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法蘭基

一個普通不過的學生,不懂寫作,卻希望分享我的想法。 網誌

社運

光復的各位,勇武抗爭有用嗎?

光復的各位,勇武抗爭有用嗎?
廣告

廣告

光復行動效果欠佳

光復屯門,警方動輒使用胡椒噴霧,拘捕示威者,護送水貨客離開。其實在香港的社會環境、媒體狀況,以勇武街頭抗爭爭取權益,只會為建制製造新聞,畢竟所謂沈默的大多數重視的是「和諧」。

對於普通市民而言,看tvb、東方日報,實在是正常不過,當主流媒體都站在建制一方,難怪市民讀過相關報導後相信青年人是激進廢青,勇武抗爭其實是正中下懷。雨傘運動過後,698明顯是採用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打擊新興青年力量,這表示其實任何衝突都是698希望見到的,近期浮上水面的港獨意識更令次策略更成功(無意批評港獨,港獨有否正當性在此沒有關係,港獨在這裏變成政治工具),中央更加會「加大力度」支持689,清剿民主派。在現代政治裏,民意和輿論是非常有效的武器,要打擊民主派(不論是進步民主派還是泛民),最有效當然是製造民意,而製造民意需要的正是這些「暴力事件」。

這些「暴力事件」當然不是空穴來風,無疑警察也是殺紅了眼,曾經與一位基層警員交談,除了標準的破壞社會安寧之外,最大的不滿就是工作量大增,疲倦的警察無疑是更加「躁底」。這個警民對立的關係,也分化了社會,那警員的結論就是黃絲都是搞事、外國勢力,他們已經意氣用事了。市民看見這些新聞的反應,是討厭,普通市民都只願待在comfort zone——看似和諧的社會、容忍水貨客,寧願留在虛假的繁榮裡面,要令這群沈默的大多數投向支持民主運動,勇武行動難以收效。

在後雨傘年代,可以如何守護香港的未來、留港人一片凈土?

首先,街頭抗爭不能再如此勇武。此時此刻,我們須要的,是吸納更多人支持民主運動,而不是凝聚少數有志之士勇武抗爭,這樣只會自我孤立,墮入圈套。縱然我們有多討厭「沈默大多數」,他們卻是控制民意的關鍵,不要讓他們覺得年輕人在跟他們作對,再進行社區深耕,讓他們明白民主民生其實連成一線。

此外,無論有多討厭政府,加入政府,再改變它,比起痛罵它有效。香港須要香港人的政府,制定對香港人有利的政策,改善民生,在中港融合下保留生存空間予港人,所以我們要進入政府,從制度裏改變現實。這當然是十分困難,因為進入政府代表我們要離開道德高地,在腐壞的體制裏作出各樣的妥協,但要達成理想,須要經過崎嶇的路途。大家別再以優差一份看待政府工,只為穩定收入,刻板地複印官僚的嘴臉,自己政府,要自己做。

上述兩項均需要長時間經營,香港的民主和未來也是,我一直很佩服我的同學,敢為香港做出犧牲,無懼慈母,走上前線,但雨傘過後,中央對港政策變了,689狠了,我們也要靈活變通,才可以奪回我們對香港未來的話語權。我們是被選中的一代,除了亂世裡的責任、心中的熱血和良知,更加要沉得住氣,一步一步把逐漸失落的香港「光復」過來,而這是一場須要耐性和策略的持久戰。

*網上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