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八十後三失青年,曾於公院任職護士,現以拾荒為生。詳見https://www.facebook.com/passbychai?ref=hl 著作 阿柴 《On膠36小時--一個香港公立醫院註冊護士的告白》 四月二十四日 各大書店 上架 網誌

政經

沒有人說流感不會殺人

沒有人說流感不會殺人
廣告

廣告

截止二月十日起,直接與間接感染H3N2甲型流感累積死亡人數已增加至一百四十五人,確診人數高達四千多人。高永文一句「毋須全城口罩來防流感」,換來公眾的口誅筆伐,說的是政府後知後覺,怠慢疫情,高醫生有失醫德,枉為醫生等。把新疫苗未到和舊疫苗失效等等都歸疚至政府的行政失當等等,搶眼的標題,死亡人數與人俱增,有人拿當年的非典型肺炎作比較,恐懼感油然而生。

看到這,作為前公院護士,我想作一個很簡單的分析。

從來沒有說過流感(influenza) 不會致命,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醫院裡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流感高峯期(winter surge),我們每年都會經歷,而每年其實也會因此死了很多人。看下圖表,但今年不同的是,今年是毒性相對比較強的H3N2甲型流感。


(圖片取自: 香港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 , 資料截至2月4日)

到底那些患者進了醫院了後會發生甚麼事?

以公院的正常程序來說,到傷病者入院,呈現上呼吸道感染的病徵的人,入院了後我們都會抽取他的鼻腔分泌( NPA, nasopharyngeal aspirate)作一個檢測,樣本數小時就會有結果,知道他有否感染到流感病毒。證實是流感病患者後,醫生便會處方特敏福(Tamiflu)等的抗病毒(antiviral)藥物給病者,注意病人體內的水份是否足夠(Hydration status),注意病人的肺片(Chest x-ray)和白血球數(White blood cell count, WBC),看看病者有否有發展到肺炎的趨向。這個時候,即使是H3N2甲型流感,九成的病人都能在數天自我痊癒。還有一成,大部份都是年老或是長期病患者,一些體質比較弱的人,這些人會發展至病毒感染性的肺炎(Viral –caused pneumonia ) ,病毒感染通常會伴隨著細菌感染(bacterial infection),這通本上是肯定。到那個時候,醫生會連同抗病藥物和廣效的抗生素(broad spectrum antibiotics)一起用。如感染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病人致死的原因會是由感冒病毒引致的併發症,起首是細菌性/病毒性的肺炎,肺積水(pleural effusion),呼吸衰竭(respiratory failure),再者就是細菌入血,由敗血病(sepsis)再引致身體多個器官衰竭(mutiorgan failure),受影響的可以是心,可以是腎,也可以是肝,其原因可以是心肌炎(myocarditis),急性腎衰竭(acute renal failure)等等等等不能逐一述說。

身體是一個完整的系統,往往牽一髮以而動全身,這系統有一套很緊密的紐帶,往往一個器官衰弱,其他器官也不能獨善其身,最後病者會死於一個或多個器官的衰竭。作為那麼後期的病者,醫生也只能用盡儀器和藥物去維持器官的餘下功能,再加大維生素和抗病毒藥物的量。但當傷病者到了整個免疫系統已經無效的時候,病人就到了一個藥石無靈的狀態了。

至今因H3N2流感而死亡的過案,九成都是老人家,大部份本身都不只有一種長期病患。每年winter surge的時候,都會有很多因流感引起的肺炎的致死個案,容我冷酷一點說,這不足為奇。值得留意的餘下的一成人,那一成人裡面,有些是年莊的成年人,他們的致死原因和上述的大致相似,事實上,H3N2這病毒進了每一個人裡面,基於每個個體的免疫系統渺妙不同,每個人都可以對同一個病原體有不同的毒性演繹,很多結果其實沒有得好解釋。但停一停想一想,H3N2的毒性的改變的確值得關注,但是否去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呢?

有人拿非典型肺炎作比較,以我認為,性質上這根本上兩件事。H3N2縱然經歷了變異(mutation)出現了抗原性漂移(antigenic drift)令身體不能辨認,使疫苗只餘下23%的功能,但感冒病毒本身仍然是感冒病毒,毒性上沒有證據證明有很顯著的異變。病毒的異變在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發生,去年的時候,誰會知道今年吹的是甚麼風?那些事後孔明般的批評根本毫無意義。

SARS的那個時候,感染速度之快,致死的速度前所未見,病罹者除了涉及醫護人員外,還大多是年青力壯。那陣子根本沒有人知道在發生甚麼事 (後來才知道是冠狀病毒),醫學界陷入恐慌之中,對於這未知的東西出手無策,那才是真的需要人人自危的地步。SARS可怕的地方,是在於感染病毒後,他會引起免疫系統的過激反應,免疫球蛋白分泌大量引起炎性反應的物質(cytokine),引致器官快速衰竭,那就是所謂的細胞風暴(cytokine storm),這情況其實同現在在北非肆虐的伊波拉病毒(ebola)病理相同,這解釋到為什麼免疫系統愈是強健的人病徵愈是嚴重,年後或年幼體弱者反而幸免於難。(事實上因流感引起的細胞風暴實在很罕見)

毒性上作分析,流感和SARS根本完全是兩碼子的事。作為一個醫護人員,固然寧願大眾對疫情關注,總好過漠視疫情。我不是想各人把這疫情掉以輕心,我想做的只是某程度上陳述我知道的事實罷了。政苦其實每一次疫情也可以鋪天蓋地地發出很多警告與叮囑,但每一次疫情都來一次「狼來了」式的警世寓言,群眾又是否可以承受得住?那些戴不戴口罩的問題還是自己衡量吧。那些網絡上的鍵盤戰士義憤填膺嘩眾取寵的標題,某程度上其實更顯出你們的無知。那個立法會的涂某,我更加沒有話想對他說。

那些千篇一律的防治疫情方法,我不再多說了,在網路隨便找找也有很多,我只想提三點 1.) 抗病毒藥由徵狀出現時計起的36個鐘內服用,效用更佳。 2) 事實上,如出現的上呼吸感染的徵狀不太嚴重,是沒有必要一窩蜂到急症室求診,家庭醫生或是其他私家醫生要處理這些流感其實游刃有餘。 3) 老人家或長期病患建議還是要定期接種流感與肺炎球菌疫苗。

我不是說不應該要提高警覺,但事實上要懼怕的事情實在太多了。高醫生也好,前線的醫護人員也好,每一個人都就今年度的流感潮都已經累得很,還望各人可以對醫護人員多一份體諒。太多謠言憶測陰謀論根本沒有事實跟據,冷靜點,沉著應戰吧!

參考資料/人
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
WHO - http://www.who.int/en/
CDC - http://www.cdc.gov/f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