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社運

港大學生會再度染紅指日可待

港大學生會再度染紅指日可待
廣告

廣告

港大公投退出學聯公布結果,投票人數有六千多人,佔學生總人數近四成,贊成退聯2522,反對2278,棄權1293,六成人漠不關心,沒有投票。議案獲得通過,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

很多人都忽略了港大學生已有近兩成是大陸學生,不少都是共青團成員,他們在港活動受中聯辦指揮操控,只要下令投票贊成退聯,已經穩操勝券,因為學生主體大部分都是政治冷感居多。因此,投票結果其實是說明共産黨策反成功,而非所謂本土派的勝利。

自以為「獨立自主」的所謂本土派白忙一場,最終也是為他人作嫁,真箇是為誰辛苦為誰忙,話你戇鳩怕你嬲。

學聯是什麼?其實不過是個無兵司令的空殼。雨傘運動爆發前夕,由雙學發動的全港大専和中學罷課打頭陣,但嚴格而言,佔領行動一開始,罷課已經失敗,因為大専教職員既沒有響應罷教罷學,教協更臨陣退縮,害怕中小學罷課,所以三罷(罷課、罷工、罷市)由始至終都是沒有能力實現的空口號。當然,要三罷成功,社會和政治條件都不足夠。歷史上,香港唯一有可能成功三罷就是八九六四時期,因為當時連土共也不會阻止甚至慫恿屬下民眾參與,要不是司徒華操控下的支聯會在港英(不是中共,因為六四屠城後幾天,鄧小平露面之前,北京也是無政府狀態,無人有能力發施號令)恫嚇下全無政治智慧、政治道德和政治勇氣,臨陣退縮,取消三罷,香港早已實現民主自治,沒有回歸問題,也不會出現今天的亂局和敗局了。

其實,全港九大専上院校學生會的處境,都與學聯沒有兩樣,只是一小撮政治化學生以學生代表的名義壟斷了學生會,彰顯一些政治取態,左膠、大中華膠如是,右膠、本土膠亦莫不如是。沒有人比靠搞學運、工運起家的中共更了解事實的真相和箇中道理,所以自六七暴動以後,土共已經改變「自成一國」的策略,積極滲透各大專院校,尤其是歷史悠久的最高學府港大。曾鈺成便是第一代「共特」的代表人物,而九七以後,港大學生會也曾多次被染紅學生奪取江山,如今大専院校大陸學生愈來愈多,正是時機成熟,港共策動全面奪權之時,相信全港大學「河山一片紅」的日子,不會遠矣。

港大學生會退聯,學聯領導脫離群眾,是敗因之一,難辭其咎。但任何學生組織都有時間和結構上的限制,任期只有一年,同路人未能接班,路線便會出現轉變。因此,退聯其實是消極主義的做法,積極進取者應該是參選奪取領導權。這方面,中共和土共都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所以港大學生會再度落入染紅以至擺明是共青團的職業學生手中,指日可待,其他大專院校走上同一不歸路,恐怕也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