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退聯公投、雨傘運動與革命思潮

退聯公投、雨傘運動與革命思潮
廣告

廣告

大學生不喜歡老鬼指點

港大學生會退聯公投,結果是支持退聯僅僅勝出。整個退聯爭議,我一直沒有表達什麼,因為我是港大人,上過好「蝦薯(harsh)」的Hall莊,所以十分明白其實大學生最憎老鬼指指點點(我自己都係),所以自命老鬼說話很多時候會有反效果,所以不說什麼。這次公投,我相信支持退聯的票或多或少是老鬼引出來的。

退聯是一場不信任投票

退聯某程度上是大學生對雨傘運動裡面學聯表現的一次不信任投票,不過以退聯作為一種不信任投票是否合適,我有保留。如果單從效果去看,離開學聯還是不離開學聯好,真是很難有一個絕對答案。不同大學的學生會是不是要統一行事才會成功?雨傘運動的過程告訴我們似乎未必,而且這個統一行事的機構似乎不利於對局勢作出反應,如果再加上目標不一致的n方平台,基本上是一頭大白象。

既然如此,雨傘運動期間,「沒有大會」的說法又如何?這個說法我一直不認同(也因此被一些人視為敵人),原因是在運動期間,那些不知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人比起本來的領導更難成大事、更難以信任。我一直公開發言和寫文都是反對運動領導民主化、主張寡頭領導的,原因是運動就是與強權鬥爭,鬥爭策略是不能每每民主投票或商議決定的,民主化的鬥爭,結果就是滲透和遲鈍。運動領袖,信者加入,不信者不加入,就是這樣。

沒有大會?

回到學聯的問題,港大退聯是不是一定是壞事?不一定。到有重大事件的時候,各大的學生會可以有聯合陣線,也可以各自行動。這樣有沒有學聯其實也可以成事。沒有大會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資訊科技可以如何令社會運動變得有機(organic)和讓小組織自發行事,但最終運動還是需要有號召力的人站出來,才會爭取到足夠的人數加入。所謂沒有大會這個說法其實是自相矛盾的,一場運動裡面,呼籲沒有大會的人,最終還是會召集到支持者,然後他們又會成為其支持者的大會,說到底,其實每個運動支持者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大會」,如果不喜歡叫大會,可以叫領袖、巴打、召集人、發言人,什麼也可以,但其實本質上還是該群體的大會。

說到這裡,其實我是支持還是反對退聯的?其實我不認同這次港大退聯發起者的理據,尤其是關於學聯就是大中華所以應該退的說法。我作為一個曾經被批評為「麥卡錫主義者」的獨立作者,我打從心底裡面不會對任何人太過信任,不論是學聯現莊還是主張退聯那些人。

港大退聯之後,會不會令強權一方高枕無憂?恐怕未必。當學生組織由統一變成分散之後,談判和統戰對象也分散了,各大學學生會繼續要向其選民負責,結果將會是談判和統戰更加困難。

更激進思潮興起

這場運動之後,擁抱更激烈主張的群體成了承勢而起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的出現,很可能是出於對雨傘運動不成功的情緒反彈。n方平台作為運動最有號召力的一股力量,也成了問責的對象。這種反彈,即使大家看到覺得多不高興,也不能無視。

到現在為止,很多擁抱激烈主張的群體的規模仍然很小,但他們造成的效果似乎不小。不過,他們往往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傾向以仇視非我族類來團結自己人,就連那些比較溫和的言調也成了攻擊對象。在他們眼中,那些不加入他們的革命,或者是「覺醒」比他們遲的人,都是要批判的,他們一些人常常會用「港豬」來批評那些走得沒有他們那麼前的人,結果連那些支持黃雨傘、黃絲帶的人躺著也中槍。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革命情懷,結果就是另一種離地,爭取不到一般人的支持,來來去去就只有那一千幾百人。如果一般市民的level不及他們,要爭取市民支持的方法,不是不斷恥笑他們,而是幫助他們「升level」。恥笑一般市民,他們不單不會升level,而且日後社會到了危急關頭,他們也不會加入。這種自我孤立的行徑,不行於他們心目中想爭取的革命成果,除非製造孤立就是本來的目的,這就另作別論了。

港大退聯,最終會有什麼效果,什麼人最高興,我們走著瞧。大學生最憎老鬼指指點點,這點各位老鬼不能不留意。

學聯的未來?

作為平衡觀點,我引用學聯在《退聯公投答客問》的兩段內容:

…面對學聯或院校學生會並未能吸納學生意見,實事求事者當屬院校代表如何更積極在學聯平台交流意見的同時,在院校做好聯絡溝通工作,擴大與學生的互動。這也是自去年後,學聯頻頻舉行大會,學生會舉行大會,以致組成工作小組/關注小組,去加強學生與學生會甚至學聯的連結,以使院校代表在學聯發言時,能更知悉及反映院校聲音。

Q:學聯綱領可否修改?

六)學聯綱領絕對可以修改。本會的宗旨為「本著友好合作精神,團結及代表香港專上學生,在同學間推廣文娛學術活動、增進福利與相互瞭解,提高社會意識,並與外地學生建立關係。」如要修改,可在週年大會討論及動議修改,如「命運自主」將是學聯未來的宗旨。然而,「建設民主中國」不是學聯綱領,只是多年前週年大會通過的備案,最近一份備案則是提出以政改作為學聯來年首要工作。但無疑,香港要有民主制度,在一國兩制之下必然牽涉與中國的互動。無論是香港獨立或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換得民主制度,中國維護獨裁身份,必然會繼續在政治及經濟上擾亂及滲透香港,中港區隔只是幻想。不梳理香港與中國的權力關係及可行路線,香港永遠無法安寧。

雨傘運動之後,很多人以為這是一種迫使學聯改革的手段,實際上港大退聯公投結果令他們大趺眼鏡。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大陸學生種票的結果,但如果真的是靠大陸學生便可以勝出公投,那麼以後每屆學生會選舉可以休矣,港大的本地生也可休矣。所有人也需要留意,港大退聯是一個警號,它實際上是一場對學聯的不信任投票。如果學聯會因此而改革得更能回應學生的需要,傳訊工作做得更好,這一定是好事。港大學生會可以離開學聯,他日也可公投再加入。

在這個人人殺紅了眼的年頭,說什麼也可能會被曲解和上綱上線。我這樣說,也許又會得失一些人,但我沒所謂,不然怎麼自稱獨立作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