而且愈發愈大。

2015年,甫開始沒多久,社會又開始出現變化。或者,我們應該好好思考一下,我們的前路該怎麼走,香港人的路該怎麼走。

香港,已經慢慢變成一個陌生的海港,我們一直堅守的價值觀正被逐漸催毀。從來印象中的香港人都是以錢行先、政治冷感,甚或會討厭政治。但這些年,中港矛盾愈演愈烈,中國人,香港人兩種身份形成一個二元的對立關係。自從開放自由行後,香港人一直由內地人來港消費刺激經濟而從中獲利,為什麼一直受人「恩惠」的港人會如此憎恨內地遊客?箇中的原因我想現在的上水和屯門居民最清楚不過。

現時香港的商業模式變成只為服務內地客和解決水貨客的需求。以「遍地開花」形容金鋪、藥房的發展比用來形容佔中運動顯得更為貼切,尋常港人如你我有閒錢倒不留來儲首期上車?當然,那些大商場的目標固然是來自內地有巨大消費能力的好同胞。當香港商鋪不再以港人需要為優先,那是一個極為崎形的發展,更崎形的是面對這種情況還可以安然接受得到這個環境的人。

走到V city、屯門市廣場、上水廣場,聽到的不再是廣東話,而是夾雜不同鄉音的普通話,稍一分神,便真的有可能以為自己已經過了關,到了大陸。有時候我情願聽到的是一句流利的廣東話粗口,好等我能分辨出自己正身處何方。近日,水貨客、內地人濫用城巴免費服務運水貨,導致屯門出現過萬人排隊搭巴士的奇觀。(有大陸人、有排隊就自然會有插隊這事情發生),與此同時上水亦有「暴徒」公然挑戰警方,縱火焚燒水貨鋪。

但這件事的亮點在於縱火的一干人竟是18,19歲的青年,到底是怎樣的仇恨使這三位青年把心一橫,一把火燒掉水貨鋪?縱使放火燒鋪在情在理都是不正確,但確實大快人心。

促使以上情況的原點在於政府開放內地客在港自由行,而開放自由行是為了拯救因03年沙士而經濟大跌的香港,最滑稽的是沙士是經由內地傳入的。沙士當時所造成的傷害及恐慌香港人理應永生難忘成為我們的夢魘。可是近日流行的H3N2都是由內地傳入,而且H3N2的死亡率比當年沙士的來得更高,但是政府卻竟然輕輕略過,沒作出任何警示。

政府的管治威信盡一步受到質疑,從這次高永文對新型流感的處理方法,已經足見這位「高薪低能」的官員完全不可靠,政府不做好防禦措施,最終受害的是社會大眾。所以這次流感中只能靠巿民在社交網絡上互相提醒H3N2的危險性。而最讓人心寒的是,即使政府因錯誤預測病菌種類而使今年製造的疫苗功效不大,但政府竟然沒有作出任何修正措施,還表示雖然接種疫苗後防疫的功效不大但總好於沒有接種疫苗,字裏行間完全體現出當局對H3N2的忽視,以及對香港巿民生命的輕視。

現今的政府、現今的香港正逐漸走向一個失控的局面,作為香港人,我們還能夠欺騙自己這個香港還一切安然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