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Yellow movement

9月28日第一枚催淚彈挑動了我們的心,數以萬計的市民帶著悲慟和憤怒走了出來佔領了街頭。在這些日子我們經歷了悶熱的日子、迎來了狂風暴雨、還有我們更要抵擋「藍絲帶」、「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更甚的是我們的政府卻無動於衷,面對「鐵版」一塊的政權,我們如何下去是好? 我們決定走入社區,以藝術去感動人心,讓大眾明白我們的生活的苦況,絕對跟我們的政府政策有所關係。YELLOW MOVEMENT由一班藝術工作者自發組成的平台,利用藝術街站、舞蹈、互動劇場及展覽等不同的藝術項目,讓市民能夠清楚明白可以民主及民生的關係。YELLOW MOVEMENT深信若果要市民繼續支持民主運動,必須先「佔領」每一位市民的心 網誌

社運

橡皮圖章以毒攻毒法

橡皮圖章以毒攻毒法橡皮圖章以毒攻毒法
廣告

廣告

自古以來,印章都是權力象徵。
皇帝玉璽,身份地位等同天子。

時至今天,公司印章、入境印章、投票印章、
甚至簡單如商場優惠蓋章,或區區一個Approved或Verified印章,
蓋印時其實都象徵着權力的授予。

只是,蓋章的人絕少理會印章背後的意義。

就如選舉投票的選民,或許沒有想過,在選票輕輕蓋上剔號的一剎,
其實是用印章把權力授予候選人。

權力本屬於民,只是那印章把權力轉授予得票者。

香港人普遍認為投票是公民權利,
卻常忽略投票乃公民責任和行使公民權力的途徑。

部份國家(如澳洲)實行強制投票:
任何在選舉中沒有盡投票責任的當地公民,需接受不同程度的懲罰。
此等公民責任程度,對歷屆區議會投票率從未過50%的香港來說,
可謂遙不可及。

此外,跟福利或津貼不同,投票權雖然是公民權利,
但沒有給選民直接、明顯和即時甜頭,
部份香港人因此從不主動「享受」投票權利。
其實這是主動放棄了公民應有的權力,是名副其實的棄權。

近年,種票、造假、蛇齋餅粽式的選舉屢見不鮮。
議會內,橡皮圖章的議員比比皆是,彷彿橡皮圖章已成常態。

當我們失望無助之際,可會想起我們手中那印章的意義?
香港人擁有的,是一個能讓我們授權選出賢能的印章,
而非讓我們授權他們任意妄為的橡皮圖章。

是次橡皮圖章抗橡皮圖章運動,就是要讓香港人重燃行使公民權利的決心,
讓我們抓緊命運自主的意志,從而不再輕看手中那印章的份量。

所謂以毒攻毒,
對抗橡皮圖章,由橡皮圖章抗橡皮圖章運動開始!

你可以在facebook找到我們的專頁:yellow movement

文 : Well Le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