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基本法邊隻字寫要我們袋住先!」——專訪蔡堅

「基本法邊隻字寫要我們袋住先!」——專訪蔡堅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改第二輪諮詢鬧得熱烘烘,連向來被人認為對政治較冷感的醫學界也變得活躍起來。去年10月現任醫學會會長史泰祖以一票否決在醫學界進行政改諮詢,被前醫學會主席蔡堅批評為「做民調的勇氣都無」。二人在1月11日舉行的政改研討會上再次碰頭,言論針鋒相對,前任和現任的醫學會會長立場南轅北轍。獨媒專訪了為人敢言的蔡堅,他表明如果人大堅持強推8.31決定,只會換來一拍兩散;他又再次談及當年如何信錯梁振英。

上週三(2月4日)中聯辨的春節酒會,蔡堅亦有應邀出席。他形容酒會是「聽訓話」,他指中聯辦都是找他只是「收下風」和「聽下睇法」。他認為,若堅持強推8.31決定下的「普選」,最終結果只會「一拍兩散」。

縱使曾為政改方案多次發聲,蔡堅仍堅持自己是政治中立。他只寄望香港不要退步,不要被同化,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他希望「一國兩制」中的「兩制」不會被壓逼,只剩「一國」沒有「兩制」,又說國家不要忘記國內市長、官員貪污嚴重,並非中央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他希望中央可以信任港人,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會選辦事能力高的特首,若選不到也只好認命,但今日中央堅持要委任,最後只會加深中港矛盾及埋怨。

蔡堅:已睇清楚梁振英為人

立法會議員(醫學界)梁家騮因應早前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決定將會否決政改議案,蔡堅回應表示,是次問卷根本是醫學會的責任,可惜兩個月前進行民調的建議被醫學會現任會長史泰祖否決,令梁家騮要冒著政治風險去做問卷。問卷結果顯示,五成半受訪者認為立法會應否決按照「人大八三一決定」框架提出的政改方案,認為應通過的只有四成半,但已足以證明業界確實存在分歧。蔡堅表示「有些人」說民調會分裂業界,但民調結果只是顯示出業界的意向,五成半這個數字在這種只有兩項選項的民調中已是「significant majority」。

蔡堅早前在政改研討會上承認,2012年將選票投給梁振英,讓他當上特首是錯誤。當被問及再有機會投票會否投給梁振英,蔡堅直指他已經「睇清楚參選人的為人」,在自己能力以內一定會跟選民解釋清楚。上次他跟業界承諾會跟從業界決定,故投了票給梁振英,但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倘再有幸成為選委會,他未必會再承諾跟從大多數,又言上次是未有足夠證據,但今次已經「睇清楚參選人的為人」。

batch_345

不排除參選立法會 蔡堅:迫我出山!

至於下屆醫學會會長跟立法會選舉,蔡堅均稱有考慮參選。他直言從前也有很多人叫他選立法會,當中包括中聯辦中人,但他基於私人理由,加上與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份屬好友,故以前一直表示「不會、絕不會選立法會」。但時而勢逆,「如果形勢混亂,老人家都要出黎做野」。記者問及倘梁家騮有意連任,會否放棄功能組別議席轉戰地區直選,蔡堅表示他個人盼取消功能組別,但既然今日功能組別依然存在,他認為這專業的一票可「穩定形勢」,要避免這一票落在一些「純粹服從、奉承權貴的人手上」,必須由「腰骨硬」的人來擔當,故暫無意參與地區直選。

醫學會會董歷史上最多連續擔任3屆,蔡堅坦言若再參選,第四次成為會長將會是史無前例,亦是無可奈可。他指出醫委會中有思想迂腐的人居然可以說「人大是人民選出來的」,又舉例有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牙委會)董事謂「基本法已列明要我們袋住先,為何不袋住先?」

蔡堅憤斥「基本法邊隻字寫要我們『袋住先』,唔熟書人拋書包,逼我出山!」他再道牙委會有某「尊貴人士」不滿醫委會沒有「留兩個位」予牙委會,蔡堅回應,「票是要自己爭取,斷不能甚麼也不做,等個天跌落。」醫委會派了30人選,只有15人當選,他批評期望「留位」的做法是腐敗。註冊牙醫有逾2200人,當中只有約600人成為登記選民,要成為選委必須積極呼籲業界登記做選民。蔡堅又表示醫委會當時曾邀請牙委會一起選,但被對方拒絕。他總結現時醫學界的代表「十分腐敗」、「迂腐」,縱萬分不情願,仍被「迫出山」。

蔡堅:醫學會只剩下阿諛奉承之人

十多名醫生組成了醫學界政改及普選關注組 「杏林覺醒」,蔡堅認為「杏林覺醒」的出現反映了現時醫學會未能反映業界意願,又慨歎這是遺憾。他說過去12年來,自己一直致力改變醫學會形象,將其由一個中環名醫會所變成會積極參與政治的協會。在做會長的時候,他設立了一個機制,讓不是會董的醫生都可以參與醫學會的例會。每年醫學會會長都會去信財政司司長告知醫療界的需要,又會跟行政長官會面反映意見。蔡堅指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有逾半來自醫學會,有些人指醫學會不應該參與政治是「Bullshit」,自有功能組別起醫學會已「冇得避」。

蔡堅認為,政治應是開放、容許人參與的,但現時醫學界有一部分人思想迂腐。他舉例,史泰祖早前在電台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中指林鄭月娥會在2月28日到醫學會談政改,當時他欣然答應「杏林覺醒」成員當日可到場。可是,史泰祖在其後醫學會會董會中卻出爾反爾。

蔡堅形容史泰祖當時就像「有賊入屋」,質疑若「杏林覺醒」成員可以與林鄭見面,那為何「婦女醫生協會」的人不可以,並說如果他們(「杏林覺醒」)要表達意見的話,為什麼不自己再找林鄭。蔡堅指,這並不是包容,而是將一部分人排除在外,使他們不能向官員反映意見,做法小圈子、「閉門做車」,浪費會員的金錢和時間去捧政府場。蔡指,有會員有明確且尖銳的問題向官員挑戰、詢問,卻沒有場合。醫學會只剩下阿諛奉承之人,令權貴無法明白醫學界對政改的真正意見,是今屆會董會的失敗。

記者:柯愷欣
編輯:麥馬高

另看:
杏林覺醒促重啟政改 挾實梁家騮按業界意願投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