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 網誌

社運

林鄭月娥,眼不見為淨既處事心態只會引火自焚!

林鄭月娥,眼不見為淨既處事心態只會引火自焚!
廣告

廣告

今年算大規模既落區追擊行動,雖然公民廣場的確好大好多秘道,地形上實在幾難追擊,要截停林鄭實在唔容易,但我地講到尾都唔係為追而追,接近40個學民仔,連埋大專政關同埋青年重奪未來既戰友,純粹想親手將請願信交比林鄭,希望佢學識正視學生既聲音同埋訴求,但就係都估唔到幾百個警察要重重包圍我地,仲要用隻手舉高枝胡椒噴霧好似差啲想噴落泥,真係誇張得好人驚。

行動開始之際,我地嘗試想有秩序乖乖地排隊入場,即使抽唔中都好,都睇下有無得後補walk-in入場,如果你有10張空椅,咁我地咪10個人入場,如果主辦單位有60張空椅,我地咪全部人一齊入場,如此類推。但真係出乎意料之外,正當入到場嗰幾位學民既朋友,whatsapp send左張場內好多空椅既相過泥,我滿心以為入到場既機會好大,但青年事務委員會就派左個工作人員泥講到明:「寧願滿場空椅 都不許青年後補進場」,而果啲空椅就比啲根本唔係青年既中年叔伯坐咗。

之後眼見無後補機制就算啦,咪叫本身抽中左既同學入場先,學民思潮有位麥同學(最後被抽中發言嗰位)一手拎住張寫住「重啟政改」既A4紙,另一手拎住入場許可證(即係封電郵)想入去,個保安居然同佢講「拎住依張紙唔入得場」,先唔好講封電郵根本無講到有審查制度,而係點解有依四隻字就唔入得場?咁係咪所有同政府立場唔同既字句都唔帶得入場?淨係寫住「二零一七 機不可失」撐政府立場既字句先入得場?咁係咪代表左政府有篩選?最後經過多番爭論,為左唔好搞到遲到,麥同學將張示威標語交比我,先勉為其難入到場。

後來發生一件更加離譜既事,就係無啦啦有個11歲(唔係5歲)既小朋友加入左我地既遊行隊伍,我地就請佢過嚟講幾句,交待下點解自已著住校服都同班哥哥姐姐示威,喺佢拎住枝咪帶住我地一齊嗌「我要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同埋「撤回人大決定」之後,黃浩銘怪叔叔問佢點解會喺度,之後佢就話自已住柴灣,平時每日放學後都會去青年廣場六樓自修室做功課,但係唔知點解今日班警察阻住佢,唔比佢上去做功課,講講下就搞到喊咗出嚟,喊住咁同啲警察講:「我想上去做功課……我未做完功課唔返得屋企……嗚嗚……」最後有幾個好善良而本身示緊威既哥哥姐姐就安慰佢,經多番轉折之後先上得返去做功課。

發生三件事都真係好難以接受,根本證明政府「口講一套 實際一套」,講就話接納你既意見,點知有空椅都唔比後生仔入埋嚟,有政府唔LIKE既標語就唔入得場,同埋小朋友都好慘咁比警察不合理對待,其實我地做咁多野唔係為好遙不可及既訴求,不過係想親身質問林鄭,到底點解用「無基礎」為由,拒絕同學民思潮進行公開對話,即使大家立場唔同,但坐底好好咁交流觀點,「有商有量 有傾有講」唔係政府最鐘意講既口頭禪咩?

點都好,今日落區追擊行動只係前奏,一日政府官員仲會落區,一日都會有學民思潮落嚟迎接你,我地就係要政府明白,抗爭既聲音雖然入唔到場,但「眼不見為淨」既處事心態只係引火自焚,你地最終都係難逃抗爭者既怒火,我地唔甘心比你既政治公關技倆招搖撞騙,街頭必然係一個戰場,讓學生掀開權貴官僚既不公不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