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一個可以為你赴湯蹈火的女人

廣告
一個可以為你赴湯蹈火的女人

廣告

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也適逢是星期六,大部份人都是在各個地方慶祝,年輕的女士更收到美麗的鮮花,晚上就和心愛的情人共進情人節晚餐。但立法會就出現了一班立法會議員加班開會,為的是應政府的要求,提出成立創新科技局的撥款,由於在泛民的拉布和根本就不足夠時間討論下,不能完成通過的討論,議案並要在下一次重新提出討論。

梁振英特首在黃昏時間,公開見記者,表示了失望和指責泛民拉布,這樣表現出他的著急,而他的著急並不因為通過不到撥款,香港科技業就會完蛋。廣明不懂得科技界的運作,不知道影響有多大,更加從來都不懂談國情,因為是無從稽考,大家都在像說一些故事和猜測事件中的來龍去脈。

我永遠相信目前和看到的事實,從一個短訊就明白到,什麼是狼狽為奸。從來也相信女人是一個很好的幫手,對你好,可以為你做一切,當選前和黑社會會面,一個名門望族出身的女人,可以為了一男子拋下身段,走到她一生人都可能不會到的地方,和見一些從來沒有想過見的人,就是選前的小陶園飯局,事件也得到了參與者的證實,飯局就包括有活躍的社團人士,新界鄉事代表。而這次飯局之後,一些鄉事派的人士,就從投票給唐英年轉為投給梁振英。相信這次的成功拉票,這位女士一定得到回報。

梁振英選舉獲勝的背後國情故事,我只會聽,也不會分析,但若果真的像當時選舉的情況,梁振英是應該贏的,他掌握了很多容易談判的對象,其至連社團人士都出動,加上一些黑材料就得到這個位置。這個世界沒有免費午餐,也沒有白做的可能。香港是一個非常現實的社會,尤其中國人的思維,一定有買也有賣,不會做無條件的事。

以下是小弟列舉出,梁特首選後所作出的動作。先講新界人的問題。當時還是曾蔭權做特首的時候,林鄭月娥以發展局長的身份,就根據當時的一份審計報告,指有關當局,對於違法加建的問題,對市區的市民就嚴謹到不能再嚴謹,而對新界人就寬鬆到不可再寬,進度之緩慢,路人皆見。就這份報告,林局長就親到新界和一些鄉事界開會,更以鐵娘子的態度,給新界人一個限期,將新界的違法建築物拆除。

還有就是東北計劃,早在2007年就由當時的曾蔭權特首進行可行性研究報告,報告內容是政府將所有地皮重新規劃發展,並由政府負責收地。但這個做法會損害了所有持有地皮的人士,尤其是地產商利益,因此,就暫停將進一步跟進,將報告收起,並存放在特首的辦公室的櫃桶內,再沒有任何的跟進行動。

梁振英上任後,大家還聽到有關新界違法建築的跟進嗎?不是緩慢,而是停下來,這個當然涉及整個新界,尤以元朗一帶較為嚴重,所涉及的地區人士是其中一位座上客。上任後,另一個計劃也開展了,並將原有的東北計劃,從政府統一收地,變成為公私營發展,束北大部份所涉及的地方人士也是座上客,這個改變就和原先的東北計劃好多了,利益也可以擴闊,並由個別的新界人士和地產商的參與。

而其他的接觸,可能這位女子沒有直接參與,但也看得出是選後得到回報,漁農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這位漁農界的怪小子,在這次事件中,沒有怪梁振英和其他人,因為梁振英政府指示財委會,將漁農界的補償基金的撥款討論抽起,來讓創新科技局的撥款先行討論和表決,反而大聲指責泛民拉布影響了他們的補助撥款,其實這是政治酬庸也是從選舉中那一百多票而得回來。

其他有更多這些例子,我們不懂國情的或者不知道內情的人,也不會猜得到,梁振英和這位女士那麼著急要通過這次的撥款申請,相信和香港人的什麼發展都不能扯上任何關係。現在撥款被拉倒了,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是那一方面,很多人就認為是幫助中國一些園國內機構,不懂國情的我,也不胡亂猜測。

一個成功男子背後,一定有一位可以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計的女人!

廣告