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由港大學生會選舉 看香港普選未來

由港大學生會選舉  看香港普選未來
廣告

廣告

「學校是社會的縮影」...

近日,由特首梁振英開名批評《學苑》,港大學生會展開公投決定會否退聯,到候選學生會一員叶同學向大眾傳媒公開批評港大校園電視台「抹黑」其政治背景,候選主席於問政大會大鬧台下會眾等等,社會都注視著港大學生會的動態。港大作為香港「最高」學府,亦作為年輕一代進入社會最後的踏腳石,單單一場學生會選舉,卻影射出香港普選未來的陰暗面。

於1月中,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台發報一則名為《曾邀紅底王耀瑩 內地生組織成員參選學生會》的影像報導,主要針對候選內閣 "Smarties" 的康樂秘書叶璐珊同學。報導中直指叶屬於一個名為「香港大學學生素質拓展聯合會」Union of Students External Exploration(USEE)的組織,其組織並於高桌晚宴中邀請了政協委員王耀瑩作嘉賓,令叶有著「紅底」之嫌。當報導公開後,叶隨即展開投訴,但叶卻並非遁一般內部途徑向校園電視台展開投訴,反而向各大眾媒體寄出投訴信,批評校園電視台以「起底」方式打探他人出身、家庭、私生活等侵犯其個人私穩,並針對選舉其中一方作出傾向性報導,影響選舉公平性。其指控隨即於業界引起回響,不少大眾媒體,包括網媒,亦紛紛對港大學生會選舉及港大校園電視台作出不同大大小小的報導。但校園作為社會的縮影,校園電視台只作傳媒監察,把候選人的背景「起」了出來,又有必要把事情弄得這麼大,還把校外媒體圈進去嗎?這還不是引入「外部勢力」?

一直以來,在各國的選舉中,傳媒都會把候選人的政治及商業背景「起」出來,更會把一些注目的候選人「起」得乾乾淨淨,不論出身或財政狀況,什至家庭及私生活現況通通都查得一清二楚,目的除了令新聞吸睛外,就是希望大眾能對各候選人有著充分了解後,才投下手中能改變未來的一票。雖然,社會中有一部分人一直對於「起底」抱有不滿,認為媒體的傾向性報導會影響選舉公平性,對候選人不公。但傳媒的目標讀者是社會大眾,要為大眾報導事實真相才是本份,不能只為了向候選人交代而放棄追求真相。相對地,港大校園電視台作為港大的傳媒,有必要向全體港大學生交代。但叶同學卻認為報導有批鬥之嫌,並向大眾傳媒批評報導帶有「地域歧視」及不實成份,這投訴不但有違正常途徑,更把港大學生會「普選」的羞惡一面公諸於世。試想像,在香港獲得真普選的一天後,「紅底」參選人在競選過程中,不滿坊間傳媒對其針對性的報導,不向選委會作正常投訴,卻向外國媒體訴苦,反向本地媒體施加壓力,這豈不是引入「外國勢力」嗎?這和小學生爭玩具爭輸,向老師舉手投訴有分別嗎?

無可厚非,任何媒體以任何方式「起底」都具爭議性。不論道德及論理上都不太容許,可是法律上卻沒有明確的規定。只要報導的內容沒有抵觸私隱條例,亦沒有不實的內容足以誤導市民,媒體是沒有犯罪的。可是,不管是利用內部或外部勢力來影響媒體的編採自主,進行新聞審查,明顯是干預新聞自由。一個反過來干預新聞自由的選舉,如果放大至香港的普選,這樣的選舉,還有認受性嗎?這樣的普選能為香港帶來一個光明的未來嗎?

這星期實為港大學生會選舉問政大會舉行之日,每天兩邊內閣的一舉一動更令人注目。在大家都認為兩閣皆需萬事小心以拉票之時,候選內閣 "Smarties" 的舉動卻「日日新鮮日日新」。隨了不尊重主席大會外,發言亦天天都語出驚人。當中,叶同學自認自己是共青團團員外,梁耀丰同學亦直指共青團與香港童軍無別。於問政大會第5天,候選內閣 "Smarties" 候選主席彭卓棋同學更於會中指駡會眾為「建制派」,最終帶隊離場。此舉,和小朋友於爭玩具過程中「發爛渣」有何分別?

831人大為普選落閘,規定候選人需由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提名,候選人數量為2-3名。試想像,候選人先由提委會篩選,人數不多於3位,候選人是「紅底」的機會極大。如果,今天港大學生會選舉的鬧劇,於日後的「假普選」中出現,在無可奈何下,你又會甘心把自己的一票放入票箱嗎?你又甘心有著一個「發爛渣」的特首嗎?你還甘願「袋住先」?

一個沒有831規限的學生會選舉已經鬧出這麼多風波,哪麼一個被人大監制的「普選」,我們還可以接受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