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做好博客甚艱難

做好博客甚艱難
廣告

廣告

做個好博客其實很難作為一個小小博客,最近深深感受到眾聲喧嘩的環境裡,自己好像說甚麼都有人說過、又或者覺得自己也不過是云云眾生其中一個寫吓抽水文飛機文的人,讓人情緒得以抒發。在雨運之前我也有投稿,但不太上心,直至雨傘運動,當初是因為在極短時間內決定辭去政府公職,然後覺得自己交待得不太清楚,因此才在獨媒用個人身份寫了篇文 。就此開啟了寫文不歸路。

有人看當然是寫文的最大動力,我儘然再努力提醒自己不要被Like數欺騙但還是會把它歸為一個可供參考之指標。久而久之便會大致摸索到寫甚麼題材會多人Like、寫甚麼會得到大家的認同。對我來說最大的心理關口不是「為了點擊率而寫甚麼」,相反,是「為了不被他人攻擊而避免寫甚麼」對其實不知不覺還是會自我審查,用真名寫文原來比我想像中需要更多更多勇氣,若能把一切推翻重來或者我也不會一開始就全名示人,從十月至今不時被全名問候又或扣上各式各樣的名銜,常叫自己不要介意,但畢竟在這過程中還是受到一定的傷害。

受傷都算了,更多時候我開始質疑自己寫這些有甚麼用,現今資訊流動太快,例如我曾寫過流行首爾、叱吒、陳奕迅唱浮誇,現在根本就無人關注。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我們看得太急,就無法看得深入、也無法繼續追看一個議題的發展。

一些嘗試從學術理論出發的文章變得無人問津,一些容易讓大眾發洩情緒的文章就愈來愈多人share,博客質素參差並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最嚴重的是現時有好多人嘗試認真寫文去分析現況,但認真寫文無人睇,誰想用手機螢幕看幾千字佈滿學術理論的分析?

「為了甚麼而寫」遂成了我不斷思考的問題。到底是為了Like數為了得到他人認同而寫;為了抒發自己對這個城市的怒氣而寫、還是為了令這個社會變得更有建設性而寫?我也會恐懼,我也會怕自己的文字裡會不經意令社會變得更撕裂。有些事情本來不是二元對立,本來可以好好討論,但現在大家都只看自己想看的東西,因此一不小心文章便容易成為中介,引來不同立場的對罵。

在今日社會裡,愈來愈多二元對立,雖然眾聲喧嘩,人人都可以發聲,但其實討論空間卻愈來愈窄,甚至容不下其他意見,例如大家現在一聽到普通話就反感,但如果我們只以民族去劃分一個人,那是相當危險的。但朋友常叫我別再傻了,現在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化,正如現在大家不會再覺得警隊有好人,因為過往的良好形象被泯滅後,現在那些「前線警員是無辜的」已再無人聽得入耳。

這就是我們的時代,一個非常危險而吵雜的時代。
雖然我只是個小小博客,寫的又大多是不入流的東西,但在過程中還是會不斷掙扎,我想很多人也可能有這個情況吧: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又或者大家在乎的擺明是A,那你還要堅持寫C寫D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